宁夏吴忠:[阿富汗,洪涝灾害,丧生,遭遇,西部]阿富汗西部遭遇洪涝灾害27人丧生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吴忠网

  新华社喀布尔3月30日电(记者邹德路 陈鑫)据阿富汗媒体30日报道,连日大雨导致阿富汗西部发生洪涝灾害,已导致27人死亡、30多人受伤。

  《阿富汗时报》援引阿西部赫拉特省政府发言人贾拉尼⋅法哈德的话说,28日的暴雨在该省引发洪水,造成9人死亡、5人受伤,数千英亩的耕地和数百所房屋被毁,数千人被迫疏散。

  当地官员表示,在邻近的巴德吉斯省和西北部法里亚布省,洪水分别导致8人和10人丧生,另有两名儿童失踪。在法里亚布省,数百家商铺、3000英亩的土地和2500多所房屋被毁,洪水还摧毁了数十座公路桥梁和省内部分地的公路,通往偏远地的数条公路也被关闭。

  阿地方政府正在对灾害损失规模进行调查,伤亡人数还可能进一步上升。

  据阿富汗国家灾害管理部门的统计,过去一个月的洪涝灾害共造成100多人死亡,250多人受伤,1.8万多座房屋被毁。

  阿富汗警方发言人3月30日向法新社透露,塔利班武装分子周五(29日)早上袭击阿富汗东部城市加兹尼的检查站,接着又埋伏攻击前去支援的警察,导致9名警察死亡,6名警察受伤。

  加兹尼市地方政府也证实这个消息。

  去年8月塔利班组织曾经短暂控制加兹尼市,后来美军派出战斗机展开空袭,阿富汗政府也派部队前往围剿,才把塔利班分子驱赶出去。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总统加尼今年1月透露,自他在2014年9月担任总统至今,已经有4.5万名安全人员殉职。

  新华社莫斯科3月30日电(记者刘洋)俄罗斯伊留申航空集团网站30日发布公告说,该集团研制的伊尔-112V轻型军用运输机当天成功进行了首次飞行。

  公告说,该集团根据与俄国防部所签合同制造了首架伊尔-112V轻型运输机样机。飞机当天从沃罗涅日飞机制造厂所属的跑道上升空,并顺利完成首飞。该机运输效率比俄军现役的安-26运输机高出一倍。未来伊尔-112V不仅将替换安-26,还将与世界上最优秀的同级别运输机竞争。

  现场观看首飞的俄副总理鲍里索夫表示,伊尔-112V为纯国产机型,它的首飞是俄罗斯用国产飞机组建军用运输机队的第一步。俄工业和贸易部长曼图罗夫说,俄现有军用运输机队亟待更新,需求超过100架。俄罗斯应该用国产飞机来满足需求。

  据悉,伊尔-112V为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从零开始研制的第一款军用运输机,其制造工作始于2014年。

主办单位:衡水广播电视台,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冀新网备1320140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AVSP):冀备2014001号

衡水视线由衡水广播电视台主办,河北衡水政府督办,《衡水日报、晚报》协办。ICP备案:冀ICP备13013442号,冀公网安备13110102000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318-2895958

  英国《每日电讯报》今天(30号)报道称,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应该在与欧盟进行延期“脱欧”的谈判后立即辞职。

  报道称,特雷莎⋅梅应该已经明白,在与欧盟继续进行延期“脱欧”的谈判后辞职是自然而然的。她必须为了“脱欧”进程和保守党辞去首相职务。根据目前的形势,特雷莎⋅梅可能需要宣布提前进行大选。而通过大选在议会赢得大多数席位,从而使得“脱欧”协议获得通过的可能性非常小。

  本月27号,特雷莎⋅梅明确表示,只要“脱欧”协议获议会通过,她将在英国“脱欧”后辞职。但29号,英国议会未能在与欧盟约定的最后一天通过“脱欧”协议,政府将面临在4月12号之前做出新的抉择。

目前,英国内部各方矛盾依旧,“脱欧”僵局仍在延续。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梦颖】神秘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迷失在翻译中”?

