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创未来”第二届宁夏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落幕 【夜话】让宽容成为透进你生命中的温暖阳光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开幕 宁夏组团参展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56万元 王小平父子受贿案一审宣判 全国残疾人岗位精英竞赛宁夏代表团获团结协作奖 银川“毒凉皮”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分别获刑 贺兰县“三味处方”巧解医患纠纷难题 宁夏加强餐饮环节“长江禁渔”监管 宁夏开展突发环境事件应急监测演练 吉林一男子做核酸检测时觉得“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 辽宁:五年内实现废弃农膜全回收 湖北宜都退捕渔民“新”生活:心有怀念 脚步向前 陕西省智慧黄河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在创世界之最的铁路桥上飞檐走壁!网友:当时我害怕极了 中缅边境云南德宏缴获毒鸦片70余公斤 事关家中一“宝”! 国家出手助力老人融入智慧社会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工程完工 劳动者之歌|案发现场的“听风者” 马岭关明长城佛造像失窃案嫌疑人在河北落网 社交平台开卖枪支 常州警方端掉网上“弹药库” 广东编制信息数据元规范解决基层“数据多头填报”问题 甘肃临夏构建全季旅游产品体系 2万余贫困人口“美丽”脱贫 究竟什么样的冷空气才能翻过南岭? 虚假申请8000余次!上海警方破获“机票病退”诈骗案 长白山下新“愚公”:一座山,三代人,60年 河北平乡农民舞狮队公益演出10年 只为传承文化 江西城镇贫困群众基本住房已保障64244户 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冬季版图覆盖超6成国土 冬天这些“神操作”你见过吗? 云南全力打通民族地区对外连接大通道 甘肃警方同“两卡”部门联合 不设时限深挖产业链至“清零” “我这个孩子还读什么书!”办学遭误解,他们坚持了28年…… 北京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 郑渊洁实名举报的特大盗版案今天宣判 11人获刑 假客服、假链接……网购退款骗局又出新花样 “嫦娥”小姐姐,你们的青春很美! 穷乡僻壤的华丽转身 宁夏上演移民搬迁“变形记” 这位同志,鞋底都掉了… 爱心帮扶终结硕果 圆梦女孩回馈社会 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 内蒙古呼和浩特“自曝家丑” 出台《九条措施》提升办事效率 甘肃嘉峪关高压焊工20载:50℃炉火炙烤前先“打草稿” 图个明白|直播带货的“智商税”,你交过多少?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天津滨海新区28日起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筛查 吉林一小学寒冬上演“武术间操”:少年功夫火爆校园 陕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甘肃进境粮食指定监管场地运营 首票业务顺利通关 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启动 涵盖30个专业类别 宁波“顺其自然”再捐款103万元 22年捐款达1258万元 吉林森林公安破获17年前命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冠脉支架降价超九成 医保局称不会影响支架质量

2020-11-07 09:06:10来源:新京报

冠脉支架降价超九成医保局称不影响质量

医保局称不会影响支架质量;数据显示此次集采预计节约109亿元;专家:降价主要在代理商环节

11月5日上午,天津市陈塘区科技商务区服务中心,不少医药企业代表、媒体记者挤在一间会议室门口,透过门缝听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不断有人感慨,“太可怕了。”

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国家医保局组织的首次冠脉支架(注:冠状动脉支架,是心脏介入手术中常用的医疗器械,俗称“心脏支架”)全国集采。从医疗器械企业提交报价,到价格最低的10个产品名单出炉,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里,冠脉支架从均价1.3万元左右,直接跳水到均价700元左右。价格公示后,被网友称为史无前例的“双十一巨惠”。

根据医保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按意向采购量计算,此次集采预计节约109亿元。对于降价是否会影响产品质量的疑虑,多位受访专家表示,降价主要是降在中间代理商环节,支架本身成本并不高,即便大幅降价,生产商仍有利润。

最低申报价469元 医保局称“超出预期”

11月5日上午8时多,服务中心3楼的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企业代表,准备排队进会场提交申报材料。来自11家企业的26个冠脉支架产品将共同竞争10个名额。

按照此前公布的《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文件》(下称采购文件),产品中标的规则非常简单,产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方可入围:申报价≤最低产品申报价1.8倍的;申报价>最低产品申报价1.8倍,但低于2850元的。“就是比谁价格低。”一位参与集采的企业代表总结。

9点,参与集采的企业代表开始进场。10点,申报材料递交截止,会场内开始公布申报信息。未能进场的企业代表透过门缝,听着会场内扬声器传出的声音。每当听到有企业报价低于800元时,场外都会出现一小波感叹。

听到场内有500多元的报价时,“完了,完了”,一个企业代表摇摇头。

11月5日下午,国家组织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发布拟中选结果,涉及8家企业的10种产品。国家医疗保障局提供的资料显示,经过本次集采,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

