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创未来”第二届宁夏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落幕 【夜话】让宽容成为透进你生命中的温暖阳光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开幕 宁夏组团参展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56万元 王小平父子受贿案一审宣判 全国残疾人岗位精英竞赛宁夏代表团获团结协作奖 银川“毒凉皮”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分别获刑 贺兰县“三味处方”巧解医患纠纷难题 宁夏加强餐饮环节“长江禁渔”监管 宁夏开展突发环境事件应急监测演练 吉林一男子做核酸检测时觉得“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 辽宁:五年内实现废弃农膜全回收 湖北宜都退捕渔民“新”生活:心有怀念 脚步向前 陕西省智慧黄河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在创世界之最的铁路桥上飞檐走壁!网友:当时我害怕极了 中缅边境云南德宏缴获毒鸦片70余公斤 事关家中一“宝”! 国家出手助力老人融入智慧社会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工程完工 劳动者之歌|案发现场的“听风者” 马岭关明长城佛造像失窃案嫌疑人在河北落网 社交平台开卖枪支 常州警方端掉网上“弹药库” 广东编制信息数据元规范解决基层“数据多头填报”问题 甘肃临夏构建全季旅游产品体系 2万余贫困人口“美丽”脱贫 究竟什么样的冷空气才能翻过南岭? 虚假申请8000余次!上海警方破获“机票病退”诈骗案 长白山下新“愚公”:一座山,三代人,60年 河北平乡农民舞狮队公益演出10年 只为传承文化 江西城镇贫困群众基本住房已保障64244户 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冬季版图覆盖超6成国土 冬天这些“神操作”你见过吗? 云南全力打通民族地区对外连接大通道 甘肃警方同“两卡”部门联合 不设时限深挖产业链至“清零” “我这个孩子还读什么书!”办学遭误解,他们坚持了28年…… 北京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 郑渊洁实名举报的特大盗版案今天宣判 11人获刑 假客服、假链接……网购退款骗局又出新花样 “嫦娥”小姐姐,你们的青春很美! 穷乡僻壤的华丽转身 宁夏上演移民搬迁“变形记” 这位同志,鞋底都掉了… 爱心帮扶终结硕果 圆梦女孩回馈社会 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 内蒙古呼和浩特“自曝家丑” 出台《九条措施》提升办事效率 甘肃嘉峪关高压焊工20载:50℃炉火炙烤前先“打草稿” 图个明白|直播带货的“智商税”,你交过多少?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天津滨海新区28日起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筛查 吉林一小学寒冬上演“武术间操”:少年功夫火爆校园 陕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甘肃进境粮食指定监管场地运营 首票业务顺利通关 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启动 涵盖30个专业类别 宁波“顺其自然”再捐款103万元 22年捐款达1258万元 吉林森林公安破获17年前命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女子不孕被打死”仅是虐待吗?被告人量刑值得推敲

2020-11-20 09:03:27来源:中国青年报

“女子不孕被打死”仅仅是虐待吗

一个22岁的姑娘死了。导致她死亡的原因,不是疾病或意外事故,而是她的公婆和丈夫虐待。因为无法怀孕等原因,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出嫁后,遭到夫家“打、冻、饿、禁闭”等“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摧残”,持续时间达半年,2019年1月31日终被虐打致死。

一审的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认定,“方某洋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以虐待罪判张某林(方某洋公公)有期徒刑三年,刘某英(方某洋婆婆)有期徒刑两年两个月,张某(方某洋丈夫)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这一判决被曝光后,在社会上引发争议。11月17日晚间,禹城市人民法院通报有关情况,称将严格依法公正重审此案。

刑法里的虐待罪针对的是虐待家庭成员恶行,如果这起案件被认定为家庭虐待犯罪,那么,就算是出现了方某洋被虐待致死的严重后果,顶格量刑也不会超过7年有期徒刑。翻看一审判决,张某林、刘某英的刑期,都在两年以上,似乎也在合理量刑区间范围内,并没有什么不妥。

根据当地司法机关查明的事实,因被害人方某洋身体及与方某洋娘家人矛盾纠纷原因,自2018年7月以来,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多次对方某洋实施饿肚子、用木棍抽打方某洋身体,冬天在屋外罚站等虐待行为,导致被害人“营养不良”,据家人说“出嫁时有160多斤,去世时只有60多斤”,仅就上述“恶劣情节”看,有关被告人确有虐待犯罪之嫌。

但是,被害人方某洋之死,除了长期被虐待,更直接的原因,还是有关被告人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某洋,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就这一行为看,被告人还涉嫌故意伤害犯罪。根据刑法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就本案来说,如果故意伤害罪成立,有关被告人的起刑点至少在十年以上。如果虐待罪和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量刑只会更高。

或许,被告人一方会辩解,自己不过是发泄内心不满,根本就没有故意伤害被害人,致其重伤或死亡的目的。的确,虐待犯罪与故意伤害犯罪的区别,主要是主观目的不同,但这并不是一面之词就可以定夺的,而是要看犯罪后果,看具体情节。如果仅仅是轻微打骂,如果没有肆无忌惮的主观恶性,能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吗?

不仅如此,对于被害人公婆的“从轻处罚”,对于被害人丈夫张某的“缓刑”,都有值得“推敲”之处。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只是酌定情节,并非法定情节,恶行如此更不能左右量刑。至于自愿预交赔偿金人民币5万元,也是依法赎罪的应有之义。虽然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可以宣告缓刑的范围,但还必须同时满足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等四个条件。就此案来说,张某对妻子实施虐待行为,很难说“犯罪情节较轻”,无“再犯危险”,决定缓刑确有不妥。

司法公正容不得丝毫瑕疵。根据法律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受上级法院裁定重审此案,希望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给人们期盼的正义。

刘婷婷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0年11月20日 0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