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创未来”第二届宁夏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落幕 【夜话】让宽容成为透进你生命中的温暖阳光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开幕 宁夏组团参展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56万元 王小平父子受贿案一审宣判 全国残疾人岗位精英竞赛宁夏代表团获团结协作奖 银川“毒凉皮”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分别获刑 贺兰县“三味处方”巧解医患纠纷难题 宁夏加强餐饮环节“长江禁渔”监管 宁夏开展突发环境事件应急监测演练 吉林一男子做核酸检测时觉得“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 辽宁:五年内实现废弃农膜全回收 湖北宜都退捕渔民“新”生活:心有怀念 脚步向前 陕西省智慧黄河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在创世界之最的铁路桥上飞檐走壁!网友:当时我害怕极了 中缅边境云南德宏缴获毒鸦片70余公斤 事关家中一“宝”! 国家出手助力老人融入智慧社会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工程完工 劳动者之歌|案发现场的“听风者” 马岭关明长城佛造像失窃案嫌疑人在河北落网 社交平台开卖枪支 常州警方端掉网上“弹药库” 广东编制信息数据元规范解决基层“数据多头填报”问题 甘肃临夏构建全季旅游产品体系 2万余贫困人口“美丽”脱贫 究竟什么样的冷空气才能翻过南岭? 虚假申请8000余次!上海警方破获“机票病退”诈骗案 长白山下新“愚公”:一座山,三代人,60年 河北平乡农民舞狮队公益演出10年 只为传承文化 江西城镇贫困群众基本住房已保障64244户 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冬季版图覆盖超6成国土 冬天这些“神操作”你见过吗? 云南全力打通民族地区对外连接大通道 甘肃警方同“两卡”部门联合 不设时限深挖产业链至“清零” “我这个孩子还读什么书!”办学遭误解,他们坚持了28年…… 北京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 郑渊洁实名举报的特大盗版案今天宣判 11人获刑 假客服、假链接……网购退款骗局又出新花样 “嫦娥”小姐姐,你们的青春很美! 穷乡僻壤的华丽转身 宁夏上演移民搬迁“变形记” 这位同志,鞋底都掉了… 爱心帮扶终结硕果 圆梦女孩回馈社会 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 内蒙古呼和浩特“自曝家丑” 出台《九条措施》提升办事效率 甘肃嘉峪关高压焊工20载:50℃炉火炙烤前先“打草稿” 图个明白|直播带货的“智商税”,你交过多少?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天津滨海新区28日起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筛查 吉林一小学寒冬上演“武术间操”:少年功夫火爆校园 陕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甘肃进境粮食指定监管场地运营 首票业务顺利通关 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启动 涵盖30个专业类别 宁波“顺其自然”再捐款103万元 22年捐款达1258万元 吉林森林公安破获17年前命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2020-11-27 17:04:11来源:中国新闻网

(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中新网曲靖11月27日电 题: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作者 缪超

今年夏天,最后302户随迁户走出莽莽乌蒙山,搬迁至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至此,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成功破解超过十万人“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世纪性的难题。

近日,中新网记者探访会泽县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见证一段十万“贫困人口”搬出苦寒乌蒙山历史,探究能让十万贫民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会泽“方案”。

图为会泽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内,老人们聚在广场上聊天,身后是他们的新家。 缪超 摄图为会泽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内,老人们聚在广场上聊天,身后是他们的新家。 缪超 摄

乌蒙山上“刨”生活

历史上,会泽曾因铜矿开采铸币,商贾云集,祠堂、会馆、庙宇多达上百处。清末,铜矿枯竭,国家动荡,经济凋敝,匪患猖獗,不少人被迫钻进乌蒙山中躲避乱世。

如今住进县城安置点的51岁贫困户张必聪说,他的祖辈曾在会泽城边经商,生活尚可。但百年前,一时匪患横行,爷爷便当卖家产,带着一家人上了老鹰岩。

老鹰岩是乌蒙山一块突出的三角岩壁,背靠大山,两侧是悬崖,因老鹰在此筑巢繁衍而得名。“村里老鹰多,小孩衣服、小鸡经常被叼走。”张必聪和20户人家住在老鹰岩上,被称为“人占鹰巢”。

岩上土地“薄”,仅能种出玉米和土豆。加之干旱缺水、靠天吃饭、土里刨食,贫困像日出日落一样恒定。“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张必聪说,“他们过年回家仅在岩上待一天,我儿子宁愿在县城借住几天,也不愿回家住。”

65岁的高天寿与张必聪前后搬进县城易地扶贫安置点。一年前,他住在与老鹰岩隔着两座山梁的松山村,“村庄西边就是悬崖,崖边的土地每年在垮塌流失,村庄离悬崖越来越近。”

高天寿前半生搬过三次家:1978年结婚分家,搬入废弃破屋;1981年自建石板房,终于住进自己的房屋;1996年村庄西边悬崖大面积塌方,导致一名村民死亡,他又和村庄一道向上搬至一个斜坡上。

