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潮玩之路:兴趣之外还有意外亲子收获 满洲里强化公路、铁路口岸管控 闽西客家小城的“洋媳妇”奇娜:在中国每天都很开心 四川蓬安:万亩蔬菜基地“卡尺种菜”产品走俏海外 西藏大昭寺举行传统“仙女节” 多地清退共享电动自行车引争议 公益律师提起合法性审查申请 福州15人深山被困 探路者坠崖终获救 宁夏实现中小学法治副校长和辅导员全覆盖 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荷日恒村:搬出黑土滩 拥抱好生活 新疆白杨河近千只候鸟“集结”(图) “鸟界流氓“喜鹊挑衅毛脚鵟不慎成为口中食 【法眼】分期付款,逾期未支付或违约,东西归买家还是商家? 意甲综合:米兰力克“紫百合” 那不勒斯大胜“红狼” 英超综合:曼联惊险逆转 阿森纳主场落败 下月起,宁夏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每月发放情况有短信通知啦! 普法教育守护我区青少年健康成长 宁夏1779所中小学校受众85万余人 江苏宜兴生态“觉醒” 绘就美好生活新画卷 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3·21” 特大爆炸事故案一审宣判 河南漯河一“黑村霸”称霸一方 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重庆一韩籍员工从成都出境后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 成都相关人员均为阴性 广东肇庆:贫困村“卖空气”融资兴业奔小康 人工智能助推教育教学迈向“现代化” 从“打工人”到“尾款人”:年轻人的购物狂欢到底在买什么 工程车夜间偷倒渣土 多部门已介入调查 29000多名电力用户销户后没有退钱,银川供电公司喊你来“领钱”!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绣”出美丽乡村图景 【中国的脱贫智慧】红寺堡区弘德村:村民变股民 抱团养牛闯出致富路 四位艾滋病感染者的抗艾生活 洗一件羽绒服收费40元,算暴利吗 冬天把水果加热给娃吃到底好不好 宁夏:移民村的小康路 “一链一网一窗”激活致富链 湖南消费扶贫打开致富门 “理塘”热度猛增620% !“甜野男孩”丁真聊走红 售楼处看个房就被抓拍,人脸识别滥用又多一例 新疆各界援疆人员共话援疆精神 零下4℃洒水车工作致路面变“溜冰场” 当地回应 色彩绚丽、景观独特 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趟柴达木盆地 警方:锦江学院2死者系男女朋友关系 男子杀人后跳楼 “十三五”期间江苏近400万群众“出棚进楼” 内蒙古满洲里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3例 无症状感染者3例 “追捕”艾滋病毒, 五十年探寻“隐秘的角落” 受大雾影响 河南等4省境内25条高速27个路段道路封闭 沈阳:在职中小学教师参与或组织“拉班补课”,开除! 宁夏考区2020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收官 银川西夏区盈北家园“宁风馆”扣动市民温暖心弦 景德镇柴窑艺人张华军:柴窑火爆源于文化自信 川渝陕14个区县携手成立大巴山·大三峡文旅发展联盟 广荣村:让村民成为“法律明白人” 智能时代,老年人需要“人工专席” 在马耳他品味多元文化(国家人文地理)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中年人的潮玩之路:兴趣之外还有意外亲子收获

2020-11-30 15:04:07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1月30日电 (记者 应妮)为什么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中年人迷上潮玩?在自身兴趣之外,答案或许是因为能拉近亲子关系。

“这些东西做得确实挺好看的,我自己非常喜欢,但我朋友都说这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该玩的东西。”身为父亲的祁山今年47岁。事实上,他的遭遇并非孤例,很多买潮玩的成年人都遭到过这样的质疑,因为潮玩的载体依然是玩具,而在大众固有的认知里,玩具是孩子的专属。

实际上,社会关于“玩具到底是给谁玩的”讨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没停止过,直到好莱坞动画大片《玩具总动员》的横空出世,大众对“玩具”的意义有了更深层思考,成功摆脱了“玩具只属于孩子”这一刻板印象。而潮玩本身作为波普艺术影响下产生的艺术衍生品,自产生之初便更侧重指向成年群体。

徐阿姨的部分收藏 应妮 摄徐阿姨的部分收藏 应妮 摄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彭华茂教授认为,潮玩作为一种新的兴趣爱好,得到各年龄层的人的关注和喜爱非常正常,人的兴趣可以随时随地都产生和培养,这与年龄大小并无关系。

从选盲盒到拆盲盒的整个过程,对于个体而言,充满了很多个可能发生“闪光灯记忆”的时刻。她形容“就像是黑暗的房间里灯突然闪了一下,这个点特别高光,这时候形成的记忆细节生动且保持时间很长,对个体的意义非常大,记忆肯定也非常深刻。”

盲抽的玩法充满了不确定性,能够放大和加深玩家的情绪体验,购买商品更像是购买情绪体验,累积到见到实物的那一刻,所有的期待、紧张一下子释放出来。见到实物以后,个体很可能开始新的情绪体验,抽到雷款、期待款、热款、隐藏款,或是受到周围人的关注等等,又将对应着不同的心理变化,这些都有可能在个体层面形成深刻记忆。虽然形成“闪光灯记忆”的点不同,但这样的消费体验之于顾客,都将是一段深刻的记忆。彭华茂从心理学角度解读盲盒的购买心态。

中年群体玩潮玩更倾向于与子女分享其中的乐趣。在代际之间,潮玩还承担了一定的沟通功能,满足了跨年龄的社交需求。显然这对于他们来讲,更具有特殊意义。

53岁的徐阿姨两年前被女儿带着喜欢上潮玩。她坦言,自己很少和同龄人谈潮玩,只有和女儿聊天时才说起和潮玩有关的话题,“我们逛街的日常就是到泡泡玛特去买盲盒,当场拆的时候如果碰到自己最期待的IP会又笑又跳,还被女儿打趣是个老小孩。(这样一来)和我女儿更有得聊,感觉自己也更年轻一些。”

祁山则将潮玩看作维系亲子关系的重要工具,两人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愈发亲近起来。“我女儿性格比较内向,没有玩盲盒之前,我们父女很少交流,女儿基本就不跟我说话,有事就跟她妈妈说。玩盲盒以后,和我说话多了,我俩最起码有一个话题,然后谈别的话题也好谈。”

彭华茂教授解读,无论在什么样的关系中,双方共同完成的事情越多,拥有的共同经历也就越多,关系就越亲密。当父母在孩子的带动下,也开始玩潮玩,俩人再度有了共同的话题和共同的经历,而且父母扮演的是一个好朋友或者玩伴的身份,因此双方的关系又开始连接紧密,愈加亲近。兴趣爱好和亲子关系之间从而形成了一个良性互动。

事实上,有了成年人的参与,购买盲盒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更加理性。据徐阿姨介绍,自己和女儿一般一周买一次,彼此约定好购买频率,还能形成互补;而祁山和女儿也有类似约定,每月花费有定数,互相监督,避免沉迷其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