(美国CIA总部 图源:路透社)

  据“今日俄罗斯”(RT)3月29日报道,近日,一张尤为与众不同的招聘广告出现在美国华盛顿特的地铁站里。

  这则招聘广告文案是“您掌握外语对我们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根据海报内容,此次招聘单位为“美国中央情报局”,招聘对象为“讲俄语的人”。在海报右下角,还附上了中央情报局的徽标和官方网站链接。

  报道称,但这似乎是针对会讲俄语的美国人的招聘广告,“如果你不懂俄语,你就无法阅读,因为它是用两种语言混合编写的。”

  路透社驻华盛顿记者戴维·布伦斯特伦还在推特上透露,他在华盛顿地铁雾谷(Foggy Bottom)站发现了这张招聘广告。而这一站,邻近美国诸多政府部门,包括国务院、内政部,还有乔治·华盛顿大学。他还在推特@了CIA和国务院求证招聘广告真伪。

  但是,这则招聘广告的问题不在俄英双语书写,而是语法规则。

  报道称,因为这句招聘文案是用俄语和英语双语书写的,根据俄语和英语语法规则,前半段俄语部分“您掌握外语”后面应该跟一个单数动词。然而,后半段英语部分“对我们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却用了一个复数动词“are”,而非单数动词“is”。

  于是,作为欧美舆论场中“眼中钉”的RT开启了狂酸模式。

  首先,RT在文章标题上就嘲讽CIA“迷失在翻译中”。

(今日俄罗斯:迷失在翻译中:CIA广告寻求讲俄语的人被嘲笑语法烂)

  在文内,RT调侃道:“从广告内容来看,CIA确实迫切需要能讲俄语的人,因为它包含了一个明显的错误。当然,除非CIA是故意出错的,而且还有审查之意。毕竟,它是一个间谍机构的广告。”

  除了语法错误,RT还继续挑起刺来:广告海报上使用的还是一个亚洲男人的形象。

  不止是俄罗斯媒体,俄罗斯网友也蜂拥至报道评论,开始了自己的“校对技巧”表演和嘲讽模式。

  “当英语都成问题时,你怎么能指望他们写对俄语呢?”↓

  “在模拟战争中,美国已经输掉了。五角大楼却还幻想着他们依旧可以通过雇佣翻译来赢得这场战争。”↓

  “好好笑。CIA的人真令人绝望又没用。这并不是对说俄语的美国人的招聘,这是企图在游客中招募叛徒。”↓

  在文章最后,RT还称“虽然这张特别的海报可能是别人恶搞,但CIA以物色讲俄语的人而闻名”。去年,该机构还在推特上发布招聘会讲俄语的人,但俄罗斯人没有资格获得这份工作,因为这是为美国公民保留的。

  截至目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并未出面回应此事,这则流传为“CIA招聘广告”的真实性也无法得到官方证实。

  中新网3月31日电 综合报道,美国司法部长巴尔29日致信国会,称将于4月中旬公布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的完整版,信中同时介绍了会如何对该文件进行编辑的详情。他同时表示,愿意在5月初出席国会委员会的听证会,就报告作证。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据报道,何时、怎样公布400页的穆勒报告激起了各方激烈讨论,巴尔的信为下一步制定了时间表。在信中,他表示不打算将报告提交白宫审查。

  巴尔写道:“虽然总统有权对报告的某些部分施加总统特权,但他已公开声明将把决定权交给我。因此,没有将报告提交给白宫进行特权审查的必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29日表示,他对司法部长很有信心,强调他没有隐瞒。

  22日,特检官穆勒向司法部高层提交了报告。审查后,司法部长24日向国会提供了一份四页报告摘要,称穆勒“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活动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过程中与俄罗斯密谋或协调”。

  巴尔同时表示,穆勒并未就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得出结论。摘要中称:“关于阻挠司法的调查,特检官没有得出任何法律结论,而是描述事实,这使得司法部长将决定报告中所描述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在最近的一个星期中,民主党人不断施压,要求立即看到穆勒报告完整版,他们还称,如果在4月2日之前没有看到该报告,就会发出传票。

  报道称,巴尔的信旨在缓解这些担忧,同时要求更多时间完成对穆勒报告的审查。他强调,需要对文件中大陪审团信息,以及可能对正在进行的调查产生不利影响的信息进行编辑。

  与此同时,还将修改任何可能“泄露情报收集来源和方法”的信息,以及任何“过度侵犯第三方个人隐私和声誉利益的信息”。

  新华社海南博鳌3月28日电(记者曹筱凡 马峥)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28日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期间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互联互通,推动民生改善,与联合国的宗旨高度契合。联合国难民署希望加强与中方合作,充分挖掘“一带一路”潜力,助推全球化朝着更加均衡普惠的方向发展。

  格兰迪表示,联合国难民署与中国已开展合作,未来希望在“一带一路”框架内进一步加强联系,帮助更多人享受到全球化带来的好处。

  格兰迪谈到,全球难民问题冲击国际安全稳定,其形成原因包括贫困、战争、气候变化等多重因素。他认为,发展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关键,因为减少贫困发展经济更能让人留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乐业。中国在减贫脱贫这方面的经验对于其他国家来说非常宝贵,是很好的借鉴。