村子处在泥石流滑坡点上,被灾难追着跑,花甲之年的高天寿无心再搬,“要钱没钱,要力没力”。

图为会泽现代化农业产业扶贫基地内,贫困户成为了产业工人。 缪超 摄图为会泽现代化农业产业扶贫基地内,贫困户成为了产业工人。 缪超 摄

十万人下山“脱”苦寒

鸟瞰乌蒙山,万壑千岩、壁立千仞。会泽就处在滇东北乌蒙山主峰地段,位于小江断裂带,境内山高坡陡谷深,沟壑纵横,山区面积占比高达95.7%。

这里集深山、石山、冷凉、干热河谷、泥石流滑坡地区为一体,滑坡、崩塌、滚石以及泥石流等次生灾害易发频发,多数贫困村落自然条件较为恶劣,生态环境敏感脆弱。

脱贫攻坚中,易地扶贫搬迁成了会泽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头戏和硬骨头。

会泽县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蒋全松说,会泽县对“搬到哪里去、搬迁后干什么、搬迁后收入哪里来”进行统筹谋划思考,广泛听取民意,提出实施方案。最终,会泽结合本地城镇化率(39.5%)实际,作出“引导10万人进城”、在县城西部“再建一座新城市”的部署,以易地搬迁助推城市化、以城市化发展支撑脱贫攻坚。

具体方案以县城安置区为重点、统筹乡镇安置点,总投资约150亿元、一次性规划10平方公里新城建设项目,其中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分三期建设,净用地1902亩,总建筑面积236万平方米,总投资83.6亿元,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建设竣工,2020年完成搬迁入住。

今年6月,随着最后一批302户随迁户集中搬到县城安置点钟屏街道办事处红石岩社区的楼房前,通过抽签方式抽取自家的新房。至此,会泽涉及十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宣告完成。

张必聪一家三口搬入县城居住后,29岁的儿子回家了。而且,很快找到媳妇,“我和老伴为他办完婚事,操着多年的心算是放下了”。

高天寿回忆,一家从松山村搬至县城时,地里红薯还没挖完,他和儿子又回了一趟老家,“松山村靠天吃饭,雨水多的年份,红薯长得好,可也会发生滑坡”。父子俩卖完红薯回到县城新家,高天寿转到阳台上往下看,顿时心生安全感。

图为会泽县城易地扶贫搬迁点一所小学内摆放着的学生画作。 缪超 摄图为会泽县城易地扶贫搬迁点一所小学内摆放着的学生画作。 缪超 摄

促就业拓产业“育”未来

离开大山,住进县城,搬迁户有着同样的担忧:什么东西都得花钱买,没工作就没收入。

为确保搬迁贫困户稳定下来,会泽全力组织劳动力外出转移就业,积极引进企业开设扶贫车间,确保有劳动能力的搬迁户户均1人以上就业。

当地还运用扶贫资金,设立会泽县道成扶贫开发有限公司,打造一个6000亩的现代化农业产业扶贫基地,依靠科技种植黄瓜、番茄、生菜、草莓等果蔬,基地里的产业工人,70%来自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至于扶贫基地实现的盈利,绝大部分用于支撑安置点近千个公益岗位工资发放,公益岗位包括保安、环卫、消防、绿化等,主要满足中老年人就近务工需求。

如今,张必聪找到一份保安工作,妻子在小区内做保洁员,两人月收入共4000元,儿子在外地做装修工,月收入也有4000元。

高天寿年迈,政府安排他在安置点的扶贫车间内剥核桃,每天有80元收入,他儿子去了产业扶贫基地,每天收入100元。

在搬迁过程中,会泽县把教育有保障放在重中之重,共投资6.36亿元新建4所幼儿园、4所小学、2所初中,改扩建1所小学、3所中学,新建校舍面积达14.79万平方米,新增学位16302个,能够完全满足全县15705名易地扶贫搬迁家庭学生的就学需求。

记者走进会泽县中国中铁第三幼儿园,穿过蓝绿相间的宽敞过道,来到设备设施齐全的教室,花朵样式的灯光温馨且不扎眼,墙上绘制的童趣图案让人满心温暖,很难想象,这是一所易地扶贫搬迁点的幼儿园。

教室里,5岁的赵晨晨在老师的指导下,用手中的蜡笔画出了她心目当中的小康生活——有高楼、绿树、鲜花,还有她最喜欢的幼儿园的图书室。

“你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把所有的烦恼所有的忧愁统统都吹散……”伴随着阵阵欢快的音乐声,隔壁的舞蹈教室里,一群孩子正穿着舞蹈鞋翩翩起舞,他们脸上的笑容就如同歌词里唱的一样像花儿一样灿烂。

十万人搬出大山何以住得稳能致富过得甜?会泽给出了它的“方案”:近期靠就业、中期靠产业、远期靠教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