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章子怡:心目中的幸福生活 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时间: 2016-11-28 10:37:48 来源: 新华娱乐 作者: 编辑: 王艳蕊

字体设置

    18日,华语电影传媒盛典。

    章子怡带着10个月大的女儿“醒醒”一起来到发布会酒店,似乎一刻也不能分离。

    她说:“离开女儿的极限时间是3天,再长我就受不了了。”

    曾经拿下无数“影后”的章子怡会说出今天是女儿出生的第几天,会带着女儿周游列国,会克制不住地跟女儿视频。和所有“新妈妈”一样,她也没能免俗地成为了“晒娃党”。

    18日,由南方都市报主办的第十六届华语电影传媒盛典在京颁奖,章子怡第五次为这个奖项担任推广大使。

    在现场致辞时,她情不自禁地讲起了孩子和电影:“华语电影传媒盛典16岁了,我有时会想醒醒16岁时会是什么模样?那个时候华语电影又会是什么状况?”

    她将电影也比作生命,像孕育女儿一样去孕育每一个角色。

    章子怡:我有能力对自己负责,无论是我选的电影,还是我选的人生

    致辞:

    16岁的华语电影传媒盛典,风华正茂。

    我今年收获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小生命,小女儿醒醒,她现在十个月零2 0天,可以轻轻地呼唤爸爸、妈妈,可以站起来横着挪好几步,可以在吃奶的时候指着奶瓶说:“奶奶”。

    我在想:我的女儿、我的小公主,长到十六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她会热爱什么、会向往什么职业。那个时候,我们的华语电影又是什么样子。我一直期待着那一天。

    华语电影传媒奖,因为坚持,所以会有传承。盛典的过程公开透明、怀抱热爱,守住电影的底线,并拥抱未来。

    为华语电影打义工,很骄傲,我愿意!

    ▲章子怡第五次作为华语电影传媒盛典推广大使,在颁奖礼上致辞。

    PART1 电影

    ▲章子怡、葛优联合主演的《罗曼蒂克消亡史》,12月16日公映。每一部片,章子怡都视为“创造一个生命”。

    “呈现的角色与预期有差别时,我会很难过”

    “成功的人不把努力放在嘴边”、“我在有压力的状态下成长起来,总觉得自己不够好”、“狠了一辈子的‘宫二先生’”……如果稍加收集整理就会发现,在外人眼中,章子怡一直扮演着“狠”角色。

    18岁被挑中拍《我的父亲母亲》,导演张艺谋发现她连烧饭都不会,遂将她“下放”农村锻炼。章子怡说,这样的经历让她养成了一个好习惯,进入角色前先体验生活,“电影的每一帧都是大家用生命给予它的,作为演员我努力为每一个角色投入大量感情、精力,还有爱。”

    18年过去,现在的章子怡成熟睿智、功成名就,但面对每一个角色,她依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扒了一层皮,“如果没有这种感觉,我就不会去接这部戏”。当作品的呈现与投入不成正比的时候,她也会感到伤心难过以及一丝不安。

    南方都市报:这两年华语电影市场也有很大的变化,今天再次作为华语电影传媒盛典的形象大使,有没有特别的感慨?

    章子怡:今年,电影行业整体经历了下滑的趋势,电影人都会有种不安,这种不安来自各个方面。我们在迎合市场需求的同时需要审视电影的本质是什么,无论是票房、舆论,还是繁杂的环境,那些都是旁枝,真正的主干还是电影本身。今天本该是电影人聚集的盛会,可雾霾很大很恐怖,天气糟透了,然后又突然出现了两大电影公司的争执。这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南都:你也有不安的感觉吗?

