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到63岁,素人“芭蕾女团”登上大剧院舞台 江西龙南第四届旅游文化节开幕 围屋之乡焕发新活力 15起、195架次,2020年山东航空应急救援成功扑救多起森林火灾 数字经济增长强劲 成为经济复苏新动能 事关外商投资,这个目录越来越长有何深意? 考研热折射出人才评价存在的问题 沈阳高校放假前需全员核酸检测 中小学做好提前放假准备 沈阳:对5个小区、5家医疗机构和3所学校风险人群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浙江“最美建设人”归律:以“最多跑一次”改革服务民众 热评2020丨“网红辈出”的一年 给我们更多热爱生活的理由 宁波开放大学里的“开放班”:“知己”亦“知他” 福州鼓楼法院公开宣判一起生态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北京新增7例本地确诊病例 疫情防控进入应急状态 下月起 五台山景区工作日期间恢复首道门票收费 光明时评:未雨绸缪协同治理寒假有偿补课 中缅边境瑞丽边检站今年缴毒逾400公斤 蒙古国向湖北捐赠的羊分发完毕 福州将对校外培训机构实行资金监管以防办学风险 北京上空出现三个太阳?专家:冰晶云对太阳光散射形成“幻日” 光明时评:变异病毒出现,抗疫到了关键时刻 青海首个以县级行政区域为载体的国家级双创示范基地落地西宁市城北区 自贸试验区: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 听,这是我们拼过的2020! 到晋商博物院,大家能看到些什么? 骗术升级 看看伪招聘的新套路 "擦亮"新名片,引得新"流量"——宁夏"两晒一促"助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 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 4位男科学家接受“灵魂拷问” 西安雁塔区:改掉乱点,建出亮点 “德寿宫”遗址上开建博物院 建成后可领略南宋国都宫殿和风物 南宁市居民小区垃圾分类覆盖率达100% 徐州:出钱又出人,为原始创新护驾 南京一乐园过山车突发故障32人被困 园方:跳闸所致 江苏泗阳:产业扶贫助农民门前就业 农房改善描绘小康画卷 沈阳产业技术研究院成立 一江秀水、百里桦林 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趟桦甸 违规收老人附加费 福州一旅行社被罚 安徽六安市金寨县大湾村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 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 4位男科学家接受“灵魂拷问” 骗术升级 看看伪招聘的新套路 寒潮陆续抵达!北方大部气温降至低点中东部雨雪集中 广州一日成交7宗地收金132亿元 仅一宗宅地达到政府限价 四川屏山县:让“试验田”成“样板间” 广东“两帮两促”帮扶乡村青少年成长 经济日报评“大胃王吃播”:内容荒唐离谱 立法禁止有必要 武昌职业学院士官生集体发烧?校方:不实信息 小区换新颜,南京鼓楼中心片区着力提升环境品质 山东茌平让传统企业增智增收 戈壁起新业——昆仑山下桐安乡两年脱贫路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西城校区发生刑事案件 警方通报 德寿宫遗址建博物院,让历史触手可及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8岁到63岁,素人“芭蕾女团”登上大剧院舞台

2020-12-29 15:03:23来源:齐鲁网

8岁到63岁,素人“芭蕾女团”登上大剧院舞台

“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在舞台上跳芭蕾,还是在上海大剧院。”43岁的王乐换上淡蓝色的芭蕾舞裙说。从8岁到63岁,从小学生到空姐、制偶师、营养师、翻译、退休医生,从300名报名者中选出的30名素人舞者,12月24日晚通过“艺树计划”芭蕾有你工作坊顺利“成团”。在上海芭蕾舞团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结尾,她们拎起蓬松的裙摆,戴上闪闪发光的皇冠,对着1000多位观众跳起《雪花圆舞曲》。本报记者有幸成为三十分之一,亲历两个月的排练,见证每一滴汗水和每一个脚印,从一个30岁的零基础学员蜕变成聚光灯下的“演员”。

在上海,芭蕾不再只是舞台上的《天鹅湖》。它在中小学生的课堂里,在大街小巷的舞蹈培训机构里,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走路的姿势、穿衣的风格和举手投足的仪态。这个由素人组成的“芭蕾女团”用她们自己的方式定义美、创造美。