  3月28日,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在海南博鳌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新华社记者侯东涛摄)

  格兰迪还高度肯定和赞赏中国为解决全球性问题作出的重要贡献。他提到,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一贯支持并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在联合国维和预算经费中,中国摊款比例为世界第二。

  谈及此次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的目的,格兰迪说,当今人道主义救援事务已不再局限于联合国、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范畴,而是扩展到整个国际社会。“我们此行正积极与亚洲的商业公司寻求合作。它们不仅能提供资金,还带来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支持,力量不可小觑。”

  格兰迪说,和平、稳定和包容性发展等联合国高度关注的议题在本届论坛年会上也被充分讨论。他本人非常赞同本届论坛年会提出的“共同命运 共同行动 共同发展”主题,因为这是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关键所在。

  格兰迪于2016年1月正式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一职。此前,他曾任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主任专员等职,在苏丹、叙利亚、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工作,拥有丰富的相关领域经验。

迫降现场图(图源:CNN)

  海外网3月30日电 29日,一家波音737飞机紧急降落华盛顿杜勒斯机场。乘客称,机舱弥漫“汽油味”,引起身体不适。目前,事件暂无造成人员伤亡。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地时间29日,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飞机紧急降落华盛顿杜勒斯机场,因为机上有乘客因为机舱气味感到不适。这一飞机原定从美国巴尔的摩华盛顿国际机场飞往旧金山国际机场。

外媒报道截图

  根据华盛顿杜勒斯机场发表的声明,飞机平安降落,并无人员伤亡。机场火警和救援部门对机上引起乘客不适的气味做出处理,同时将7名乘客运送至当地医院。

  其中一名乘客桑特拉奇(Raman Santra)称,当时机舱里弥漫一股“汽油味”,导致了几位乘客感到恶心、胸痛以及呼吸困难。桑特拉奇的妻子也搭乘这一班飞机,她因为感到较为严重的不适而送医院治疗。“我在起飞前就有闻到一股微弱的汽油味,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后来随着飞行高度的上升,这个味道变得越来越强烈,”乘客桑特拉奇说道。

机场现场图(图源:推特)

  杜勒斯机场称,这起事件并未影响机场的正常运转。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暂未对这起事件作出回应。

  近日,波音公司因两起事故而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本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MAX坠毁,机上157人全部遇难。而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飞行的同一型号飞机于去年10月在印尼海岸坠毁,机上189人全部遇难。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负责调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机事件的官员根据黑匣子数据,达成初步共识,即失事的波音737MAX客机俯冲坠地前,客机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系统已自动启动。MCAS系统全称为“机动特性增强系统”,是一种应用于737 MAX飞机的自动安全软件,其设计初衷是阻止飞机失速。

  随后美媒《纽约时报》曝出,有知情人士介绍,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波音737 Max 8客机黑匣子数据显示,与印尼狮航波音客机空难一样,埃航波音737 MAX 8空难也可能与相同缺陷的传感器及传感器系统有关系。报道称,埃航波音737 MAX 8客机的“攻角”传感器数据错误地激活了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系统,导致客机机头向下推进,最终导致客机坠毁,机上157人全部遇难。报道同时指出,两起空难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尚未得出最终结论。

  新华社北京3月30日电(国际观察)阿盟峰会:在失望和希望中寻求“新起航”

  新华社记者辛俭强

  第30届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首脑会议将于3月31日在突尼斯举行。西亚北非大动荡及其后续影响已经持续了8年之久,整体暗淡的地形势依然是困扰阿拉伯国家的最大难题。

  就在峰会召开前夕,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在中东引发轩然大波,持续的加沙地带冲突推动巴以局势进一步升级,也门荷台达停火协议一再被破坏以及利比亚恐怖主义蔓延等接二连三冒出的地热点问题,让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不得不共同寻求走出困境的办法。

  核心问题一致对外

  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一份关于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文件。美方这一单边主义做法严重违背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有关决议,不仅引发包括其欧洲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和谴责,也被紧急列入即将举行的阿盟峰会的重要议题。阿盟官员称,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将在峰会上形成统一立场,支持维护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并对美方这一决定明确予以谴责。

  这是继2017年12月美国政府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之后,美方在中东问题上的又一次重大外交转向。分析人士认为,领土和主权不容侵犯,在此问题上阿拉伯国家无可退让,容易形成一致对外的统一战线,有助于增强阿拉伯内部团结。此外,美方一再触碰阿拉伯国家核心问题的底线,使美国在阿拉伯世界“已经不太好”的形象进一步恶化,其在叙利亚、巴勒斯坦问题上所能发挥的作用将更加降低。

