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打赏 能要回来吗 成都“吃货街”即将亮相 长者健身房:老人家门口也有“康复私教” 连续两天确诊人数下降 江苏扬州疫情是否迎来拐点? 北京:“七夕”婚登只办理预约登记 北京西城6社区试点大件垃圾拼单清运 “医师急救不担责”是“好人法”的细化 去年北京市“三公”经费下降超一半 扬州“猎鹰号”实验室昼夜运转 日检测最高达15万管 司机路口不礼让 市民可“随手”举报 是谁让“饭圈”背负“沉没成本”的枷锁? 全球首例!父亲的胰腺+母亲的肾 肾衰竭儿子获“再生” 南方强降雨持续“在线” 长江中下游等地气温偏低 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一座城:福州探索人才引进新模式 湖南多地调整为低风险地区 北京加强疫情防控 出租车可拒载不戴口罩不扫码乘客 未来三天贵州云南和江南北部等地将有强降水 北京西城关闭辖区内所有歌舞娱乐场所和网吧 北京去年疫情防控支出124.4亿元 看不见的红绿灯 浙江台州“礼让行人”有讲究 广州开打三针剂新冠病毒疫苗 是谁让你对颜值越来越焦虑?背后是一个强大产业链 武汉疫情防控中这样作答“民之所望” 武汉昨日无新增病例 疫情防控经济发展同步推进 山西2021年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提高30元 每人每年达580元 重庆多个区县出现暴雨 启动地质灾害Ⅲ级应急响应 数字赋能淮剧 江苏盐城让非遗文化成“流量担当” 2021年湖北暴雨洪涝灾害专项募捐项目启动 扬州主城区拉网式核酸检测查缺补漏 遏制疫情再扩散 红基会“国家彩票公益金项目”将发挥“种子金”作用 新疆5G基站数量“破万” “杭州杀妻案”被告人提起上诉 不服一审死刑判决 广东发起“云端”上的支教 助乡村青少年追梦 河南小伙的南京“奇遇”:与疫情狭路相逢 从游客变成志愿者 36.1%户籍人口为老年人 上海“十四五”如何构筑“15分钟养老圈”? 湖北柳林镇洪灾:有人被洪水冲走三次 抱住大树才脱险 北京暂停多地进出京长途客运班线 37座地铁车站早高峰限流 云南部分边境地区划定疫情防控严管区 瑞丽一新增确诊病例曾在居家隔离期间擅自外出 广东举行全省防御强降雨强对流天气会 提高对极端天气防范能力 东方白鹳“肠胃感冒”跌落大兴安岭获救助 中国青年“花式”度“七夕” “独乐经济”戏份抢眼 探访西安核酸检测机构 对样本负责就是对生命的敬畏 “医护人员很好,我们很放松”——江苏新冠肺炎患者康复生活见闻 避暑山庄的荷花去哪了?官方回应来了! 走进乡村看小康丨乡村建设行动,让乡村更美更宜居 住宅成交量明显增大 石嘴山楼市迎来复苏 在“星星的故乡”邂逅英仙座流星雨 短视频 |防汛关键期 银川有哪些应急准备? 纪检监察报评朱婷报案维权:靠法律打击谣言网暴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熊孩子”打赏 能要回来吗

2021-08-14 09:05:53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熊孩子”打赏 能要回来吗(律师在线)

案例回放

主人公小蒋出生于2009年11月,因父母常年外出务工,他一直与外婆共同生活。2020年疫情期间,小蒋偷偷使用外婆的手机号注册了游戏直播解说平台(某科技公司实际运营)的账号,然后在外婆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其微信向平台转账充值,短短5天时间先后40次在平台上购买虚拟币向主播打赏,每次转账金额在1000元—5000元不等,合计打赏主播高达10万余元。事后,小蒋母亲发现此事,遂以小蒋的名义诉至法院,要求该平台运营商某科技公司返还转账充值的10万余元。2021年6月23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该案宣判,判决该平台的运营商某科技公司返还原告部分充值款。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在互联网上关于“熊孩子”对主播高额打赏的报道频频进入公众视野,“熊孩子”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主播进行高额打赏,或以各种方式获取家长支付密码后在网络平台大额消费的案例层出不穷。

“熊孩子”不听话,对主播进行高额打赏不能简单地“打一顿”了事,被“熊孩子”花掉的钱能不能要回来呢?一起看看《民法典》是如何规定的,司法实践又是如何认定的。

●“熊孩子”年龄及法律后果

我国《民法典》规定:不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8周岁以上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简言之,未满8周岁的孩子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无论他对主播打赏了多少钱,原则上都是可以要回来的。8周岁以上的孩子是限制行为能力人,纯受益的或者和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有效,超出的要征得法定代理人(一般指父母)的同意。

本案中,出生于2009年的小蒋在2020年向主播打赏时约为11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向主播打赏的金额高达10万余元,与他的年龄不相适应,这个行为应当征得法定代理人的同意或追认才可以。所以,法院认定小蒋向主播打赏的行为是不发生效力的。

● “熊孩子”无效法律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

我国《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由此所受到的损失;各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本案中,作为平台运营商某科技公司未采取相应技术手段防范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游戏直播,存在一定过错;小蒋的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长期与小蒋分离,且小蒋外婆将微信及银行支付密码等重要信息告知小蒋的行为,系未对小蒋尽到相应的监护职责,存在一定过错。因此,法院在最终衡量各方过错的前提下作出平台运营者某科技公司返还部分款项的裁决。

● 律师提示

小蒋的案件仅是个案判决,不代表所有“熊孩子”的打赏行为都能要求返还,人民法院会综合审查孩子的年龄、心智成熟度、打赏数额、打赏次数、打赏来源等因素予以认定和裁决。司法实践中,此类案件对孩子的法定代理人即监护人的举证责任要求较高,要证明监护人不知情,孩子的充值打赏行为没有获得允许。

生活中,很多家长在发现问题后会第一时间和平台取得联系申请退款,此时未成年人身份的确认是关键一环。此外不同平台存在不同要求,比如要求提供身份证、交易账单、亲子关系证明、其他证明未成年人游戏消费行为的辅助资料等予以证实。

作为家长,既要提高法律防范意识,不随便把支付密码告诉孩子,以身作则帮助和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消费理念,又要树立积极的风险防范意识,一旦遇到类似事件,要及时与直播平台及主播协商,并及时收集、保留打赏行为是未成年人所为等相关证据,以备不时之需。

(北京雷杰展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尹红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