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穿越:有旅行社假借官方招募拟闯阿尔金山核心区 呼伦贝尔强降雨致20余座桥梁损毁 万余人受灾 台风“查帕卡”将长时间在粤西近海徘徊 后期南落影响海南岛 对话大衣哥朱之文:渴望过清静生活 守山大叔 “守”的是什么? 广东医生智救溺水儿童 辽宁残疾按摩师刺死强行入室者案二审7月20日开庭 西安美院:8名考生不符要求被纠错退档,系严重招录事故 广东惠阳警方“团圆”行动助两个被拐儿童回家团聚 杭州电瓶车起火伤者:父亲全身95%烧伤,8岁女儿病危 四川绵阳警方破获跨省电信网络诈骗案 受害群众数千人 走进甘南:央企助力建新村,全域旅游惠全民 直击珠海石景山隧道透水事故救援现场:距离受困点越来越近了 宿迁警方开展“团圆”行动 助13名失踪被拐儿童回家 化石爱好者:化石最重要的是它的研究意义 北京“李白再世”广告被撤 专家:大众广告不能“任性” 戴明盟:“刀尖上的领舞者” 广州海事局新增计划产出提案首次成功提交国际海事组织 四川宜宾:“神鱼寻短”跃下18楼 砸烂奔驰车天窗幸无人受伤 重庆“90后”女孩擦亮梦想 优化简历助3万人求职成功 农国切:救险卫士 消防榜样 杭州“铁三夫妻”:一家人,就是一支运动队 做大梨产业 七旬大爷把“六月雪”卖到全世界 衣爱娟:爱老孝老 全力照顾三个妈 “霸屏”的电脑网络弹窗 近八成消费者都遇到过! 收益率最高的标准普尔500指数股票考虑进行巨额资产出售 我现在要购买的3只股息股票 苹果制造商想要终极足球套装 但为了什么 专家警告称较高的生活成本可能会持续8到10个月 市场可能低估了强生和默克的长期前景 可供年轻投资者开始将资金投入工作的资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以下是潜在买家需要了解的有关当今房地产市场的信息 这三只科技股将从全球经济的快速数字化中受益匪浅 游戏机并没有消亡但支持云的游戏流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活跃起来 4个迹象表明您需要一张新信用卡 你不应该像亿万富翁那样投资的4个理由 黑龙江省2610万尾鱼苗放流松花江 系12年来数量最多 程红:黄山是世遗保护探索者,也是受益者 成都打造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练好产业“内功” 建内陆开放高地 “看着你就像照镜子” 失散半世纪,双胞胎姐妹终团聚 存养量超8亿株!萌萌多肉开出致富花 “95后”消防装备技师温家杰:最喜欢看着“生病”器材“满血复活” 犀牛角跨国走私链条:五级走私网络,黑市价每公斤40万元 网友投诉在香格里拉被忽悠购“天价藏药” 当地查实退款 化石爱好者共聚广西桂林“换个角度看山水” “共迎未来”中外人文交流小使者迎冬奥倒计时200天活动在张家口举办 惯性“奔骋”——一位六旬阿姨的骑行之路 广西新增隔离医学观察的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 深圳为传统家政产业插上高科技“翅膀” 渤海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河北近岸海域已消除劣四类水质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非法穿越:有旅行社假借官方招募拟闯阿尔金山核心区

2021-07-19 17:04:52来源:澎湃新闻

非法穿越屡禁不止:一旅行社假借官方招募拟闯阿尔金山核心区

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且末两县境内,地处东昆仑山中段的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简称阿尔金山保护区)保留着接近原始状态的高原生态系统。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秦卫华做了近20年自然保护地和生物多样性研究,他第一次在这里考察就与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大量有蹄类动物相遇。这片同时涵盖了荒漠、戈壁、高山、湖泊、灌丛、草原、沼泽等不同生境类型的广袤区域,有着对人类生存极其苛刻的自然条件,却是珍稀有蹄类野生动物的天堂。

不过,在有公开报道的近10年里,不断有人挑战这片无人之境,进行非法穿越。《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保护区核心区,阿尔金山保护区管理局也曾多次公开声明,禁止任何旅游公司和个人在保护区内开展穿越活动和招募,但非法穿越屡禁不止。

近日,四川成都一家旅行社以“科考”之名宣称与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中科院西北高原研究所合作,招募旅行团,拟从青海穿越进入保护区核心区兔子湖内扎营围观藏羚羊产子。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致电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该局环保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穿越活动“绝对违法”,兔子湖是保护区的核心区也是藏羚羊的产子区域,未经允许进入属于非法行为。工作人员表示,确与中科院西北高原研究所合作进行过联合科考,但科考不需要招募,是有大学师生带着课题进入的。

中科院西北高原研究所回应称,经核实,上述联合科考从未与任何旅行社合作。

公开招募的非法穿越

位于阿尔金山保护区核心区的兔子湖是个超大型的产羔场。每年4月1日-6月30日、9月1日-10月30日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的孵化期,同时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三大有蹄类野生动物迁徙、产羔、哺乳重要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这一核心区域。阿尔金山保护区管理局曾多次发布通告,禁止一切社会团体或个人进入兔子湖区域,以减少人为活动对野生动物正常生活习性的干扰,保障珍稀物种栖息地不受威胁。

然而,四川成都行之悦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之悦旅行社)今年5月31日却在其公众号和官网上发布题为《六月阿尔金山,亲历藏羚羊产子季大迁徙》的招募广告,宣称与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合作,计划在2021年6月21日-6月29日进入阿尔金山保护区进行科学考察。