现场获得的信息显示,所有拟中选产品的申报价格均低于800元,其中半数产品申报价格低于700元,最低价仅为469元。这一报价也得到现场受邀专家的确认。

报价仅为469元的产品为山东吉威医疗制品有限公司的药物涂层支架系统(雷帕霉素)。该产品在此前的意向采购量中占比约9%,在26个参选产品中位列前4。

目前,合金支架市场上份额占比较大的,包括中国企业微创医疗、乐普医疗、吉威医疗,以及外资企业美敦力、波士顿科技。这些厂商此次均有产品进入拟中选名单。

“本来以为会有一半产品在800元以下,没想到都在800元以下。”长期关注价格招采的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副研究员蒋昌松直言,此前没想到价格会这么低。

“坦白来讲,今天集采结果超过我们预期,原来预期大概会到五六百元,没想到能到400多”。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在集采后的沟通会上这样说。

支架集采因其需求大 价低不代表质量差

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发布《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确要求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等原则探索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

冠脉支架成为高值医用耗材改革“第一枪”的重要原因是需求大。据国家医保局统计,中国医用耗材市场规模3200亿元,其中高值医用耗材1500亿元。而冠脉支架的总费用就达150亿元左右,占到全国高值医用耗材总费用的十分之一。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及心脏中心主任霍勇表示,在国内的冠脉支架介入治疗过程中,包括冠脉支架在内的医疗耗材的费用占到治疗费用总额的七成以上。

除市场需求大,产品成熟也是冠脉支架适于集采的原因之一。“冠脉支架属于相对标准化的医用耗材,各医院所需要的冠脉支架差异化不大,更方便集中采购。”一家医药平台创始人李天泉11月4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此次国家冠脉支架集采前,江苏、山西等地已经率先进行了集采试点,中选产品平均价格降幅均超过50%。

企业之所以愿意拿出如此低价,用天津市医保局副局长张铁军的话说,这是“市场的力量”。据联合采购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此次冠脉支架集采的首年意向采购量达到107万个,占2019年各种材质冠脉支架采购量的65%。

如此高比例的市场份额是任何一家医药企业都无法忽视的“蛋糕”。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国家主动集中采购的核心是带量采购机制,以合同的方式来明确药品采购的数量以确保使用,相当于供需直接见面,把中间所有销售费用节省下来,这是降价幅度大的主要原因。

此次降价力度之大,网上也有疑虑声音出现,担心低价会影响支架的质量。

对此,钟东波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解释,降价主要是降在中间环节,生产商仍有盈利,不存在降低成本来弥补利润的动机。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胡大一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实际上支架成本是很低的,部分支架成本甚至只有两三百元,此前价格虚高是由于中间存在着许多代理商。”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业内人士称,企业在本次集采中的定价策略是在成本的基础上加上一个可以接受的利润,“它(指医药企业)又不能亏。”

钟东波说,此次集采中选的冠脉支架都是已经在全国各地进行使用的,集采入选后,也还是同样的厂家、产品、生产线,质量有保障。“我们怕什么?怕采到一些便宜的、但不符合主流产品。”钟东波坦言,但采购结果显示,重点产品的范围非常理想。

“产品中选量和医疗机构需求量的配合度达到73%。”全程参与招采的天津市医保局副局长张铁军说,这可以说明,中选支架产品质量都是经过市场检验的,也体现出此次集采充分尊重了医疗机构的使用习惯和患者的习惯。

对于中选产品的质量,有关部门也将加强监管。张铁军表示,冠脉支架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要接受严格的监管,遵循相关的质量标准和要求,“监管的力度只会比过去加强,不会减弱”。

患者、医保资金受益 企业挑战与机遇并存

冠脉支架大幅降价,首先受益的就是患者。医保局提供的材料显示,全国患者预计将于2021年1月用上国家集采降价后的中选产品。钟东波表示,此举有利于释放患者使用需求,让因为贵而用不上支架的患者用得上。

医保资金也将得到节约。据此前作为试点的山西省测算,集采后一年可节约冠脉支架采购使用费用2亿元左右。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在此次集采中,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

钟东波也提到,高值耗材集采对医院和企业也有益处。对医院,集采可以为医生创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环境。对医药企业的益处则体现在减少销售成本,利于行业高质量发展等方面。“原来的行业生态是基于回扣、带金销售这些不体现产品本身品质的点,现在要让生态完全基于品质、创新等。”

但也有医药企业担忧,集采的大幅降价将给企业带来冲击。一位医疗耗材企业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由于此次采购已经占据了超过6成的市场份额,一家企业如果没能在主营产品的集采中成功中选,就会遭遇市场份额被挤占,可能面临生存困境。

同时,冠脉支架集采或许也将为一些企业提供新的机遇。在集采现场,不少来寻找新合作机会的医疗器械物流企业工作人员表示,随着集采范围的扩大,代理商和经销商的利润将被压缩,物流企业或许可以替代部分代理商的工作,直接对接器械生产企业和医疗机构。

而到了医生环节,在一些医生看来,支架降价对患者是好事,但“医生也可以推荐不在医保系统里,价格更高的支架,还是无法根治这一问题。”胡大一说,“根本上还是要规范医疗行为,守住医生的良心。”

霍勇也表示,接下来的医疗体系改革中,不仅要理顺高值医用耗材或者药品价格体系,也要理顺医疗体系中中间服务的价值,比如医生的劳务或技术价值。“降低耗材或药品的价格,更多地体现出知识的价值和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

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马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