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刑责年龄下调 彰显法律与时俱进 打开网络司法拍卖的正确“姿势” 12岁也可负刑责,体现实事求是立法态度 上海倡议软件开发者从供给侧消弭“数字鸿沟” 保安为考研生建共享群:建的是群暖的是心 综合消息:大连五街道从严封闭 北京不排除进一步发现病例的可能 在故宫博物院深耕的年轻人:上屋顶、下库房、修文物 特写:“我们一直在拼命救治每一个人”——援鄂重症医学专家返汉共忆抗疫经历 上海、陕西启动新冠疫苗接种 主要涉及风险较高重点岗位 天津两批进口冷冻食品外包装核酸检测出阳性,未流入市场 田间追踪高质量:农业节水,增产增效不增水 专家学者广州聚焦肿瘤防治:40%癌症可预防 冀推进基层科普 浙江象山发现一来源不明集装箱 内有不明冷冻食品 厦门方特冰雪节:开启冬日奇幻之旅 2021“研考”首日 北京多考点有序开考 今天北京继续走晴暖路线 明起将遭“速冻”冷到怀疑人生 昌赣高铁开通运营一周年:带动经济交流 改变居民生活 严格防疫 安全有序——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首日见闻 辽宁大连新增4例确诊病例和2例无症状感染者 详情公布 寒潮天气将影响中国中东部 寒潮黄色预警发布 我国生物医学成像领域大科学工程项目实现主体结构封顶 昆明确诊病例所涉区域应检人群3816份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我国各类养老床位数达到807.5万张 广西侦破一特大跨境武装贩毒案 侦办过程惊心动魄 停产、限产!宁夏500余家企业响应落实大气攻坚行动 宁夏大武口:地标美食凉皮让冬日“热”起来 女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 涉案两人涉嫌诽谤案被立案侦查 警方通报西安地下赌博案:先后在多地抓获15名涉案人员 贵州余庆:大山里的“新农人”培训班 甘肃千余种农特产品“赶集”“晒颜”:客商众里寻“甘味” 上海首个5G乡村:全村防控数字化 垃圾分类更聪明 甘肃青少年科普“第二课堂”:趣味“抖秀”诠释科学与生活 拼过2020的你还好吗|挥别武汉,她又回到“红区” 非洲籍医生杰西:和广州人民共战“疫” 江西南昌地铁3号线正式开通试运营 援鄂护士周国红:向生命“硬核”喊话 山西首条地铁集成“黑科技”:无人驾驶、刷脸乘车 华东师大成立上海智能教育研究院 宁夏大武口:地标美食凉皮让冬日“热”起来 “唐风晋韵·锦绣太原”文旅推介会走进扬州:实现客源互动 四千余跑者陕西三原跑“微马” 促全民健身与文旅产业“联动” 北京疾控再强调:这几类场所和人群必须戴好口罩 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销售将迎来统一监管规则 热评丨元旦春节将至 疫情防控需打起十二分精神 哀兵之战!安徽男手力克广东队迎来赛季首胜 陕西首针新冠病毒疫苗完成接种 重点人群接种工作全面启动 山西首条地铁集成“黑科技”:无人驾驶、刷脸乘车 焦点访谈:2035年的中国交通是什么体验?安排得明明白白 2020,开启“超级模式”的中国航天 扶贫相册——老窝来了位“柑橘博士”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最低刑责年龄下调 彰显法律与时俱进

2020-12-27 09:06:17来源:北京青年报

最低刑责年龄下调 彰显法律与时俱进

龙敏飞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12月26日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十一)》,其中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相关报道见05版)

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下调至12岁,如今算是尘埃落定,理性客观地来说,这样的下调确有必要。数据统计显示,我国14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占犯罪总量的比重已从2009年的12.3%上升到2017年的20.11%。甚至于,近年来一些恶性犯罪事件的背后,也有一些14岁以下孩子的身影,比如“湖南沅江弑母案”,案中男孩才12岁。更令人痛心的是,有的孩子犯罪后因未到刑事责任年龄免于刑罚,多年后居然再度犯案,且手法更加残暴,类似案例频发的确给现实社会敲响警钟。

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们成长与发育的时间也相应提早了。之前的孩子可能到十五六岁才看起来像个“小大人”,如今十二三岁看起来像“小大人”的已屡见不鲜,但是个子长得高并不意味着心智的成熟,人高马大的孩子若是从事犯罪行为,危害的确会更大。缘于此,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下调的现实,其所彰显的就是法律的与时俱进。

随着《刑法修正案(十一)》的审议通过,我国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也变成了“三元模式”。此前的“二元模式”是:16周岁是绝大多数犯罪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14周岁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八种严重犯罪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如今新增了12岁的模式:12周岁是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并且情节恶劣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这也意味着,法律法规的设置变得更加细致入微,其所辐射的范围也变得更加广阔。

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三元模式”,充分考虑了个体的差异性,也进一步考虑了未成年人的认识能力和控制能力。同样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下调背后,也是对未成年人的一种保护。所谓“保护”,就是因为法律的利剑悬在这儿了,这可以更好地倒逼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及时跟上,对孩子们进行更好的引导与督促,从源头上避免一些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让他们知道实施相关行为的严重后果,也让他们知道年龄小不再是“避风港”。

《韩非子》有云,“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在法律法规的修订上,也应“不期修古,不法常可”,更应“论世之事,因为之备”。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下调,便是如此。因而,这不仅是法治进步的写照,也是社会进步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