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短视频”走红,基层文物保护如何顺势而为? 遭遇病毒式营销 2856位女主播涉黄 烟台市新增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大连累计报告3例本地确诊病例 5个街道中小学幼儿园停课 四川甘孜州一民警抓捕涉毒嫌疑人行动中因公负伤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8例 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今开庭 三大谜团待解 解决山区液化气运输难题:骑摩托来买气到底卖不卖? 癌友“同心”十五年:爱你一起 超越自己 广东三水试点乡村振兴综合改革 重塑岭南乡村韵味 “标准”赋能宁夏枸杞产业高质量发展 每个重点项目都是对人民的一份承诺 银川流感疫苗一针难求? 中国足球2020:磨难与希望 亲,你的电动车电池可能来自宁夏!宁夏电池材料产业链加速构建 银川拧紧安全阀,严管严控“两客一危”车辆 智能穿戴6件套为患者提供健康照护 韩国蔚山现代“点杀”伊朗豪门再夺亚冠冠军 11月宁夏牛羊肉、果蔬、粮油价格微涨 甘宁段部分站点加紧收尾 宁夏花儿《夯歌》参加山花奖评选 固原修建140万亩高标准农田“藏粮于地” 良法善治推动依法行政 市民将文明变成美丽风景 西安发现2000多年前秦汉都城“后宫” 银川:从“景点旅游”走向“全域旅游” 这个冬天会是冷冬吗?听听专家怎么说 10年捐款捐物50多万元 王晓亮致富不忘回报众乡亲 银川青年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持续升温 专访:中国经济向好有助于世界经济复苏——访巴基斯坦可持续发展政策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沙基勒·拉迈 给你一个完美的《庄妃与多尔衮》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尾海雕光临银川黄河湿地 中国中学生操舞锦标赛落幕 我国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前景广阔 网购“陆龟”当宠物违法!银川一市民因认罪认罚被免于起诉 2020年宁夏冬季文化旅游节启幕 宁夏将进行县域紧密型医共体医保支付方式改革 向上转诊累计计算起付线 祭出惩罚性赔偿,新《著作权法》给“洗稿”戴上紧箍 辽宁大连新增1例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 详情公布 征收数字税 数据商用量化是难点 陕北至湖北800千伏特高压线路飞渡黄河 天津交通“陆海空”齐发力 促京津冀交通一体化 北京平谷新增密接者3例 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时速160公里至350公里复兴号系列动车组全部投用 北京今日暖阳再“续费” 本周气温整体先升后降 在闽创业台湾青年期待更多人融入乡村发展 家庭教育陷入学校化、知识化误区 如何走出焦虑怪圈? 商超等重点场所要严格测温验码戴口罩 严查人员聚集场所 锡林郭勒蒙餐早茶文化:用“豪横”美食道“早安” 智能服务“适老化”程度低 如何帮助老年人跨过数字鸿沟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探墓短视频”走红,基层文物保护如何顺势而为?

2020-12-21 11:04:24来源:半月谈

半月谈丨“探墓短视频”走红,文保如何升级

一手拿相机,一手举探照灯,拍摄者独自向漆黑的古墓深处走去……你以为这是影视作品里的情节?近年来,惊险刺激的探墓类短视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互联网平台上。有网民说看这类短视频“涨知识”,也有人担心探墓类短视频倘引发效仿,有损毁文物的风险。更深层的问题则是:文物保护,有无可能在自媒体时代乘势升级?

在手机上看“野墓”

“这里这么吓人啊……大龙也不太敢往里走,就在这儿给大家讲一讲……这个墓葬群的三号墓出土了1900件文物。这个汉墓没有开发,里面没有灯光……”在一段收获了200多万次观看的视频中,拍摄者大龙走进崖墓群中的一个古墓里,将镜头对准了幽深阴暗的墓室。

经过一番准备,大龙在接下来一个视频中终于走进古墓深处,举起探照灯带一探究竟。除了介绍古墓,他还分享了探墓经历,表示自己探访过100多个古墓,“野墓”并没有什么可怕,去古墓是要体验它的历史和文化。据了解,大龙已上传与古墓相关的短视频近700条,粉丝数量超过700万。

在网络短视频平台上,有众多像大龙一样专注发布探墓类短视频的当红博主。抖音上以“古墓”为话题的视频播放量近4亿次,一些短视频的观看量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此类短视频内容五花八门,既探访作为景区开放的帝王陵墓,也不乏人迹罕至“野墓”的探秘之行。

评论中观众用“刺激”“干货满满”“讲解中华文化”表达对视频的喜爱。但也有网民表达了对探墓视频走红的担心:一方面,视频有可能吸引更多人加入探墓的行列,有破坏文物的风险;另一方面,博主的讲解是否足够专业、是否有戏说和误导公众的情况,也都值得怀疑。

在文博业内人士看来,古墓题材短视频受网友关注,从一个侧面说明文博主题仍是自媒体时代大众兴趣的焦点:“大家看那几座国保单位帝陵可能都看烦了,能看到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野墓’,也是一种好奇心的满足。”

当真不影响文物?

在探墓视频中出现的不少古墓和遗址几乎荒废,拍摄者统称之为“野墓”。但在不少“野墓”旁,文保单位立下的标识清楚可见。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明指出,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私自探索古墓,极易造成墓葬本体和墓葬内文物损坏。这种行为不宜提倡。多位专家就此均表示,无论是拍探墓视频还是民间组织的遗址“游学”活动,倘无专业人员在旁监督,都可能危害文物安全。

半月谈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以考察古代陵墓为噱头,实则只求赚钱的民间“游学”活动不在少数。已被民政部列入第六批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的“帝王陵文化研究会”曾多次组织会员“走陵”,搜寻甚至搬运陵区内石刻残件,钻进荒野里的古墓寻求刺激。

基层文保如何顺势而为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保护手段有限、人才队伍不整等问题是基层文物保护面临的“老大难”问题。基层文保工作者反映,目前保护田野文物的手段仍以人力巡防为主,但在陕西等文物大省,基层文保工作者数量与其承担的文保任务往往很难匹配。

基层文保工作者认为,在暂时“老大难”不易解决的情况下,应当乘势升级的首先是技术手段。比如,对低级别或者无级别文物安装微型监测终端,实现只要有人触动或者移动文物,就能立刻将定位信息传输至监控室,及时处置。

同时,应出台规范野外陵墓研学旅行的指导意见,规范民间行为;建立“黑名单”制度,对危害文物安全的个人和组织进行处罚;加强宣传文物保护知识和法规,让群众懂得如何保护好文物并自觉参与其中。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张燕建议,进一步做细田野文物普查摸底,建立田野文物三维数据库,在此基础上将移动互联网作为重要的文物展示手段,将田野文物搬上“云端”,并可把有一定粉丝基础的短视频博主组织起来,引导他们成为弘扬文化自信、普及文物知识的新媒体力量。(记者 蔡馨逸 杨一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