有人业余学过舞蹈有人完全是零基础

大剧院后台像个迷宫,记者曾在这里采访过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的明星们,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坐到化妆师面前。《雪花圆舞曲》加上谢幕,不到5分钟,只是上海芭蕾舞团舞剧《胡桃夹子》结尾的一枚“彩蛋”,但丝毫不能马虎。芭蕾舞裙和软底鞋是量身定制的,头顶上闪闪发光的皇冠也经过精心挑选。介绍大家出场的,则是上海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吴虎生。

在后台,8岁的吴懿涵戴上皇冠对着镜子笑了。大家还记得她第一回上课抹眼泪的样子。因为缺了第一堂课,她不会出场动作,又不想耽误别的队员练习,急得哭了起来。“芭蕾有你”工作坊老师席小贝对她说:“你下礼拜三早点来,老师单独教你。”席小贝是上海芭蕾舞团资深教员,教过许多专业或业余的班级,但这是“最抓狂的一次”。班里学员年龄跨度足足55岁,身体条件差异大。有人业余学过十几年舞蹈,有人完全“零基础”。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是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谱曲的三大芭蕾舞剧之一,故事发生在圣诞节。临近结尾的《雪花圆舞曲》奏响时,舞台上总会出现漫天飞雪,群舞演员扮演的雪精灵跳起欢快的舞蹈。从2010年起,上海芭蕾舞团已在上海大剧院演了27场《胡桃夹子》,每次都一票难求。

为了编好这个周年“彩蛋”,在10月21日第一次排练前,席小贝已筹划了好几个星期,在纸上画出各种队形变化,成就一版简单多变的《雪花圆舞曲》。“大家差异太大了,我只能简单粗暴,想办法找到平均值,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所有人都能完成。”

说是两个月,实际上是5次课,每次一个半小时,加起来不足8小时。一段芭蕾摇摆舞步“巴郎塞”,练了几节课还是不整齐。演出前3天最后一节课,席小贝果断换成行礼的动作。那是舞段尾声,每两排演员相向而立,向队友行舞者之礼,再转身,向另一排队友行礼。“抬头,对视,微笑,深深行礼,感谢两个月来大家对彼此的帮助。”

“这是一次谢幕,但不是给观众的,是给彼此发自内心的感谢。要明白,这里不是芭蕾速成班。芭蕾靠的是天赋和汗水,没有捷径。这里只是30个普通人,因为芭蕾聚在一起,成为队友,合力完成一件事,享受过程更重要。”席小贝说。

每片雪花独一无二高矮胖瘦都可以美

工作坊里最年长的刘维成63岁,是位退休的医务工作者,小时候在少年宫学过两年芭蕾。后来考上卫校,进了医院,一干就是几十年,渐渐远离了芭蕾。直到55岁退休,她报名群艺馆老年大学,一周上两趟芭蕾课。

芭蕾改变了刘维成的审美和习惯。她出门总画淡妆,喜欢穿朴素但有设计感的衣服,走路习惯抬头挺胸收腹。在刘维成参加的老年大学芭蕾班里,最年长的学员70岁了,身姿挺拔,手脚利落。“我在网上看过一位90多岁的舞者跳《天鹅之死》,虽然腿抬得没有年轻人高,但经历岁月沉淀,可以展现不一样的美,我为什么不继续跳呢?”

和刘维成不同,43岁的王乐进团算是误打误撞。她本来是为8岁女儿来陪练的,没想到第一次课一位报名成功的学员没来,队形缺了一角。“再来一个多好。”席小贝说。在走廊里等待的王乐正好带了双软底鞋,就补上了。

作为一个“大码女孩”,王乐从来没有焦虑过身材。虽然结婚后足足胖了30斤,但字典里从来没有减肥二字。可是临上台前3天,当她拿到量身定做的演出服,有点后悔没早点减肥。王乐说:“现在社会对女性的要求越来越高,审美越来越挑剔。我们这个业余团队登上舞台,希望能传递一种信息,只要健康、自信,高矮胖瘦都可以很美,每片雪花都独一无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灵魂。”