科考项目包括藏羚羊产子量及行为监测记录、藏羚羊种群数量监测记录及产子区猎食动物种群数量监测记录。考察地点明确写着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兔子湖集中产子区。

这则招募广告几天后在官微上删除,但在行之悦旅行社2021年旅行线路安排上仍然可见。

针对这一进入保护区核心区的招募活动,澎湃新闻记者拨打了旅行社电话,对方很谨慎地表示加微信私下了解。记者加了旅行社微信后,对方发来一系列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宣传材料并表示:“我们是科考活动,与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合作;正规的走阿尔金山所允许的区域对自然保护区的动物、自然科考了解。”

为强调其合法性,对方强调:“保护区有管理站的卡口检查,不被许可就进不了山的。”

澎湃新闻收到的旅行安排显示,阿尔金山穿越线路行程设计9天8晚,从青海花土沟经鸭子泉检查站到兔子湖帐篷营地,在兔子湖住三晚后经玉素甫检查站回花土沟然后结束行程。一个人的费用是32800元起。其中宣传称,在兔子湖营地深入的三晚扎营驻地,可以与藏羚羊朝夕相处。

“这个线路是政府主导的,和我们合作,只是不让往外宣传,线路是核心区而且属于非常核心的区域。”对方表示,“兔子湖营地是由旅行社建设然后给管理局使用,旅游活动经过了特许授权,是以科考的形式进入,活动结束后会颁发科考证书。”

声称与官方合作被其否认

工商登记及公司官网信息显示,行之悦旅行社成立于2013年,定位高品质旅行,专注中高端和私人定制旅行。

针对旅行社多次宣称穿越阿尔金山保护区是政府主导的,早在5月12日,阿尔金山保护区管理局就发声明称,“我局从未批准任何旅游公司和个人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开展穿越活动,网上散布的在阿尔金山保护区内的穿越行为均属于非法活动。禁止一切单位和个人在网上发布招募进入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开展穿越活动的非法信息。已经发布的立即删除,我局将保留追究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权利。”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该局环保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确实跟中科院西北高原研究所合作进行过联合科考,但科考不需要招募,是有大学师生带着课题进入的。

该工作人员强调,穿越活动“绝对违法”。兔子湖是保护区的核心区也是藏羚羊的产子区域,未经允许进入属于非法行为。

澎湃新闻检索各旅游网站发现,从2012年起就不断有游客记录自己穿越阿尔金山保护区核心区(无人区)的经历;2015年,阿尔金山保护区联合新疆、青海、西藏三省区四大保护区联合发布公告,严格禁止非法穿越活动;2017年,阿尔金山保护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即便如此,非法穿越活动仍屡禁不止,当年3月份,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联合巴州祁曼公安分局在阿尔金山保护区外围的阿塔提罕河附近,成功阻截了一支由10辆越野车、20人组成的非法穿越车队;2019年5月,徒步爱好者冯浩等三人非法穿越羌塘无人区,其中一人失联,致使当地耗费巨大的人力和财力资源进行搜救引发全国关注。

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一些“越野族”非法穿越保护区的现象屡禁不止,成为威胁阿尔金山保护区生态安全新的隐患。有的驴友团跟保护区管理人员玩起了“躲猫猫”,有的不顾劝阻硬冲。曾有位驴友随意进入保护区的核心区、缓冲区,最终酿成安全事件。

上述工作人员也同时表示,阿尔金山保护区与青海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毗邻,保护区面积很大,监管存在难度,但近年来每年都会针对保护区非法穿越等违法行为联合开展专项行动,对涉及违法人员进行严厉查处。

艰难的监管

阿尔金山保护区是我国超大型的自然保护区之一,范围涉及新疆若羌县和且末县,总面积达45000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江苏省。秦卫华说,这里因为太过偏远,人迹罕至,人类活动干预小,再加上这里地域辽阔,适合高原有蹄类等大型动物栖息繁衍,这里也被称为中国版的“马赛马拉大草原”。

以“非法穿越”为关键词检索发现,不仅是阿尔金山保护区,在西部地区与之毗邻的青海省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保护区都存在非法穿越屡禁不止的情况。即便三省区多次发布“拒客令”,更有失联甚至死亡的惨痛教训,但一些人对这些保护区仍趋之若鹜。

秦卫华近些年负责新疆地区的保护地调研工作。他指出,西部地区保护区的特点是面积大,入口较多,监管确实存在困难,这就给非法穿越钻了空子。2020年,他与同事在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调研时就遇到了三波非法穿越的车队,被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拦停。

“大部分保护区管理局都设在市里,离保护区有一定距离,保护区内的管理站,有部分常驻的管护人员,但对于野外巡护的频次有限,并且他们一般是走固定路线。这就像‘猫抓老鼠’,由于保护区内面积很大非法穿越有时很难遇到,除非一些成熟的穿越线路,比如从甘肃敦煌进入新疆,管理部门看到网上发布的消息后会蹲点拦截,否则没有很好的办法。”秦卫华说,非法穿越屡禁不止的原因在于违法成本太低,保护区管理局执法人员即便抓到非法穿越者,往往做完笔录后要求其到管理站交罚款,但后面处罚是不是都能落实,这是要打疑问的。

国家公园及自然保护地委员会相关专家表示,针对非法穿越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必须严管严打,加强巡护。几个省区要顾全大局,担起责任,联合行动。针对保护区执法问题,他表示,有的保护区管理机构没有执法权,相关机构应采取特别授权等方式,使其执法更有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