  叙利亚问题存分歧

  叙利亚2011年被中止了阿盟成员国资格。阿盟官员透露,目前没有任何阿拉伯国家正式提出有关叙利亚回归阿盟的提案。阿拉伯国家内部就此问题尚未达成一致立场,因此恢复叙利亚的阿盟成员国资格问题不会被列入本届峰会议题。

  分析人士指出,叙利亚何时重返阿盟取决于地缘政治因素、内部和外部政治力量博弈结果。经过8年内战,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帮助下从极端分子和反对派武装手中收复绝大部分领土,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保住并巩固了执政地位。但由于伊朗等因素的存在,以沙特为首的部分阿拉伯国家反对叙利亚政府的立场尚未改变。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认为,叙利亚回归阿盟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问题。突尼斯外长杰希纳维在接受阿拉伯媒体采访时表示,阿拉伯领导人将在合适的时机重新讨论这个问题,对形势进行评估。他说:“叙利亚在阿拉伯世界有特殊地位,总有一天它必将回到它本来的位置。”

  推动发展应对挑战

  由于地缘政治的因素,政治议题将占据与会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大部分时间,但他们同时也将对阿拉伯世界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给予足够关注。

  本届阿盟峰会发言人哈米里说,阿拉伯国家应制定有关消除贫困、解决年轻人失业问题的“阿拉伯国家经济和社会全方位计划”,同时充分发挥阿拉伯国家在金融、人力资源等方面的潜力,实现地一体化等目标,以应对阿拉伯世界当前所面临的威胁和挑战。

  “以发展促和平”的理念越来越得到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认同。今年2月下旬,首届阿盟-欧盟峰会在埃及举行,“投资稳定”成为双方举行峰会的主题,这是在当前世界和地局势面临深刻变化、不确定性不断上升之际,双方作出的共同选择。在本届阿盟峰会结束后,中阿北斗合作论坛和中阿合作论坛企业家大会将陆续举行,同样引起阿拉伯国家的普遍关注。此外,4月还将在俄罗斯举行阿拉伯-俄罗斯合作论坛会议。

  本月22日,阿盟这个在阿拉伯世界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组织刚刚度过74岁生日。阿拉伯媒体指出,面对地重大问题的严峻挑战,加强与外部重要地和国家的沟通对话是阿拉伯世界未来发展的希望和必由之路。正如突尼斯外长所期望的,希望本届峰会能够成为阿盟的“新起航”。

  幼发拉底河东岸小镇巴古兹日前被 “叙利亚民主军”攻克,这意味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版图”就此在地图上消失,曾经嚣张一时的“伊斯兰国”貌似将要烟消云散。事实果真如此吗?

  漫长的等待

  从“伊斯兰国”“建国”到最后一块领土被攻破,国际社会等了近5年。

  “伊斯兰国”在2013年开始崛起,到2014年时已经攻占了叙利亚拉卡,伊拉克摩苏尔、提克里特、费卢杰等重要城市,控制人口达数百万之众。

↑这是2018年12月6日拍摄的伊拉克摩苏尔老城。新华社发(哈利勒⋅达伍德摄)

  2014年6月29日,极端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在摩苏尔老城内的努里清真寺首次公开露面,宣布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国”,并自立为“哈里发”。

  这一极端组织在控制内制造人道悲剧,在国际范围内频频发动恐袭事件,桩桩血案触目惊心,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2014年8月,美国开始对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实施空袭,当年9月将空袭范围扩大至叙境内并发起组建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2015年9月,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邀请,开始对叙境内极端主义势力进行军事打击。

↑这是2019年1月30日在伊拉克摩苏尔拍摄的摩苏尔大学教学楼与一旁的废墟。(新华社发)

  在美俄等国打击下,“伊斯兰国”自2016年后显露颓势。当年6月,费卢杰被收复。2017年7月,摩苏尔被解放。拉卡则于10月被“叙利亚民主军”攻破。当年12月,伊拉克宣布取得打击“伊斯兰国”的历史性胜利。

  自此之后,“伊斯兰国”面对的包围圈愈发收紧,其武装分子控制的域日益缩小,直到最后退入叙东部幼发拉底河东岸地的最后据点——巴古兹镇。

  实体虽灭,后招犹存

  国际社会在付出巨大代价后终于将这一组织基本剿灭,来之不易的战果值得欣喜。但它对中东乃至全世界的深层威胁却并未消除,铲除极端主义之战远未结束。

  ↑2019年3月3日,在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巴古兹镇,“叙利亚民主军”士兵在建筑物顶部警戒。(新华/法新)

