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情》靠什么吸引了广大年轻人 线上花市直播助农促销费,“播”好大民生过个幸福年 电视剧《山海情》:主旋律可以这样好看 山货变俏货 扶贫832平台新设十大专区继续助力 栖霞金矿救援追踪:救援难度前所未有,家属至今隐瞒老人 北京公布3例确诊病例行动轨迹 其一曾乘多线地铁 首趟合肥中欧班列博西华专列发车 黑龙江正大实业有限公司聚集性疫情部分病例基因测序与望奎病例同源 迈向新征程,打造哪些“城”?——从北京市“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看未来北京新蓝图 立法夯实长江流域生态根基 甘肃合作市提升国土绿色质量 专家建言厦门金砖创新基地先行先试加快培养产业应用人才 盲人工程师蔡勇斌:为视障者搭起互联网“盲道” 云南在长江流域实现全域禁捕 对省外输入病例失管失察 吉林通化14名干部被追责问责 宁夏:“希望小镇”里的幸福生活 "关不掉的弹窗广告"须下狠功夫治理 解读:核酸检测为何增加肛拭子采样? 开局“十四五” | 现代供应链支撑国内经济高质量发展 时评|疫苗公平分配关乎全球战疫成效 产业大数据人才助力企业“降本增效” 红事“云上办” 白事“一天办”——河北各地群众自觉缓办简办“红白事”抗击疫情 张家口:加快京张体育文化旅游休闲带建设 “爱在一呼一吸间”—“健康中国-星巴克助力基层防控新冠肺炎计划”在京启动 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患者——吉林省全力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万里黄河第一隧”济南黄河隧道全线贯通 预计10月份通车 北京新增3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详情公布 湖北老河口:国家湿地公园迎来成群红嘴鸥 商场、超市、餐厅如何应对春节大客流?上海市商委明确责任人 广西至泰国等4条跨境公路运输线常态化开行 吉林通化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88例结果呈阳性 浙江台州查处两起不配合疫情防控案件 相关人员被行政拘留 北京警方:多人为应付检查变造核酸检测报告 均已被行拘 上海9例本地确诊病例病情稳定 新增一中风险地区 交通先行接轨长三角 浙江慈溪促建现代化区域中心城市 2020年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319.7万亿元 同比增长10.1% 银保监会:分类施策 继续加大对民营小微企业支持 河北:按照分类施策原则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复商复市 重庆建成665座“劳动者港湾” 让城市管理更有“温度” 无锡进口车厘子表面检出阳性,专家:车厘子包装运输也是冷链 柴在军30载沙产业梦:一粒种子成就共富初心 上海对途经医院公交线路升级至日均三消毒 禁渔区捕鱼庆生日 湖南两男子因非法捕鱼被抓 甘肃用“薪”留人:让农民工在岗感受家中温暖 乌鲁木齐迎新年首场强降雪 南航累计调整航班118班次 59岁辅警坚守抗疫一线15天:“还能干得动就多干点儿” 上海宝山区临江新村(一、二村)小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2020年浙江年平均气温达历史最高 合肥“幸福驿站”筑温暖 户外工作者饮水休憩不再难 送餐到家、网上买年货……就地过年也要把年味过足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山海情》靠什么吸引了广大年轻人

2021-01-23 20:37:29来源:光明日报

QQ截图20210123193733.jpg

讲述福建对口帮扶宁夏,使西海固地区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电视剧《山海情》,豆瓣开分9.1分,目前上涨至9.3分,成为2021年开年最受关注的电视剧作品。

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扶贫剧有一天也会成为“爆款”。因为《山海情》的成功,不仅在于它集合了一众金牌制作团队,人物形象真实,剧情符合时代特征,更在于它真正脱离了“宣传片”的概念与出发点,用真诚创作的心态,以平等的视角,去观察和反映贫困地区民众的生活方式与精神状态。

将贫困乡村与乡村人的困难“景观化”,以极小一部分人好吃懒做为由将整个被帮扶群体“污名化”,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的刻板印象。贫困因何而来?环境局限、历史成因、思想观念……这些都有可能是原因。由于有些人将贫困群体当成“他者”,长时间处于 对贫困的想象和建构中,导致有的影视作品也带上了一种创作者的精英凝视。加之当下确实有一部分扶贫剧创作带有任务性质,在完成任务的心态下,创作者用敷衍或居高临下的态度制作作品,并没法到达观众的内心,更不能让观众通过扶贫剧真实地观察到贫困地区的问题。

但实际上,贫困地区想要得到的,并不仅仅是资金、项目和嘘寒问暖,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贫困地区就像一面镜子,你想要让它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它便会给你一幅你想看到的画面。电视剧创作,恰恰需要打破并越过这幅“画面”,进入贫困地区的内部与深处,发现真实的乡村图景。

目前已播出的剧集中,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剧中呈现的村民在脱贫致富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都很细枝末节、很生活化,都是现实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而剧中的扶贫干部并非万能,也无“主角光环”,村民的不理解、技术上的不懂行、手中资源的不足——扶贫干部所能遇到的真实困难,都刻画在了剧情细节之中。

这也表明了扶贫剧创作需要解决一个最基本的逻辑问题:作为个体的扶贫干部不是万能的,不是随着扶贫干部的到来,资金、设备、平台、渠道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要表现好扶贫干部背后的国家力量、时代潮流、人心所向,唯有如此,扶贫剧里的人物才会真正地鲜活起来。

《山海情》之所以还能打动如今的年轻人,是因为剧中为脱贫而奋斗的村民里,很多都是年轻人。从贵州等省份近年来脱贫攻坚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一大批受过高等教育、具有知识分子身份的年轻人,承担起了扶贫的重任。而《山海情》剧中的村支书也是一位农校毕业不久的年轻人,这和以往的一些扶贫剧将扶贫干部的面孔进行模式化、呆板化的表达不一样。

年轻人参与扶贫,他们给贫困地区带来的除了一些硬性的政策支持之外,更多的还是他们的年轻、朝气与锐气,他们打破了阻碍城市与乡村流动性最关键的“闸口”,他们让新的理想追求、新的生活方式、新的需求信息潮水一般涌进贫困地区。年轻人扶贫,其实更是一次知识与文化的“洗礼”。

沿着扶贫的道路,知识精英、青年群体的“返乡”,使厚重的中国乡土文化迸发出了活力。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之间的流动性,可能从未如此之高,这要感谢“信息洪流”与“观念水位”带给贫困地区的巨大影响,更要感谢青年群体对乡村充满感情的注视。

这注视,是热忱的,也是平等的。他们不以“牺牲者”或“奉献者”的身份自居,如此,才能真正博得贫困地区群众的信赖,才能真正激发贫困地区脱贫奋斗的巨大能量。扶贫剧制作与拍摄,不妨在这方面多去寻找与挖掘。(韩浩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