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跟团游猝死 山西法院判定死者负主要责任 前十一月山西发生较大煤矿事故4起致15人死亡 动用直升机、修了一整年,这3.8公里是条什么路? 误入山寨炒股软件被骗20多万 女子假称加筹“骗”回6万 老黄的大湾区“精酿”人生 深圳市外国人就业居留事务服务中心启用 这伙90后专骗00后:“送装备”骗得数千中小学生微信号 沙滩影院涛声依旧,一份来自三亚的“浪”漫礼物,请查收! 这不是演唱会!深夜,全校师生为他们打开闪光灯 西藏燃灯日:游客畅享冬游雪域独特魅力 刘德华上热搜背后,观众苦明星“假敬业”久矣! 多部门联合发文:各地要落实“健康码”全国互认、一码通行 欧罗巴联赛:布拉加、本菲卡晋级32强 广西崇左400余万亩糖料蔗有序开榨 机械化助力成本下降 山西公布4起拖欠劳动报酬案件 3起构成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外国食品频繁检出新冠病毒,我们还能放心地吃肉吗? 寻找乡愁 一条太行挂壁公路带火传统古村落游 成都已完成核酸检测采样110余万人 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04人 跨省邮毒 黑龙江省民警物流站内“堵”住毒品 北京:研考生须提供考前7日内核酸报告 我国上线慕课数量超过3.4万门 学习人数达5.4亿人次 宁夏大学外国语学院一位美籍外教眼中的西部教育之变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谢桂英:劫后重生的她和日本教师有段暖心情谊 11.5万名志愿者服务近100万小时 吃饭也要注意“男女有别” 爱心助贫让寒冬成“暖冬” 湖北黄州区24户居民违规网上采购进口冷链食品被处罚 甘肃放宽各类门槛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 每天闻60缸酸笋年入50万 “闻臭师”守护螺蛳粉灵魂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谢桂英:劫后重生的她和日本教师有段暖心情谊 自制望远镜仰望星空 民间“追星人”欲建观测基地 “撸铁”多了头发少了?该如何拯救我们的头发? 安徽合肥探索“共享教师”破解师资不足难题 云南新增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各1例 均为境外输入 山西运城对14类生态环境违法行为举报者最高给予1万元奖励 新潮女孩的B面:助学路再长,长不过她37码半的脚 想靠吃代餐粉瘦身?记者调查:你买的可能就是杂粮粉 “杀猪盘”诈骗过千万 75名被告人广州获刑 “菜单服务”贴心称心 无人唠嗑难解烦忧 10个月来新高!11月中国中小企业发展指数升至87.1 银川市集体约谈19家广告从业单位负责人 银川经开区被认定为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 盐池县荣获中国精准扶贫优秀案例 法治社会绝不允许“网络暴力” 【中国的脱贫智慧】隆德百姓成了公路网最大获利者 银川街头的共享助力车少了 平罗:“点废成金”走出固废综合高效利用新路径 从“脱贫路”向着“幸福路”跨越 “空铁联运试乘体验票”首发抢光了 宁夏“十三五”医改主要目标基本实现 住院报销比例提升个人费用支出减少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老人跟团游猝死 山西法院判定死者负主要责任

2020-12-11 15:04:19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太原12月11日电 (刘小红)山西一名老人高某跟随就职的保险公司团队一起组团旅游后猝死。对此,死者家属起诉旅游公司、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团队负责人及领队兼导游,要求赔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运尸费等损失。记者11日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稷山法院近日审理这起旅游合同纠纷案件,判定高某因自身疾病原因承担70%主要责任。

事件回顾

2019年3月,贺某所带领的保险团队业绩突出,公司决定给予奖励。贺某经征求团队意见,决定选择集体外出旅游,并获得保险公司批准。于是贺某联系罗某,罗某介绍一旅游公司承担此次旅游工作,罗某作为领队兼导游,并收取一定劳务费。

当天早上6时,团队乘坐大巴车奔赴景点;下午14时,在游完一处景点,团队成员陆续回到大巴,准备前往下一处景点就餐并继续游览的时候,座位上的高某突然晕倒,虽被贺某等人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高某家属遂将保险公司、旅游公司、团队负责人贺某及领队兼导游罗某起诉至稷山县人民法院,要求四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原告死者家属认为,旅游公司作为旅游经营者应当考虑游客的个体差异,合理安排路线、时间,最大限度地尽到安全提示和保障游客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但旅游公司未尽到上述义务,对高某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罗某不仅是保险公司组团联系人,且是费用收取者,最后带团旅游,完全证明其是这次旅游的经营者,且没有及时履行救治的义务,对高某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保险公司与贺某组织团队旅游是为了让成员增进友情、交流经验,且路线、时间等具体细节是保险公司、贺某与旅游公司、罗某确定,没有考虑死者作为老年人的身体状况,存在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合同法》法律规定,旅游公司、罗某、保险公司、贺某均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对此,旅游公司辩称,旅游公司未与死者签订旅游合同,签订旅游合同的旅游经营者为被告人罗某,责任主体应当是签订旅游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旅游公司未实施侵权行为,非侵权责任人,死者突发疾病死亡系自身疾病导致,其死亡与旅游公司之间无因果关联,旅游公司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罗某辩称,其不是本次旅游的经营者、组织者,更不是具体实施者,仅是中间介绍人,从旅游公司抽取劳务报酬,故对原告造成的损失,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保险公司辩称,死者高某与保险公司未签订劳动合同,不是保险公司员工,且保险公司没有批准及组织这次旅行活动,更没有与旅游公司、罗某签订旅游合同,高某不幸去世也与保险公司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保险公司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贺某辩称,其不是合同的当事人,此次旅行活动为公司行为,不是其个人行为,不应承担责任。

法院裁判

稷山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第一、死者高某虽未与旅游公司签订旅游合同,但在贺某的安排下,旅游公司提供了旅游服务,收取相关费用并指定罗某为此次旅游的领队,双方权利义务明确,已经形成了旅游服务关系,双方旅游合同关系成立,根据《合同法》规定,旅游公司作为被告并无不当,原告死者家属有权要求被告赔偿在此次旅游中给原告造成的损失。旅游公司未能针对游客特别是中老年游客存在的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事项和须注意的旅游风险(如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病),向高某等旅游者作出准确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安排合格的导游,在旅游者发病时亦未采取合理必要措施防止危害发生,对高某的死亡有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

第二,罗某没有导游资质亦没有紧急救护的能力,对高某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责任。第三,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贺某,疏于核实,与没有资质的人员联系,并安排高某等人参加了罗某的带队旅游,亦应对高某的死亡承担一定责任。贺某系保险公司的员工,并且经保险公司批准组织旅游,其职务行为造成的对原告方的损害应由用人单位赔偿。

第四,死者高某在旅游时未注意自身身体健康状况,旅行过程中也未尽到注意和自身安全保护的义务,在旅游过程中引发心源性猝死,应当对其自身死亡承担主要责任。

稷山县人民法院判决,高某因自身疾病原因承担70%主要责任,被告旅游公司、罗某、保险公司承担30%的次要责任,并按照6:3:1的责任比例赔偿高某家属各项损失费用。一审宣判后,被告罗某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