    章子怡:有时候会,如果我的电影拍出来、剪出来,跟我看到剧本时对角色的想象有差别,我会特别难过。我也经历过这样的难过,比如《太平轮》,最终的结果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

    每部戏每一个角色我都在全情投入,从第一部电影开始到最近一部作品《罗曼蒂克消亡史》,一直都是这样。

    其实,对于角色和电影,我不是一个惜力的人,当我19岁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跟着认真严肃的张艺谋导演、李安导演工作,也就培养了好习惯———每进入一个角色,都要为她去做很多的准备。我被扔到乡下一待就是好几个月,我和武术老师学习,过程漫长而艰苦,这种种学习习惯都是从小养成的,对于塑造角色的认真态度也是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一代宗师》、《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是一样,为每一个角色投入了大量的感情、精力,还有爱。所以,当她呈现出来的时候,如果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我就会觉得很失望,天哪,那场戏哪儿去了?我给予她这么多的情感,都去了哪里?这种时候就会很难过,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如果你爱电影,你愿意给它你所有的一切。在实际操作中,你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一天拍了几场戏,完成了那些镜头,为了这几个镜头你花费了几百天去体验、去感受,如果这个角色最终呈现出来是饱满的,跟你的付出成正比,你会为自己叫一声好,甚至下次你愿意付出更多……但如果往反的方向走,它无情地违背了剧本……你就会思考,创作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现在,我有了女儿,我特别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每分每秒我在看着她成长。电影也是一样,在电影中我们也在创造一个又一个的生命。

    南都:之前你曾说过,每次选择一个角色,都感觉自己像是被扒了一层皮?

    章子怡:对,如果没有这种感受的话,这部戏我就不会去接。

    南都:最近有没有特别推荐的华语电影?

    章子怡:特别喜欢《七月与安生》,它让我看到了新生电影人的力量,导演非常棒,我都想被他“导演”一下。两位女演员周冬雨和马思纯也让我非常意外。我不了解她们,反而会更客观地去看。

    PART2 孩子

    离开女儿的极限是……三天

    来参加华语电影传媒盛典的那天,章子怡是带着女儿醒醒一起来酒店的。

    她太喜欢小孩了,“结婚前就很爱朋友的孩子、哥哥的孩子,一直期待有自己的孩子”。她生下女儿醒醒后,每天都会哄醒醒睡觉,于是微博上有了一个著名的段子:章子怡哄女儿睡觉:“醒醒,睡吧”。

    南都:这两年,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章子怡:嗯,婚姻,家庭。因为你不是一个人。

    南都:你会特别离不开宝宝么?

    章子怡:会,我和老公都会这样,只要一离开就要不断地跟她视频。她现在只要听到微信视频的呼叫声,就会咿咿呀呀,就知道是爸爸或者妈妈。

    南都:有的女明星在当妈妈之后,见不到女儿会崩溃大哭,你会这样吗?

    章子怡: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南都:离开女儿的极限是几天啊?三天?

    章子怡:对,因为她还是一个小baby,如果她大一点就还好,小baby就会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南都:做了母亲之后,沦为一个“晒娃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章子怡:我控制不住啊,现在克制一点了。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成长的记录,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一种记录。我会去计算今天是她出生的第几天、第几百天。

    南都:在组建家庭之前,你就曾说过,如果以后有了家庭和孩子,你可以为她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现在看来,你的确对家庭和孩子非常重视,你是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

    章子怡:我太喜欢小孩了,不光是我自己的,我朋友的小孩我也很爱,哥哥的孩子我也很疼。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

    当我拥有这个小生命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以前说“可以为她放弃一切”,这是事实。任何一个母亲,只要她爱这个家庭、爱这个孩子,她都可以去放弃。但是,现实中我们也并不需要放弃,作为一名职业女性、作为妈妈,两者是可以兼容的,而且这两者会相互激励,让你都做得更好。这样的女性特别多,特别了不起。

    带孩子也是丰富自身经历的一个过程,之前我在美国拍了一部戏,我都会把孩子带到剧组,她陪伴我多过于我陪伴她。孩子带给我的快乐,远远大过任何事物。

    南都:对现在的宝宝来说,你是她的全部。

    章子怡:她给我带来的快乐也是我的全部,是任何的快乐都无法比拟的。

    南都:有个段子,你哄女儿睡觉时是“醒醒,快睡觉吧”,生活中真的是这样么?

