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手20分钟没有一辆车 不会用手机,老人打车有多难? 纠缠跟随式推销让人撮火 云南森林蓄积量增至20.2亿立方米 生态环境部:12月上半月全国大部地区空气质量以良为主 猴子现身北工大校园 目前在朝阳区和通州区游荡 甘肃扶贫干部“跳广场舞”畅听民声 逐一解决实际困难 服务北京2022年冬奥会:铁路延庆线正式开通运营 北京:建立中高风险地区来京就诊人员日报告制度 湖北夷陵“软硬兼施”扮靓办活农家书屋 浙江宁波一民警为“艾”坚守13年:重复的事情用心做 山西朔州朱强黑社会组织覆灭记:称霸十余年终落网 甘肃累计14万余驻村干部助脱贫 北京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37名密接者隔离观察 记者见闻:走进中国沿江村庄,久违了,归园田居! 通讯:内蒙古中部旗县按下扶贫就业“快捷键” 贫困户变身“工薪族” 内蒙古包头警方破获一特大跨省贩毒案 缴获毒品750公斤 十部门联合推动“互联网+旅游”深化发展 广东汕头中院二审宣判杨朱龙等26人涉黑案 主犯被判25年 甘肃嘉峪关石艺画传承人:石头当画笔 尽述“戈壁情” “奋斗的我 最美的国”新时代先进人物走进北航:讲述亲历抗疫故事 传统文化“敲门人”:浙江一青年乡土间造江南庭院梦 广东汕头一群年轻人追逐打架 警方:13人被抓获 探访武汉一脱口秀俱乐部:喜剧是治愈心灵的“良药” 深圳新增一例新冠肺炎输入病例 为港籍货车司机 上海优化“居转户”政策 这些人可放宽标准、缩短年限 浙江宁波实施进口冷链食品中转查验 湖北仙桃警方奔袭峨眉山捣毁涉案资金过亿元洗钱窝点 青岛胶州市发现1例无症状感染者 系水产公司搬运工 专家:投资婴幼儿早期发展 有助于社会长期发展 甘肃启动“敦煌国际科幻创作邀请赛” 北京市区多次发现猴子踪迹 相关部门:正在抓捕 湖南宣判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 17人获刑 辽宁鞍山市千山区汤岗子村:幸福达人“酸菜哥” 宁夏盐池:大数据动态预警防返贫 新疆达里雅布依村易地扶贫搬迁奔向小康生活 道路上的“职业拍客”该管吗?有关专家和部门回应 通讯:江西瑞金“华嬷嬷”的泡菜“致富经”(图) 武汉雷神山医院“战友”共享蒙古国羊肉大餐 “会说俄语”的中国边城:跨国生意唱响致富经 一组海报见证闽宁携手24年的山海情深 西海固:还说我是“贫困之冠”?这个必须得改! 跨越山海情,闽宁一家亲 睡前关灯刷手机小心伤眼 宁夏盐池:大数据动态预警防返贫 云南腾冲热气球工作人员坠亡 火山景区停业整顿 “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即将正式出台 图个明白|艾滋病的这些问题,你要懂 关注丁真背后我们在关注什么?冬季文化旅游怎么玩? 助力甘肃临夏州脱贫攻坚的“厦门力量” 男孩跪守患癌母:母亲已逝 “失联”父亲未肯回家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招手20分钟没有一辆车 不会用手机,老人打车有多难?

2020-12-01 17:05:32来源:北京晚报

不会用手机,老人打车有多难?

“哎,怎么一辆都不停啊……”冬日的早晨冷风飕飕,赵奶奶站在路边伸手打车打了二十分钟,其间经过了四辆空车,但没有一辆在她面前停下。因为不会用智能手机,赵奶奶好几次的打车经历最终都成了煎熬。

扬召

招手20分钟 没有一辆车

早上七点半,赵奶奶迈着小步,走到了小区门口的梅市口路路边。家住丰台民岳家园的赵奶奶每个月都要去几趟西单,她以前的工作单位把退休人员活动站设在了那里,不时会举办一些活动。赵奶奶很乐意和老同事们聚一聚,只不过活动站离自己家实在有点远,而平日里子女又不和自己一起住,没法“车接车送”,赵奶奶每次的出行都有点困难。

对于已经快八十岁、腿脚不算利落的她来说,首选的交通方式是打车。因为不会用叫车软件,赵奶奶只能采用传统的招手打车方式,在路边伸手叫车。可伸了20分钟的手,赵奶奶依然没有打上车。

这段时间当中,已经载了客路过的出租车占了大多数,但也有明明挂着“空车”的标识却依然不停的车。其中,有三辆空车是直接从赵奶奶的面前经过,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在路边招手。还有一辆车司机看到了赵奶奶,但摆了摆手示意不拉。终于等到另一辆车,明明已经停在了赵奶奶的面前,老人刚想上车,司机却问了一句:“您是手机尾号62××吗?”原来,这辆车是另外的乘客用叫车软件叫来的车。一听不是自己的手机号,赵奶奶只能默默退回了路边。

因为天气太冷,赵奶奶实在无法忍受在路边继续干等。当她看到有一辆公交车驶向不远处的站台时,便决定改乘公交。虽然坐公交时间要慢不少,还得倒车,但至少不用站在路边挨冻了。

同样遭遇过打车难的,还有家住朝阳农展馆南里的乔奶奶。几个月前,她住在酒仙桥的妹妹患了病,需要有人去家里陪护照顾。轮到自己去的那天,乔奶奶总是七点左右就站到了东三环北路辅路上准备打车,可经常打不到。“有的空车不停,还有的过来停一下,我一说去哪,他说要交班了不往那边去,就不拉了。”

