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创未来”第二届宁夏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落幕 【夜话】让宽容成为透进你生命中的温暖阳光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开幕 宁夏组团参展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56万元 王小平父子受贿案一审宣判 全国残疾人岗位精英竞赛宁夏代表团获团结协作奖 银川“毒凉皮”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分别获刑 贺兰县“三味处方”巧解医患纠纷难题 宁夏加强餐饮环节“长江禁渔”监管 宁夏开展突发环境事件应急监测演练 吉林一男子做核酸检测时觉得“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 辽宁:五年内实现废弃农膜全回收 湖北宜都退捕渔民“新”生活:心有怀念 脚步向前 陕西省智慧黄河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在创世界之最的铁路桥上飞檐走壁!网友:当时我害怕极了 中缅边境云南德宏缴获毒鸦片70余公斤 事关家中一“宝”! 国家出手助力老人融入智慧社会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工程完工 劳动者之歌|案发现场的“听风者” 马岭关明长城佛造像失窃案嫌疑人在河北落网 社交平台开卖枪支 常州警方端掉网上“弹药库” 广东编制信息数据元规范解决基层“数据多头填报”问题 甘肃临夏构建全季旅游产品体系 2万余贫困人口“美丽”脱贫 究竟什么样的冷空气才能翻过南岭? 虚假申请8000余次!上海警方破获“机票病退”诈骗案 长白山下新“愚公”:一座山,三代人,60年 河北平乡农民舞狮队公益演出10年 只为传承文化 江西城镇贫困群众基本住房已保障64244户 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冬季版图覆盖超6成国土 冬天这些“神操作”你见过吗? 云南全力打通民族地区对外连接大通道 甘肃警方同“两卡”部门联合 不设时限深挖产业链至“清零” “我这个孩子还读什么书!”办学遭误解,他们坚持了28年…… 北京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 郑渊洁实名举报的特大盗版案今天宣判 11人获刑 假客服、假链接……网购退款骗局又出新花样 “嫦娥”小姐姐,你们的青春很美! 穷乡僻壤的华丽转身 宁夏上演移民搬迁“变形记” 这位同志,鞋底都掉了… 爱心帮扶终结硕果 圆梦女孩回馈社会 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 内蒙古呼和浩特“自曝家丑” 出台《九条措施》提升办事效率 甘肃嘉峪关高压焊工20载:50℃炉火炙烤前先“打草稿” 图个明白|直播带货的“智商税”,你交过多少?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天津滨海新区28日起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筛查 吉林一小学寒冬上演“武术间操”:少年功夫火爆校园 陕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甘肃进境粮食指定监管场地运营 首票业务顺利通关 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启动 涵盖30个专业类别 宁波“顺其自然”再捐款103万元 22年捐款达1258万元 吉林森林公安破获17年前命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未成年人主播成父母赚钱工具 主播“娃娃兵”该管管了

2020-11-20 11:03:24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银川11月20日电 题:主播“娃娃兵”该管管了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许晋豫、袁慧晶、白佳丽、吴文诩

3岁“吃播”佩琪被父母喂到70斤、6岁小男孩望望在父亲规划下练习蒙眼走钢丝……近段时间,“另类”未成年人主播屡被曝光,引发舆论热议。

近日,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提出,“直播营销人员或者直播间运营者为自然人的,应当年满十六周岁。”受访专家认为,征求意见稿为保护未成年人主播提供了法律遵循,同时,保障未成年人主播的合法权益,还需要家长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以及学校、平台、政府相关部门等的共同努力。

直播、短视频上的“娃娃兵”

近年来,直播、短视频平台上的未成年人主播日渐增多,他们通过卖萌、表演段子、晒绝技等吸引眼球,部分未成年人主播甚至成为父母的赚钱工具。

除了“被网红”的佩琪、望望,部分未成年人主动选择当“网红”。如某短视频平台上,靠各类搞笑段子吸粉55万的某主播为一名12岁的男孩,其家人表示,所有短视频都由孩子自拍自剪,只要他能按时完成作业,家里并不过多干预。天津市安定医院儿童青少年心理科心理咨询师曹慧说,孩子们的偶像正在从歌星、明星,转变为游戏主播、“网红”等。一些少年儿童甚至将此作为自己的职业规划。

记者还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童模的身影。如某童模的短视频账号,粉丝超过187万,账号签名所附微信号为“某某某妈妈”,微信“个性签名”为“某某某—男童模”。截至目前,该账号发布的短视频达210多条。

未成年人主播“千方百计”博取眼球,一些法律界人士对此表示担忧。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李佳泽律师认为,短视频和直播属于新鲜事物,相关法律规范还不够健全,加上直播有很强的示范性,一旦社会对小佩琪等“表演”出格的未成年人主播“见怪不怪”,可能引发更大范围未成年人保护失范。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显得非常必要和及时。

争当“网红”背后的生意经

部分家长想方设法让孩子成为“网红”,背后大都是经济利益的驱使。大致来看,目前做主播盈利的主要模式为带货、商业合作、粉丝“刷礼物”等,前提都是要有足够的人气,因此难免带来过度“开发”的问题。

——带货。不少未成年人主播的账号都会通过“商品橱窗”等带货,部分账户还会标明“橱窗里有同款衣服”。同时,部分未成年人主播起到“引流”的作用,一些短视频账号中还附有带货的微信账号,比如销售牙膏、茶叶等商品,还建有团购群。

——商务合作。部分未成年人主播的账号附带有商务合作的联系方式,而想要添加商务合作微信号审核较为严格,一些账号还要求对方提供公司名称,否则不予通过。商务合作可分为线上和线下,线上合作主要为广告植入、带货等,而线下则是做童模、演出等。如学妈妈皱眉而蹿红的某4岁小“网红”拥有140多万粉丝,近期,小女孩还参加了某档综艺节目。

——粉丝“刷礼物”。未成年人主播主要以发布短视频为主,但直播时粉丝刷礼物也能给他们带来收入。此外,短视频账号粉丝达到一定量,账号便可交易,记者看到,部分主播在朋友圈出售拥有一定数量粉丝的短视频账号。

多方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专家表示,未成年人主播被过度“开发”,不仅违背未成年人成长发育规律,长此以往,孩子或对父母产生怨恨,在矛盾的心态中成长;过度曝光孩子生活,会使其过度依赖别人的关注和点赞,阻碍其融入现实生活。而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首先,家长应该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不能为了名利,让孩子过早曝光、被迫表演,甚至为此损害儿童的身心健康。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煜等人认为,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要加强监管,对相关拍摄时间、场所、内容等做出明确规定,严禁强迫或暴力对待儿童,严防发生针对儿童的不良经济行为,切实维护儿童合法权益。

其次,发挥学校的力量。曹慧等人建议,学校及老师应该及时认识到短视频、直播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并正确引导未成年人如何赢得关注和获得友谊。

再次,加大平台对未成年人参与直播的审核力度,并明确监管责任。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认为,未成年人参与直播,平台有义务进行相应审核,对于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账号应采取封号措施。如果平台对明显违反儿童保护原则的行为听之任之,应严肃追究其责任。

最后,政府执法部门应承担起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职责。李佳泽等人认为,除了加强行业立法和监管,文化主管部门、未成年人保护机构乃至公安机关应及时介入,不给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直播行为留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