    章子怡:对啊,“醒醒快睡觉”、“醒醒来躺躺”,孩子长大之后知道“醒醒”的意思之后肯定会笑,妈妈,你让我睡觉,又让我醒醒。不是在逗我吗?

    南都:你有提到小苹果很爱妹妹,那小苹果和醒醒是怎么相处的?作为妈妈你会怎么跟她们交流?

    章子怡:大女儿基本上是我管她学习比较多。她会陪妹妹玩,但因为妹妹年纪太小了,她们还没有办法交流。

    我的大女儿钢琴弹得特别好、吉他也在学。特别有意思的是,我找了一个英文童谣是教小朋友怎么刷牙的,就跟姐姐说,我们把它编成曲做成儿歌,唱给妹妹听。这样姐姐也能练英文,能练自己编曲的能力,还可以跟妹妹有互动。寻找到孩子的乐趣和共鸣,我想这也是我育儿的方法之一吧。

    PART3 家庭

    ▲章子怡称呼汪峰“老公”、“峰哥”或“老汪”。双11那天,她在微博晒了二人牵手而行的图,恩爱满满。

    “幸福家庭,就是现在的状态”

    关于章子怡和汪峰的爱情,外界的质疑声从未间断过。

    然而,从待产到复出,汪峰一直陪伴在她左右,章子怡说:“任何一人的生活都没有必要向第三人去展示,我们选择的生活,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相处,我们自己最清楚,我们幸福快乐就好了。”

    采访中谈及丈夫,章子怡不断变幻着称呼,从“老公”到“老汪”、“峰哥”,但都透着一股亲昵。

    她说,“我是一个想做什么就勇敢去做的人”,“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有能力对自己负责,无论是我选择的电影还是我选择的人生。”

    南都:外界原本认为,章子怡应该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结婚生子之后会很快复出,但实际上,你能够让自己慢下来享受生活,你是怎样做到不焦虑的?

    章子怡:这么多年来,从选片的节奏上来看,也能有些蛛丝马迹吧。我不太着急一定要拍多少电影、占多大版面、上多少封面。在我没有这么大工作量的时候,我很享受自己的生活。一旦我决定要去做事情,我就是一个想做什么就勇敢去做的人,我有能力对自己负责,无论是我选的电影还是我选择的人生。

    南都:从待产到复出,丈夫一直陪着你,你们用自己的方式展示了什么是适合自己的生活,在家的时候,相处模式是怎样的?比如谁哄娃啊?

    章子怡:任何一个人的生活都没有必要向第三人去展示,即便是父母都没有必要。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生活,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相处,我们自己最清楚,我们幸福快乐就好了。

    在家哄娃,我多一点吧,峰哥哄娃,宝宝估计就睡不着了,他的声音太有感染力了。

    南都:他有没有说过,他来挣钱养家,你只负责貌美如花之类的情话?

    章子怡:没有,谁负责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我们的心是一致的就行。

    南都:刚刚看你拍照的时候很活泼,还会做鬼脸、搞怪,虽然现在做了母亲,但依旧有一颗少女心?

    章子怡:特别有。老汪会说,如果我们家有一群孩子,那我就是最大的那个孩子。有一颗童真的心真的很重要,我爱小孩,我从小就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做幼儿园老师,一个是做空姐。那个时候想象中的空姐,又漂亮又要会英文,什么都要好,是一个特别好的职业。

    南都:你心目中的幸福家庭是什么样子的?

    章子怡: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南都:这两年,感觉你跟大家更亲近了、更接地气了,你觉得自己有变化么?还是大家的感知在变化?

    章子怡:不穿高跟鞋就很接地气,只要踩着高跟鞋就离地面远了(笑)。我觉得自己的心态肯定有变化,很多东西在我眼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本文原刊载于“南方都市报”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