  其一,“伊斯兰国”组织仍有大量在逃残余势力,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美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詹姆斯⋅杰弗里本月中旬曾说,叙伊两国境内据信还有1.5万至2万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其追随者。此外,从中亚到西非,“伊斯兰国”在很多国家建立分支,或与当地极端组织相互勾结。

  随着控制域的逐渐缩水,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主要任务已从“建国”转变为积蓄实力,这在行动策略上表现为减少大规模爆炸袭击,更加注重通过非对称作战针对平民发动小规模暴力袭击。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包澄章指出,虽然从数据上来看,2018年以来该组织每日发动的暴力袭击数量和袭击致死人数均呈现下降趋势,但是对于地雷、简易爆炸装置、汽车炸弹和自杀式炸弹的运用频率却只增不减。

↑2019年3月17日,在叙利亚代尔祖尔省巴古兹附近,袭击现场升起浓烟。(新华/法新)

  其二,“独狼”式袭击风险犹存 。近年来,“伊斯兰国”利用社交媒体等多种手段,推动极端主义思想如病毒般蔓延,在全球范围内蛊惑了不少信众。尽管“伊斯兰国”组织的实体受到严重打击,但极端主义的流毒或将长期存在。

  在这一背景下,防不胜防的“独狼”式袭击的风险,值得各国警惕。

  此前,据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称,他们拘捕了来自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的数百名“外国恐怖主义武装分子”,同时有部分“伊斯兰国”人员混在撤离居民中逃出巴古兹。

↑2019年3月22日,浓烟从叙利亚东部的巴古兹遭袭地点升起。(新华/法新)

  其三,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远未消失 。一方面,不少中东国家政局动荡,经济发展停滞,民众难以安居乐业,绝望和愤怒的情绪为“伊斯兰国”宣扬的极端主义提供了土壤。另一方面,一些西方国家经济增长疲软,改革难见实效,发展困境同样压缩了包容和理性的空间,导致极端思想壮大。

  目前看来,“伊斯兰国”仍保存了一定的实力伺机重生。另一方面,基地组织近年也有复生趋势。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会在中东“搞事情”。

  和平与发展是根本对策

  历史已经证明,铲除极端主义是场艰苦而漫长的“持久战”,唯有标本兼治,才能真正避免“伊斯兰国”这样的极端组织卷土重来。

  叙利亚能否实现和平发展,地缘政治因素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2018年8月16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年轻画家们在耶尔穆克难民营废墟前作画。新华社发(阿马尔摄)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美国反恐的重心已从海外反恐转向国内反恐,而反恐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地位也在下降,某种程度上已让位于大国博弈。

  美国近年来多次试图以撤军的形式从中东脱身,利用地盟友来维持自身的影响力,实现多种力量相互制衡的格局。

  包澄章认为,“伊斯兰国”组织可能利用美国逐步撤军的大背景发动小规模袭击来“提振士气”,尽管该组织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已十分有限。

  ↑2019年3月6日,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东南约30公里外的塞莱米耶1号安置营地,一名儿童将领取的救济粮搬运回家。(新华社发)

  他同时指出,美国从叙利亚逐步撤军,是其主导叙利亚进程的意愿和能力同时下降的表现。特朗普试图持续减少美国对中东反恐的军事投入,指望地盟友在维护地稳定和安全方面增加投入并承担更多责任。

  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近年来呈现力有不逮的趋势,难以真正主导叙利亚问题进程。而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发起的叙利亚各方参与的阿斯塔纳机制过去几年艰难推进,在最近取得成效。 2月举行的上一轮索契峰会表明,俄、土、伊已经开始讨论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等更为具体的问题。

  叙利亚能否实现长久稳定,难民回归和战后重建至关重要。近期,一些流离海外的叙利亚难民开始陆续返乡,叙利亚政府则同伊朗达成一系列重建叙利亚经济的合作协议和项目。国际社会应摈弃争端,加强协调,改善叙国内人道主义形势。

↑这是2018年7月7日在伊拉克哈桑沙姆U3安置营地内拍摄的一名女孩。新华社发(哈利勒⋅达伍德摄)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3月初表示,叙利亚将坚定奉行“东向”政策,推动叙利亚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与务实合作取得新进展,欢迎中方积极参与叙重建工作。

  滋生极端主义的不是中东的土壤,而是战乱与贫穷的土壤 唯有实现和平与发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