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抓人贩子 他在暴雨中蹲守三昼夜 江西累计发放妇女小额担保贷款、巾帼创业贷300多亿元 致力于实现G-sec的全球结算 印度中央将财政赤字控制在BE的21% 印度制造业活动在8月放缓 受当前局势限制 亚洲工厂受到与当前局势相关的供应中断的打击 印度8月用电量同比增长18.6%至1295.1亿台 消费税连续第二个月收入超过10亿卢比 8月为11.2亿卢比 8月消费税下降4% 为11.2亿卢比 未解决的Fasal Bima索赔 不仅是保险公司违约国家也有过错 持续的经济复苏将使印度的大多数行业高于当前局势前的水平 8月出口增长45%至331.4亿美元 贸易逆差扩大至138.7亿美元 金砖银行新开发银行承认阿联酋与乌拉圭和孟加拉国为新成员 自认熟知“裸聊诈骗”套路 没脱衣服还是被骗了钱 一万元的灵芝孢子粉和700元的有啥区别 三峡大坝开孔泄洪应对“长江2021年第1号洪水” 安徽铜陵:荷前江心洲 邂逅群心村 警官连麦走红,打开反诈宣传新空间 报站名的时候,他还会随口讲一段《论语》 雄安新区大淀头村:生态治理变化大 北方水乡夏韵浓 图省钱省事 他自己“套牌”了自己 重庆涪陵:小榨菜有大产值 它一点也不“菜” 吉林辽源今胜村:画出新农村 催生画产业 重庆睦和村:龙眼满枝头 品牌助力瓜果上“云端” 平遥古城景区恢复开放 所有游客实行“三码联查” 广西富川:绘出新农村 生活有滋味 欠赌债欲轻生 一通电话三地联动拦下他 一男子凌晨躺大街上 民警接警后一瞧:喝多睡着了还打着鼾 “双减”后,研学游想逆风翻盘 白露迎秋雨 吉林气温骤降候鸟集群 银川市金凤区评出50家特色小店 税务观察报告称爱尔兰为银行避税天堂 当地就业服务人员举行都柏林抗议活动 伦敦金属交易所在关闭18个月后重新开放交易大厅 喜力啤酒成功上市后将扩大爱尔兰Edge烈性黑啤酒的销量 Naked Collective饮料公司筹集了620万欧元 爱尔兰国库管理局将于周四举行双债拍卖 本周欧洲央行的5个问题 爱尔兰社会正义呼吁在预算中将核心社会福利税率提高10欧元 都柏林市中心在当前局势酒店业复苏方面落后于该国其他地区 爱尔兰航空管理局的目标是到2025年完全实现碳中和 都柏林机场8月旅客人数下降63% 台风“灿都”生成 预计11日后影响福建外海渔场 立足本地特色 建设美丽乡村 男孩天生无阴茎被遗弃 医生高难度手术让他重获新生 智能搜索、3D互动… 第九届科博会“云展馆”9月8日零时上线 云南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2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 说说咱村新变化 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8500万残疾人同步迈入全面小康 残疾人权益保障更加有力 云南两网红为吸粉直播“约架” 警方:依法查处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为抓人贩子 他在暴雨中蹲守三昼夜

2021-09-07 15:03:15来源:羊城晚报

羊城晚报记者 付怡

通讯员 张毅涛 区靖雯

中秋节快到了,住在广州白云棠溪村的广西人老罗和妻子准备喊小儿子阿信来家里吃饭。

12年前,3岁多的阿信被人拐走,辗转到了江门开平的一户人家,从此与亲生父母失去了联系。今年,广州警方找回了阿信,组织一家人见了面。

在亲生父母面前,阿信有点不知所措,对于父母的关心,腼腆的他常常用只言片语回应。组织认亲半个月后,参与办案的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刘彦佑担心孩子不能很好地融入亲生家庭,下班后专门到老罗家进行回访。

打拐6年来,刘彦佑看过太多家庭的悲欢离合。“每个失散的家庭都经历过一场悲剧,但我们希望结局是喜剧。之前失去的时间,我想慢慢帮他们弥补。”他说。

3岁娃被拐,父母苦寻12年

今年8月30日19时许,刘彦佑驱车来到白云区棠溪村。老罗和妻子住在一栋出租屋的二楼。听说刘警官要来,老罗下楼迎接。老罗一家才搬进二楼的房子,客厅里只摆放着两张简易的床、一个冰箱和几把椅子。

老罗带着刘彦佑走到最里面的房间,说:“这个是留给小孩的。”老罗所说的小孩就是阿信。

2009年3月15日,3岁多的阿信和几个小孩一起上街玩,后来其他小孩陆续回家了,阿信却不见了。找了好久没有找到孩子,老罗才报了警。警方将此案立为拐卖案件进行侦查。由于线索极为有限,加上客观原因的限制,查找工作非常困难。

阿信失踪后的第一年,老罗辞去工作,印好寻人启事,带上大儿子骑着电动三轮车出去找孩子。为了找阿信,老罗去过英德、开平,也去过湖南,但是一无所获。后来老罗暂时回广西照顾父亲,妻子留在广州边打工边找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老罗一想到丢失的孩子就痛苦万分。担心孩子有一天回来了找不到家,夫妻俩几次搬家都没有离开棠溪村。

“团圆”行动,助离散家庭圆梦

2015年,刘彦佑从基层派出所调到刑警支队,负责打拐工作。没多久他就参与了这宗被拐儿童案件的侦查。警方将老罗夫妇的相关信息录入全国被拐及失踪人员信息数据库,长期进行滚动比对。今年“团圆”行动开展后,广州市公安局打拐办向老罗搜集了更多阿信的照片进行对比,发现江门开平市一名中学生与阿信十分相似。经过DNA比对,证实了这名中学生就是当年失踪的阿信。