实在没有办法的乔奶奶,只能拜托孩子用约车软件给自己叫一辆车。“一次两次还好,每次都这么叫也挺不方便的。”为了不麻烦孩子,乔奶奶有几次也会选择改乘公交车,只不过下车还要走不少路,挺累人。

“早高峰时段,我一般接的都是约车软件的单,就这还接不过来呢,很少会接路边招手的。”一位多年驾龄的出租司机表示,如果老人不会用约车软件,在路边叫车确实会有困难,“大多数司机现在都愿意接系统的单,因为能选择。路边的你不知道他去哪,万一去个特别堵的地方就不值当了。”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也有老人表示,即使是在非高峰时段,自己在路边打车也会出现“空车不拉”的情况,这又是为什么呢?司机表示,不排除有同行确实不爱拉老人。“大多数老人去的都是医院,堵车还不好停车,再加上有的老人还容易表达不清楚,闹矛盾。万一上下车再磕了碰了,司机怕担责任。”

电召

热线无人应 软件秒接单

使用智能软件有困难,但许多老人至少还可以用手机通话。在国务院的《通知》中,针对老年人打车还提到了“电召服务要提高接线率”。记者体验发现,虽然北京的电话召车热线接线率很高,但实际的叫车效果不尽如人意,很难通过这种方式满足老年人的打车需要。

2013年,北京推出了96106出租车召车热线。时至今日,这条热线依然在使用中。记者拨号后,首先传来一段提示语:“北京出租汽车调度中心为您服务,转接中,请稍候”,随后等待不到10秒钟就会有接线员应答,并询问乘客的乘车需求。

记者说明地点后,接线员表示如果有人接单,会有司机主动打来电话。如果没有,10分钟之后会发来短信。但在挂电话之后的等待时间,记者发现没有任何办法能了解到叫车的进程,只能被动地干等。过了大约10分钟,没有司机打来电话,系统发来了一条写着“暂无人接单”的短信。

既然是“暂”无人接单,那是否意味着可以再等一等,或许还会有司机响应?记者再次拨打热线询问,接线员表示“暂无人接单”的意思就是没人接单,记者的乘车需求已经在系统里终止通知了。

记者在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尝试了多次电话召车,没有一次约车成功。而同位置使用约车软件叫车,几乎都是“秒接单”。

除了应答的司机少,召车热线还有一个弊端是额外收费。接线员表示,如果是实时叫车,需要加收5元的服务费。如果是距当前时间4小时之后的预约叫车,则要加收6元。

除了96106,北京的电话召车热线还有另外两个号码96103和96109。不同的号码会把召车请求发给不同公司的出租司机。记者拨打96103发现,这条热线的应答流程和96106类似,叫车结果也是一样,记者等待10分钟依然没能叫到车。而96109则一直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出租司机王师傅表示,自己的车上就有96103的应答器,但“很少会响”。如果来了活,乘车人的位置和目的地都会显示在屏幕上,但因为屏幕太小,字都很难看清。“更大的问题是没导航,只知道地点名字不知道在哪,有时跟乘客打电话都说不清楚。”王师傅表示,现在很少有通过召车热线实时叫车的单子,偶尔会有几单提前预约去机场、火车站的。

《通知》中还提到,要“引导网约车平台公司优化约车软件,增设‘一键叫车’功能,鼓励提供电召服务,对老年人订单优先派车。”记者尝试使用了滴滴出行、阳光出行、首汽约车三款约车软件,目前没有一个软件能够实现一键叫车,也没有办法提供电话叫车服务。

站点

临时停靠站 成了停车场

和电话召车热线同期出现在北京城的,还有出租车扬召站。这些设立在路边的站点统一配有黄蓝相间的牌子,上面写着96106号码。站牌前划着蓝色边框的停车位,出租车可以在此即停即走,或是停车候客。

《通知》里提到,“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在医院、居民集中居住区、重要商业区等场所设置出租车候客点、临时停靠点,依托信息化技术提供便捷叫车服务。”而北京的这些扬召站,恰恰就分布在医院、居民区和商业区附近,和《通知》所提的要求十分相符。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扬召站在实际使用中存在着各种问题。

“说是停靠站,但那根本就没有出租车!”家住海淀八宝庄24号楼的邱爷爷今年已经80岁,说起楼前阜成路辅路的一个出租车扬召站,他气得直摆手。邱爷爷有时会去304医院看病,因为家门口没有合适的公交车,他只能打车前往。但平时几乎没有空车从辅路经过,更别提在扬召站停靠了。没有办法的邱爷爷,只能走到主路的一个豁口去打车,十分危险。如果主路也打不到,他就只能步行一公里前往医院。

有的扬召站无人问津,有的站点倒是有出租车停靠,只不过这些站点已经变成了出租车的“停车场”。在苹果园路中段的一个扬召站,记者就看到两辆出租车停在这里,但车内空无一人。等候了20多分钟,依然没见有司机回来。住在旁边小院的居民表示,这里经常停着出租车,但没见几次有人在。

除了居民区,记者在医院附近也找到了扬召站。或许是因为停车资源紧张,这些扬召站往往会被私人车辆占据。在友谊医院西门旁边、佑安医院门诊楼南侧,记者都看到了扬召站的站牌,但前面的停车位全都停着私家车。

在邱爷爷看来,老年人如今打车这么困难,这些扬召站理应被更好地运用起来,“如果这牌子能装一个按钮,我一按司机就知道有人在这里叫车,那该多好。”本报记者 莫凡 插图 宋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