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那段岁月

时间: 2018-01-04 09:18:19 来源: 作者: 编辑: 李强

字体设置

    张国勤

    电影《芳华》在全国公映后,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作为一名有过同样经历的人,感受颇多,也勾起我对军旅那段岁月的回忆。

    2001年5月,我在老连队指导员的帮助和团政委的举荐下,从连队调到团政治处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党委办当通信员,每天为团领导送报纸和文件等,一直干到老兵退伍。

    留队后,政治处安排我到原兰州军区政治部影视技术骨干训练大队学习。当时我因字写得漂亮,占电影组舞美设计的名额留下来的。在兰州学习的那段时间,每天有军区政治部的文学创作、舞美设计、电影放映等方面的前辈、专家授课,课程安排紧凑,收获很多,从中我了解了部队礼堂开展工作的一些理论知识。

    回到团里后,我留在电影组工作,每天的任务是跟上老班长学放号、放电影、布置全团军人大会会场等。最忙碌的是每年几次大型演出,我们要负责舞台布置和保障。最难忘的是送老兵晚会,我们常常加班到深夜,手工刻写横幅,用简单的道具制作舞台背景:以伪装网做底,在泡沫板上刻字、做造型,最后绑到伪装网上,周围缠上小闪灯。多彩的舞台上,闪烁着老兵难舍的泪。

    2002年夏天,我再次到兰州军区政治部影视技术骨干训练大队学习。那时已成老兵,下午下课后我们几个要好的战友先吃兰州的牛肉拉面,晚上喝黄河啤酒。周末去五泉山公园、黄河母亲石尊及黄河铁桥游玩,日子过得很美!当年,参加影视骨干队学习的战友各个都有特长,有的出了书,回到地方工作的也很出彩。回到团里后,政委常鼓励我们说,他就是放电影出身的,让我们好好干。

    2003年7月,我团根据上级的命令千里机动挺进内蒙古,上百辆车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不分昼夜地奔驰。有一天大雨倾盆,伙食供给车不能及时保障到每个连队,官兵们情绪波动很大。我们接到团首长的命令后,在心理战方舱通过高音喇叭进行疏导,及时稳定了官兵情绪。部队行进到第三天,我用摄像机记录了团参谋长在一座山下的三叉路口导调时,山头坍塌的情景。

    千里奔袭结束后,我团又到茫茫的戈壁滩外训。在30多度高温的山坡上,我们用鹅卵石摆出了高10米、宽7米的“科技大练兵、一切为打赢”的大字。当时,由我定好每个字的点位,用对警机在山坡下指挥战士们分头捡石、摆字,随后在摆好的大字上洒上石灰,大字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清楚。摆完字后,我脸上、胳膊上脱了一层皮,那年也因工作成绩突出立了三等功。

    我在电影组工作的那几年,先后接待了中国杂技团、总政军乐团、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师宣传队以及宁夏回族自治区和青铜峡市文工团多场演出,为官兵在枯燥的训练之余送去了精神食粮。

    后来,我调到报道组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在电影组工作的那几年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芳华》已去、青春不再,那段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回味无穷。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