8月16日,警方组织阿信和老罗夫妻见了面。看到日思夜想的孩子健健康康站在自己面前,夫妻俩抱着阿信放声大哭。

阿信找到了,但老罗和妻子发现,孩子并不与自己亲近,认亲后只来过家里一次。他们发过去的信息,阿信寥寥几句回应。老罗还记得,阿信小时候贪玩摔掉了牙齿,最喜欢看的动画片是奥特曼。他把一张阿信咧嘴笑露出豁牙的照片设成了微信头像。十几年过去,这个曾经活泼热情的孩子让他感到陌生。老罗很想和孩子拉近距离,但不知如何做,“怕问多了他嫌烦。”

刘彦佑听了,劝他道:“小孩到青春期了,比较内向腼腆,很正常的。慢慢来。”听说老罗中秋要叫阿信来家里过节,刘彦佑笑着说:“你多请他几次,他要是不来,我去帮你请。”老罗听到这话也笑了。

走出老罗家,刘彦佑对记者说,小孩子在另一个家庭生活那么久,突然得知自己亲生父母另有其人,一时间都很难接受。孩子以后如何打算,也要靠父母和孩子沟通商量。“(失踪被拐儿童)找到时还是未成年人的,我们更希望他们能与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刘彦佑说。

找到失散孩子,并非故事终点

对于很多离散家庭来说,找到孩子并不是故事的终点。刘彦佑打拐多年,见过太多案例。他指导和参与的案件中,失散时间最长的达40年之久,当事人被找到时,其父亲身患高位截瘫正在医院里,生命垂危。也有人被找到后,难以接受真相,不愿意与亲生父母相认。

如何在不伤害孩子的前提下,让他们更好地接受真实身世,是刘彦佑一直思考的问题。2019年,经过多次DNA比对,刘彦佑找到了失散十多年的被拐儿童小风。小风被人贩子抱走时才1岁,被找到时却已即将成年。最重要的是,再过不久,小风就要参加高考。

为了不影响孩子高考,刘彦佑没有直接与小风接触。他找到学校、老师、村干部,多方面了解小风的生活习惯和性格状态,模拟见面的场景。刘彦佑说:“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叛逆期,他会非常难接受被拐的事实。”

在湖南农村,小风的亲生父母得知孩子已经找到,又是焦急又是期待。他们知道孩子就要高考,只能一遍遍地给刘彦佑发信息:“他过得好吗?”“个头是高还是矮?”“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刘彦佑总是大段大段地耐心回复,尽自己所能满足他们的愿望。

高考结束后,刘彦佑找到小风说明了他的身世。刘彦佑回忆说:“小风听完我说的话,有点懵了。” 为确保小风与父母相认的工作万无一失,刘彦佑还特意安排了一位心理老师为小风做心理疏导。小风很快接受了真相,几天后,失散十几年的家人终于见面,得以团圆。

事后,刘彦佑常常在朋友圈看到小风一家人的合影。每次,他都会顺手点个赞。

抓捕嫌疑人,是更惊险的挑战

在刑警支队之前,刘彦佑在特警支队、基层派出所都有过工作经历。为什么会来到打拐办?刘彦佑想了想说:“我没什么特长专长,可能组织就看上我工作认真负责这一点吧。”

不同于特警支队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基层派出所每天的走街串巷,打拐工作不仅要接触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也要坚持不懈地追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嫌疑人。这无疑是更惊险的挑战。

2015年,刚来到刑警支队的刘彦佑还是个“打拐新人”。他接到一项任务,去云南抓捕一名人贩子。

当地下了三天暴雨,刘彦佑也和同事们在嫌疑人家外面蹲守了三天三夜。“那里是泥石流高发地区。嫌疑人的家就在一个山脚下。”在蹲守点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块标志牌,提示着这里的泥石流风险。

第四天清晨,嫌疑人出现。刘彦佑已经做好了抓捕他的准备。但嫌疑人似乎意识到不妙,突然往房子后的山上跑去。刘彦佑立刻起身拔腿追了上去。刚刚结束的暴雨让山上的泥土潮湿松软,随时可能发生泥石流。刘彦佑根本顾不上这层危险,他冲在追捕队伍的最前面,追了两三百米后,抓住了嫌疑人。

事后,刘彦佑才隐隐感到后怕:“当时如果发生泥石流,我就和他(嫌疑人)一起被埋了。”

即使再难,也要找回更多被拐儿童

今年1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截至8月30日,全国共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3480名,其中时间跨度最长的61年,侦破拐卖儿童积案17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68名。

广州警方今年以来就已经找回了71名失踪被拐儿童。刘彦佑看着一个个家庭历经多年的痛苦后终于团圆,感到欣慰,也感到压力。

随着侦查技术水平不断提升,打拐成效越来越显著。近几年来,广州极少发生儿童拐卖案件,新发案件破案率已达到百分之百,且大部分都能在24小时之内找回被拐儿童。

刘彦佑说,目前的工作难点仍然是积案旧案的侦查,许多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案子,可用的信息太少,即使借助新技术、新手段,也仍然需要警方一遍遍翻阅案卷查找线索。

但看到越来越多的失踪被拐儿童被找到,刘彦佑觉得,即使再难,也要帮助那些在寻子路上苦苦坚持的父母,争取找回更多被拐儿童,了却他们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