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院对“小黄鸭”著作权之争作出终审判决 熟蛋返生已有美澳科学家研究?别混淆真伪 华南和西南等地有明显降水 北方多大风天气 患抑郁症孩子父母的无奈:没有什么疗法,是万能的 写种地、养猪、放羊的生活……农民在短视频平台上写诗 博士进中小学当教师,是人才浪费吗 用什么把你留住,青年“养老人” 为了农户不因冻害“受伤” 他花20年让枇杷春天开花 “五一”假期出行高峰即将来临,吴尊友:疫情防控千万不能松懈 菠萝和凤梨上市 你能分得清它们最大的区别吗? 多家语音社交软件涉嫌泄露用户隐私 对App“霸王病”不能放任不管 5G无人驾驶卡车 在内蒙古极寒矿区连续作业 多家在线教育机构下线学前教育课程 仍有机构开设 能否“放虎归山”?“追踪”进村伤人野生东北虎 北京物业服务覆盖率超九成 一杯奶茶是怎么制成的?按功能可细分为15个岗位 催生路漫漫 各国费苦心 幼小衔接靠报班能解决问题吗 别用重复性作业浪费孩子的“脑细胞” 限定作业时间,能不能真给孩子减负? 一个基层知识产权审判庭14年之变 起底鸡蛋返生作者:20余个头衔涉身份造假 禁止强制索权,为APP霸王条款标明红线 五一假期“补偿式旅游”集中爆发全行业能否经受住这样的大考? 熟蛋返生孵小鸡论文作者郭某:论文系朋友代写 “熟蛋返生”论文750元就能发,《写真地理》真在哪 大兴机场推出两条快线往返京广京深 谁在为“熟蛋返生”式伪科学站台 多地博物馆五一期间门票已预订一空 中俄界江黑龙江呼玛段371公里江面全线开江 “熟鸡蛋能孵鸡”,谁给它披上科学外衣? 检察机关推动成立国内首个紫砂矿价格认定专家库 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工人先锋号在京颁奖 花样年华社区:志愿服务赶大集  便民服务送到家 山西“80后”村支书的驻村路:用心做好每一件小事 人在景中骑 太原市滨河自行车道建成 西藏墨脱茶园飘香 茶农采摘春茶正忙 全面告别“拎马桶”,上海旧改跑出“加速度” “五一”假期川渝黔三地预计发送铁路旅客近千万人次 广东茂名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黄嘴白鹭 广东模拟演练超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防御战 吴春红终获国家赔偿314万余元 精神抚慰金提至120万元 广东侨乡台山万亩冬瓜迎丰收 亩产达八九吨 湖北首条地面观光缆车在恩施大峡谷启用 中俄界湖首届“映山红”赏花节吸引客商考察投资 浙江警方大数据研判抓获潜逃30年命案逃犯 青海冷湖赛什腾山天文活动气象条件观测预警研究项目启动 北京首次向外籍人员开放35项职业资格考试 辽宁将开展“护苗助老”违法广告专项整治行动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广东高院对“小黄鸭”著作权之争作出终审判决

2021-04-28 09:07:05来源:法治日报

广东高院对“小黄鸭”著作权之争作出终审判决

□ 本报记者章宁旦

□ 本报通讯员 潘玲娜 李艳

憨憨可爱的“小鸭子”来法院了。这一次,香港森科公司的“B.Duck”(小黄鸭)与一只叫“核桃小鸭”的黄色小鸭,因为著作权“闹”了起来。

近日,《法治日报》记者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德盈商贸(深圳)有限公司诉杭州硬核桃文化策划有限公司、深圳市高意美陈空间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上诉案二审判决已生效。法院经审理认为“核桃小鸭”与“B.Duck”不构成实质相近似,硬核桃公司不构成著作权侵权,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B.Duck”又称小黄鸭,是森科公司2005年创作完成,之后应用在不同的产品类别上,其形象受到包括中国、日本等地公众的广泛欢迎。德盈公司是森科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授权的作品许可使用人。“核桃小鸭”相关形象的权利人为禧冠公司。2017年7月,硬核桃公司在禧冠公司的基础上委托设计师创作出“核桃小鸭”。

