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学者:辛巴团队涉嫌泄露爆料者隐私,该当何责? 北京今明两年改造或新建10个配套便民设施公交场站 动保人士起诉虐猫者 法院驳回不是给虐待行为撑腰? 毕业三四年的你,会烦恼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变大了吗? “江小白”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在沪开庭 距离丁真走红已有一个月 他们陪丁真离开原来的世界 一家人的献血坚持:22年,663次 乌蒙山上的大迁徙 毕节32万移民搬进新家 最不方便的是就医和买票 中老年农民工如何摆脱数字鸿沟窘境? “明年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我们相聚在武汉” “太极拳”“送王船”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她送货时怀里裹着一岁半的儿子 网友:值得被尊重 夫妻协定出轨方赔50万元,合法吗? 北京地铁宣武门站新增 出入口和换乘通道 杭州民警跳进冰冷河中救人,妻子的短信让人泪目 西南地区东部多阴雨 近海海域有6~8级大风 宠物社交:小猫对我施展了时间的魔法 帕克团队首次发布中国酒专辑 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占27款 宁夏新批准建设石嘴山吴忠两个自治区级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 快看!宁夏公安再推15项服务保障高质量发展便民利企新措施 北京市今年新增约30万人喝上市政自来水 青海实施首个湿地保护示范项目 加速高原湿地植被恢复 北京共有425条河流 有水河长2600余公里 “山里娃”的第一个春运 青海大通森林警察救助两只野生动物 上海8岁女童打赏主播出手阔绰 遭“有心人”诈骗4万封口费 “十三五”期间江西除险加固1479座病险水库 助力防洪减灾 受贿超1500万 吉林延边州原人大主任赵龙虎一审获刑7年 三明:红色基因 绿色发展 山东“计算机等级考试大面积作弊案”两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0个月 百岁老人回忆海原大地震 六战六捷!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圆满收官 老年友好型社区离我们有多远? 逾亿元资金助安徽升金湖生态保护 吸引10万候鸟越冬 敦煌研究院建成可模拟四季气候实验室 向预防性保护转变 湖北警方打掉利用“跑分平台”犯罪团伙 涉案5亿元 河北望都出台鼓励大学生回乡参选任职方案 明确政策待遇 《甘肃省中小学校安全条例》明年3月1日起实施 山西警方斩断一条偷拍、买卖酒店不雅视频黑灰产业链 为兵马俑拍“证件照”摄影师:我有世上最棒的工作 长春警方破获跨境赌博案 涉案赌资流水超亿元 中国专家优化神经微创手术走出国门 圆更多脑瘫孩子“行走梦” 身负7条人命 劳荣枝涉故意杀人绑架抢劫案21日开庭 记者实地走访商场疫情防线:测温靠随机、扫码您随意 辅警贡献突出优先录用为民警 江西促进辅警队伍建设法治化 铁路护路联防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武汉动物园将暂别市民两年 明年元旦起闭园改造 “吃一片瘦两斤”?浙江磐安警方破获一起制售假药案 石嘴山银行中卫分行:打出金融服务组合拳 助力实体经济稳增长 冲刺!我国5个新冠病毒疫苗进行Ⅲ期临床试验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法律学者:辛巴团队涉嫌泄露爆料者隐私,该当何责?

2020-12-18 09:05:08来源:新京报

辛巴团队涉嫌泄露爆料者隐私,该当何责?

专栏

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因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行为导致被害人精神失常或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可以被认定为刑事法律关于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类别。

“糖水燕窝”事件继续发酵。

近日,澎湃新闻专访辛巴(本名辛有志)“糖水燕窝”事件曝光者张红,访谈内容显示,在此前的一场直播中,辛巴团队一边对爆料者扣上“诽谤”的帽子,声称爆料者会受到法律制裁,同时还做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行为:在展示相关画面时对涉事燕窝品牌方的电话号码进行了遮挡处理,而爆料者张红的手机号码并未受到同等的保护。

就在这场直播之后,张红就收到大量谩骂、侮辱性留言,骚扰恐吓电话也接踵而至。不堪骚扰的张红选择辞职之后又确诊抑郁,搬离居所。

网暴消费者,应依法担责

从法律角度看,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文规定,消费者有检举、控告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该事件中,举报人作为消费者向销售者投诉,向社会爆料所购买的燕窝可能涉及虚假宣传,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不涉及任何法律或道义上的可责性。

消费者对所接受的商品和服务真实的评价,是基于真实事实,并非源自臆断或者捏造,这与损害商誉或诽谤没有任何关系。

从个人信息保护角度看,不管是《网络安全法》,还是刑法修正案,或者是正在征求意见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都将公民个人信息权利保护放在最高保护位置,任何人都不得侵害。

辛巴团队直播间拥有大量在线粉丝,直播过程中有意无意中以特写的方式公布举报人身份信息,并配以煽动性表达,涉嫌严重损害消费者人身权利。

这种网暴的结果与个人信息非法公布具有事实因果关系。

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因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行为导致被害人精神失常或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可以被认定为刑事法律关于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类别。

本事件中,消费者被迫辞职离家被确诊为抑郁,如果经过进一步鉴定,符合该司法解释对“情节特别严重”的类型规定,那曝光者就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从网络传播学的角度看,辛巴团队坐拥数千万粉丝,网络社会影响力巨大。在被消费者举报之后,辛巴团队通过直播的方式宣称要将消费者送进监狱,对其进行人格贬损,称其为“要饭的”,然后配以曝光个人信息,这种做法本身,实际就是依托数千万粉丝“带节奏”,对曝光者进行网暴,达到其“社会性死亡”的后果。

这种以“污名化”消费者的方式洗白自己,然后再通过网暴进行震慑试图报复举报人的方式,危害性不容小觑。

从逻辑角度看,这种先是通过销售商家与举报者“谈判”,以赔偿“陷阱”的方式支付给消费者赔偿金,然后再通过直播“曝光”,也很难不让人对其动机产生疑问。

若不是中间出来了其他举报人,鉴定结论很快公开,这次事件的最终受害者可能就是消费者,而被举报的违法商家也就会逃出生天。

警惕网络话语权被个别人、组织和企业滥用

此事件发展至此,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好好反思。

第一,直播带货作为新经济的重要形态,野蛮生长和收割“智商税”的时代应该过去了。

直播经济是法治经济,能不能做好消费者权利的保护才是网络经济发展的最终判断砝码。便宜不是硬道理,诚信才是硬通货。粉丝权利是直播经济的血液,谁辜负了粉丝,谁就应该负责。

第二,要警惕网络话语权被个别人、组织和企业滥用。网络公关套路很深,网络水军来势汹汹,消费者往往很难掌握在交易过程中的话语权,更无法掌握“差评权”。网络消费若是没有了评价权和差评权,网络信用与诚信也就无从谈起。

最近一段时间,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在征求意见的60号令修正案,以及国家网信办正在起草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等相关法律法规,都将全面强化消费者评价权、知情权和监督权作为立法重中之重。

第三,个人信息保护法律适用必须严格。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已经建立完备,包括以“一法一决定”、《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为核心,以刑事法律、行政法规和民事法律体系为抓手的多部法律法规基本构成了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

不过,再好的法律也应有“牙齿”,对违法违规侵害个人信息,甚至以恶意曝光方式对依法举报者进行报复,造成被害人严重精神障碍的行为,必须严惩。

□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