根据需求转变视角丰富体验启发创造

上世纪20年代,芭蕾这项西方古典艺术就开始在上海落地生根。金字塔尖要诞生谭元元这样的国际舞坛常青树,要诞生打动世界的中国作品,离不开坚实的塔身和塔基。席小贝说:“芭蕾课要更多地走进中小学,重视基础教育,才能诞生更多的好苗子。我们还要培养更多专业而忠实的观众,让芭蕾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让他们的日常生活因芭蕾更美好。”

让零基础“芭蕾女团”成团出道,幕后“推手”是演艺大世界艺术教育品牌“艺树计划”,由黄浦区委宣传部、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上汽集团主办,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经典947音乐频率支持。从10月至今,“艺树计划”围绕芭蕾策划一系列跨界讲座、沉浸式演出、表演工作坊。芭蕾舞者、造型设计师、舞美设计师、时尚专栏作家从服饰、妆容、电影等不同角度解读芭蕾之美。

从讲座到工作坊,再到把素人送上舞台,折射出公共艺术教育理念和方式的进阶。艺术教育不光要传播知识,培养看懂“门道”的观众,还应通过更多元的方式,丰富体验、启发创造。如同“艺树计划”的创办理念“艺术让生活更美好”,公共艺术教育也需要转变视角,从受众需求出发,满足不同群体对艺术的想象。

63岁的刘维成说,芭蕾可以强筋健骨,可以让她心无杂念。43岁的王乐说,穿上芭蕾舞裙,好像实现了儿时的公主梦。而她8岁的女儿颜子栩每周都坚持上芭蕾课和钢琴课,虽然王乐本身是学音乐出身,但她不催促女儿考级、进专业院校,更重要的是“从本能出发,拥有自己的思想、品格和个性”。

记者手记

人人都是艺术家

“上海的观众都这么会跳舞吗?”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叹是在2016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现代舞巨匠欧哈德·纳哈里的作品《十舞》上演,印象最深的是演出过程中,台上的舞者们纷纷下到观众席邀请舞伴,年轻的男孩、白发的奶奶从容登台,在聚光灯下毫不怯场,跟随专业舞者变换舞步,释放自我,非常享受。

后来我在采访时问英国舞蹈家马修·伯恩:人人都能跳舞吗?马修是一个22岁才开始接受专业训练的舞蹈“奇才”,是风靡世界的男版《天鹅湖》的创作者。他的新冒险舞团在全球演出,常常会带去“启幕者计划”——用一周时间,培训一些几乎从没学过跳舞的人,请他们在剧场里表演,其中有许多年龄很小的孩子。

“每个人都有成为舞者的潜能。”马修·伯恩回答。他记得自己8岁时第一次在舞台上表演。那一刻他隐约感到,这就是他未来想做的事情。“我希望让孩子们感受到在观众面前表演的滋味,这样的经历也许会改变他们的一生。舞蹈不仅属于职业演员,它属于每个人。其实不管什么样的个头什么样的身形,都可以跳舞。有很多全世界最棒的舞者,身材也不完美,但他们不会隐藏腿不够长或比例不够好的事实,他们会想尽办法用别的东西吸引你,这就是艺术最迷人的地方。”

我很好奇,参加“芭蕾有你”工作坊的孩子里,未来有可能诞生上海的马修·伯恩吗?就像许多电影导演喜欢用非专业演员一样,近几年在上海的剧场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素人演员。舞者江帆曾在作品《饭桌》中把饭店老板、餐厅厨师请上台。在她看来,素人身上,有一种野蛮生长的力量。“他们对专业的演员来说有一种冲撞力,可以打破既定模式,给剧场、给观众带来新的惊喜。我们专业舞者也需要他们的眼睛,带来看待世界的新角度。”

前不久在一家餐厅吃饭,坐我旁边的一帮年轻人正在练习新写的段子,周末要去参加“开放麦”。脱口秀从线上火到线下,“开放麦”在上海的小剧场和酒吧里蓬勃兴起。许多现在正当红的脱口秀明星当年也在小剧场、小酒吧里摸爬滚打。“开放麦”没有性别、年龄、学历、职业限制,人人都可以有安迪·沃霍尔说的“15分钟”的成名机会。

“人人都是艺术家。”这话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早就说过。虽然一帮素人舞者的一分钟亮相,远远称不上艺术。但从博伊斯的角度,每个热爱生活、拥有创造力与想象力的人都是艺术家。艺术是对日常生活的介入与思考,生活本就是一个舞台,等待我们去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