2019年6月,硬核桃公司授权高意美陈公司在广东省茂名东汇城举办“核桃小鸭主题授权展”。德盈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硬核桃公司、高意美陈公司停止侵犯“B.Duck”美术作品著作权的行为并赔偿损失50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B.Duck”与“核桃小鸭”的正面、背面及侧面在视觉效果上存在明显差异,设计要素不同,设计理念也有较大差异,二者不是实质性相似的作品。硬核桃公司与高意美陈公司举办“核桃小鸭主题授权展”不构成侵权,德盈公司的赔偿请求无法律依据,判决驳回德盈公司的诉讼请求。

德盈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中,德盈公司提交了森科公司的设计师劳动合同等新证据,并请求法院责令硬核桃公司披露“核桃小鸭”创作人员的个人信息,以核实该创作人员是否为森科公司前员工。硬核桃公司提交了“核桃小鸭”的创作底稿等新证据。

广东高院二审查明,1948年林亮先生在香港制作并发行黄色小鸭塑胶玩具,1993年1月出版的《漫画动物2000例》上有各种鸭子漫画,2002年新加坡投入约12万只黄色橡皮鸭参加“游泳”比赛,2007年荷兰艺术家霍夫曼创作了“大黄鸭”,2010年11月“BDuck中国官方微博”上传了“B.Duck”的图片。

广东高院指出,将“核桃小鸭”与“B.Duck”进行比对发现,除作品使用的颜色相同之外,鸭子的五官、表情、动作、身型均完全不同。此外,“B.Duck”与“核桃小鸭”同获2018年7月的ADMEN国际大奖,大量网友认为两者均为原创。

广东高院认为,“核桃小鸭”创作于“B.Duck”发表之后,无论“核桃小鸭”的创作者是否为森科公司的前员工,其均有接触“B.Duck”的较大可能。法院无须再责令硬核桃公司提交“核桃小鸭”创作者的个人信息以核实其身份。经比对,“核桃小鸭”与“B.Duck”虽然均是以拟人化手法创作出的卡通小鸭形象,但创作手法属于思想范畴,任何人不得进行垄断。“B.Duck”是一本正经、憨态可掬、呆愣可爱的“小黄鸭”,而“核桃小鸭”是呆萌、青春、时尚、俏丽的“小黄鸭”。两者的创作者以不同的构图、色彩、线条等美术元素进行不同的艺术表达,并最终形成风格迥异的美术形象,给欣赏者以完全不同的审美感受。

广东高院同时认定,“核桃小鸭”与“B.Duck”相同之处是以黄色表示鸭子的身躯、以橙黄色表示鸭子的嘴与腿脚,相似之处是以类似的“水蜜桃”形状塑造头型;但上述相同或相似表达早在林亮先生创作的鸭子、新加坡橡皮鸭等在先作品中已经出现,并非“B.Duck”所独创。“核桃小鸭”与“B.Duck”不构成相同或实质相近似,不构成抄袭,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围绕著作权侵权判定的“接触+实质相近似”两项要件,定分止争。据该案审判长邓燕辉法官介绍,本案裁判围绕的是当事人诉请保护的著作权。对于权利人已发表的作品,无论是否前员工,通常均可推定“接触”要件成立。而“实质相近似”的判断,应以被诉侵权作品是否抄袭了原告独创性的表达为依据。跳槽员工在创作过程中采用与原“东家”作品相同的设计手法、设计理念等“创作思想”,并非认定两者作品“实质相近似”的考量因素。

“保护著作权就是鼓励创作,我们保护各种创新的表达。期待通过划清权利保护的边界,准确把握加强著作权保护与保障社会公众创作自由之间的平衡。鼓励产生更多的优秀作品和精神食粮,以促进文化繁荣和社会进步。”邓燕辉表示,硬核桃公司是否侵害“小黄鸭”品牌及以不正当手段模仿“小黄鸭”商业形象,引发的争议可另行通过商标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之诉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