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祭父文

时间: 2018-01-04 09:18:48 来源: 吴忠日报 作者: 编辑: 李强

字体设置

    吴存军

    午夜的路,蜿蜒在灯光之外,

    浓墨似的夜色笼罩着天地。

    我陪在你的身边,

    紧握你长满老茧的手。

    那片冰凉,

    直入我焦躁不安的心房,

    那些熟悉的路,

    今夜为什么这么的漫长,

    我只听见我说,

    快了快了,

    快到你最熟悉的地方。

    你终于看到了你钟爱的窑洞,

    看到了你用铁锹修的小路,

    看到了你亲手栽下的白杨。

    你艰涩地笑了,无声无息。

    我知道你满足了,

    在弥留之际,

    回到了最熟悉的老地方。

    这里的沟壑坡洼,

    有你儿时的欢乐。

    这里的田地山坳,

    有你壮年时辛劳的耕作,

    这里的黄土,

    掩埋着你的父亲,

    掩埋着你的母亲。

    回到这里,你似乎松了一口气,

    终于,魂归故里。

    大姐、二姐、叔叔们、哥哥们,

    都围在你的身旁,

    你清楚地认识他们,

    艰难地和他们说话。

    我们按捺住伤心,

    不忍破坏你微笑的安详,

    你什么也没叮嘱。

    轻轻地闭上眼,

    就那样静静地走了,

    在我僵硬的怀抱里,

    看着那崭新的老衣,

    我心如刀绞。

    再也无法看到你的容颜,

    再也听不到你的唠叨,

    只余鲜活的回忆,

    伴我余生。

    白纸在门前点燃,

    映照着亲人们

    一张张流泪的脸。

    依旧是午夜,我送你离去。

    一抔黄土,终于掩埋了棺材,

    掩埋了我敬爱的父亲。

    我已无法哭泣,

    那种伤心已入骨。

    一片片纸钱飞舞,

    我知道会和您一样,

    终归大地,化成灰化为土,

    与日月同在。

    起风了,严寒侵袭。

    这个冬天,注定让我永生难忘。

    每想起您,

    我总清晰听见,

    某个角落,

    还传出那声声哽咽的哭泣。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