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凑水送礼到自来水敞开用——贵州省深度贫困村用水见闻 中国能源发展进入新时代 坚持人民至上 传递民生温度 南水北调东中线6年调水超394亿立方米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首次飞行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湖南龙山县里耶镇云顶村的好光景 依托好生态发展旅游 湖南宁远汇集人才和资金拓宽就业渠道 把岗位送到家门口 智慧农业时代的“新农人” 厦门男友谈劳荣枝:相识于酒吧,提及过去总是一带而过 云南丽江华坪县:昔日荒山秃岭煤灰,今日碧树果园满坡 “无废农业”实验记——西宁“无废城市”试点建设见闻 西安一幼师拖摔幼儿致其受伤 涉事者被治安传唤 广西防城港侦破特大跨国非法经营外汇案 涉案金额397亿 26名司机把公交车开成“校巴” 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原巡视员朱清敏涉嫌犯罪案一审公开开庭 审判劳荣枝:“杀人魔头”还是“无知少女”? 理发店店主坚守24年的“约定”是什么?答案太暖心 深圳同一天两人被AED救回 疫苗安全无小事 石嘴山市全力确保群众“针头上的安全” 宁夏:64个粮食产后服务中心建设全部完成 粮食“五代”能力大幅提升 从凑水送礼到自来水敞开用——贵州省深度贫困村用水见闻 告别49年“黑户” 她终于有了身份证 天津七旬教授30多年田野调查绘制中华民族体质“地图” 未保法能否破解“控烟难”?专家:需配足执法资源 大连对金普新区5个街道实施管控 公共场所全部停业 全区税务部门帮诚信纳税人贷款17亿多元 水痘 初期症状类似感冒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目标任务基本完成 农业农村经济平稳发展 塔里木盆地建成3000万吨大油气田 2020年“天象剧场”23日迎来谢幕大戏——“火星伴月” 明年1月20日起全国铁路将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 银川冬季“乡村游”花样翻新 冬天慎防5大皮肤问题 外汇局:11月份外汇市场运行稳健 跨境收支趋于自主平衡 完善“N+1”京银教育合作模式 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 四川自贡市民发现疑似恐龙化石 专家初判距今约1.6亿年 2020年“天象剧场”23日迎来谢幕大戏——“火星伴月” 安徽集中打击“诱导住院”“虚假住院”等欺诈骗保问题 一个电话牵出亿元大案 因不满女主播与他人互动 男粉丝敲诈勒索女主播“分手费” 新华网评:不服输不放弃就有希望! 辽宁:全省加强疫情防控高风险重点人群排查管理 劳荣枝受审否认合谋杀人 幸存者称曾遭其持刀威胁 治理更精准 服务更高效 安徽“新农人”的田园梦:无荒田、年增收 网络黑产套路层出不穷 相关法律亟待完善 巡山穿林,新时代护林员的奋斗与快乐 北京大栅栏:空巢老人有了“报修助理” 创新团队建设日益完善 农业科技“最强大脑”效用显现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从凑水送礼到自来水敞开用——贵州省深度贫困村用水见闻

2020-12-22 16:37:35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贵阳12月22日电 “过去哪家有红白喜事,寨子里每户要提前送一桶水去,既是送礼也是凑水。”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保华镇奢旮村,村民黄明举回忆说:“一次至少得凑够50桶,还要组织10人左右的挑水小队以备不时之需。”

奢旮村到底有多缺水?村支书张建兴证实,过去很多人家的餐桌几年没洗过,大家脸上、头上都油油的;家里水不够,就到山上找一种名叫“火棘果”的红色小野果,吃了充饥又解渴;冰雪凝冻时,山路打滑,上山背水、下山拉水都很难,只能将房前屋后的冰雪化成水。

和奢旮村一样,保华镇海拔近2100米的二道坪村,也曾面临吃水难。每次挑水感觉像去县城一样远,家家户户门口摆满各种规格的水桶和扁担。因为缺水省水,二道坪人被外界打上“只洗脸不洗脚”的标签。

地处乌蒙山深处的奢旮村、二道坪村曾是贵州省深度贫困村。“满山遍野找,哪怕‘牛脚窝’(牛蹄印)里的水也不放过。”黄明举说,以前为了取水,下半夜鸡一叫,就要带上水瓢和桶上山寻水,去晚了就不一定有了。碰到小水洼就把水舀到桶里,一般要找到10多个小水洼,才能蓄满一桶水。通常是下半夜出门,中午才能回家。背回的水浑浊,还需放在水缸里沉淀好几个小时才能用。

“后来通了毛路,就找农用车去10多公里外的山下拉水,一车水四五吨,要500元至1000元,算下来每吨要一两百元。路太烂,没有司机愿意拉,农用车跑几个月就得换一回轮胎。”黄明举告诉记者。

“现在自来水可以敞开用,一个月水费也就10多元,以前想都不敢想。”二道坪村民毛碧说。

为解决村民用水问题,2016年以来,保华镇投入近6300万元用于饮水安全工程建设,累计安装输水管网680余公里,通过集中供水方式解决了8750余户的安全饮水问题,结束了奢旮村、二道坪村等村寨人背马驮、望天吃水的历史。

“在深山区、石山区修水利并非易事。”镇党委书记黄长华介绍,以奢旮村为例,该村三面悬崖,一面陡坡,留不住水,无法修水渠、水塘。最后只有从10多公里外的山下水库取水,经二级提灌上山,从海拔1530米提到2100米,再输到各家各户。

“没人浪费水,也没人欠水费。”黄明举成了奢旮村第一名“管水员”,负责水管维护和收水费。他说,尽管用水不愁了,但大家还是很节省。(记者 潘德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