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拥抱“数字圈”请多关照 北京200多万国企退休人员纳入社会化管理 中国西部城市高铁跨省通勤“日常化” 特殊“云春节” 世界拥抱中国“牛”活力 银川市牛年春节市场供应充足价格稳定 塞上“五牛图”绘就乡村振兴新气象 从“耍耍牛”到“致富牛”——牛年看牛乡的“脱贫密码” 粤春节返程高峰逾45个高速路段现缓行 集中大湾区方向 春节假期,你家“归笼”的“神兽”上网课了吗? 云贵高原上骑马巡逻的铁路警察:三十年坚守保春运平安 四川野生大熊猫下山过河来“拜年” 憨态可掬 春天的故事丨每个人都了不起 “空心村”变“设计村” 清华学子打造乡村振兴“样板间” 山东招远金矿火灾事故搜救结束:6人遇难 4人升井 由两三小时缩短到一分多钟!破解动车黑匣子如何“提速”? 深夜食堂里的“人生百味” “番茄大王”理三的忙碌与喜悦 河北藁城疫情之下的春节:同盼疫情早褪去 “95后”民宿主的春节故事:辞职回乡 乡村让生活更美好 春节假期民航运送旅客357万人次 较去年下降45.16% 长三角人“玩转”春节假期新花样 为什么每次听这首歌都会热泪盈眶?这位85岁老人唱出了答案 务工人员免费!广西铁路将开行赴粤返岗专列 春节假期返程高峰来临 如何做好返程疫情防护? 新华网评:这幸福美满催人奋进 新春走基层|犇向牛气新生活——三代人的牛年祈愿 【新春走基层】我们的春节:杂耍、汉服秀里寻年味 22名驴友景区登山迷路被困 经8小时救援脱离险境 残忍杀害前妻一家三口潜逃25年 公安部A级通缉犯落网 2021年除夕至初五 北京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53起 祈福纳祥迎新春 文明健康过大年 海南保亭通报“2·15”沉船事件:5名当地村民遇难 四川仁寿:82名务工人员乘爱心专车踏上返岗路 打通最长一“横” 我国“八纵八横”高铁网加密成型 大庆油田“钢铁钻井队”新春里数字化打井如期交井 瘦西湖湖上梅林赏梅季 再现清代扬州“平冈艳雪”盛景 除核酸证明还带啥?腊肉白酒能带上火车吗?返程必看 一名森林消防员妻子与丈夫的春节假期 西安交大运动队过年留校集训 队员挥洒汗水解乡情 华东生态屏障“守卫人”:以青春守护绿色地标 疫情下的中欧班列:拉来“洋年货”丰富国人餐桌 李健唱清华校训刷屏 志愿军老兵清唱《我的祖国》感动全网 黑龙江北安市发生重大刑事案件 警方悬赏10万缉凶 一渔民海上作业时受伤 东海救助局派遣救助直升机救助 长三角铁路迎返程客流高峰 大年初六客发量预计突破100万人次 ​务工人员免费!广西铁路将开行赴粤返岗专列 “船安全驶离,任务才算完成” 辽宁今年改造上千个老旧小区 吉林通化中风险地区仅有5小区 复工复产提速 机场扩建“秒变”考古现场,啥情况?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老年人拥抱“数字圈”请多关照

2021-02-18 09:03:27来源:光明日报

老年人拥抱“数字圈”请多关照

【科学随笔】

没有健康码乘车遇阻、现金支付遭拒……随着我国老龄人口数量的快速增长,不少老年人因不会上网、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在购物、出行、就医、消费等日常生活中遇到不便,对老年群体日常生活造成不小影响。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引发社会对于老年群体遭遇“代际数字鸿沟”问题的高度关注。

“数字鸿沟”一词最早出现于20世纪90年代初,主要指受教育背景、生活环境或者社会经济地位不同导致不同群体在信息接收或技术应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代际数字鸿沟作为数字鸿沟的重要分支,其产生的原因主要在于数字技术或者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远远快于老年人智能技术学习能力和速度,即我们所说的“文化滞后”,使得父母与子女之间存在着信息接收和数字使用能力巨大差异。

然而在互联网时代,数字化教学、数字化出行、数字化支付、数字化办公甚至是数字化就医等等,数字化的触角蔓延至生活的各个角落,数字化趋势势不可挡,因此,解决代际数字鸿沟的关键在于加快老年人进步的步伐,这需要政府、社区、家庭各方的努力。比如,通过设立专门的基金补贴,增强老年人智能手机的普及水平,简化应用,设计出适合老年人特点和知识水平的数字化设备和应用,帮助老年人克服数字化设备应用恐惧,提高老年人数字应用学习和普及效率。同时,从家庭和社区入手,提高老年人群智能运用水平,发挥家庭与社区代际信息反哺能力,增强家庭与社区不同年龄人群之间智能应用知识和能力的学习与传播。

当然可以看到的是,数字化确实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便利,比如互联网生活缴费、互联网购物、互联网理财、互联网出行,互联网事务服务大厅等等,这些数字化平台的应用帮助我们节省了鞋底成本、管理成本、兑付成本等等,这也正是数字化的初衷,更好地服务生活。

从近几年老年人智能手机普及率及使用率看,这种数字化趋势也开始向高龄人群渗透,不少老年人也开始拥抱“数字圈”,但是作为数字化“弱势群体”的现状仍然没有改变。高龄人群进入“数字圈”除了面临文化、教育等软约束,还面临着数字化设备、数字化资费等一系列硬约束,这种社会、家庭有意无意叠加的交流壁垒,是高龄人群跳过数字鸿沟的一大重要障碍。

以数字化设备为例,数字化设备费用、SIM资费、服务咨询、软件使用都是依照社会大众的收入水平、文化知识水平应运而生,而这些无疑给高龄人群设下了无形的门槛。同时即使持有设备,设备连接件的银行卡等支付工具,也会加剧高龄人群“数字化盲人”的自卑心理和畏惧心理,顿挫了他们融入“数字圈”的积极性。

那么,如何让高龄人群更好享受数字化便利,显得非常的必要。比如首先设立老年人数字化设备及SIM卡专项服务柜台,减轻老年人数字化学习、设备维护、资费服务过程中的歧视是非常必要的。其次,研发老年数字设备和应用,让老年人感受到数字化过程中社会的诚意,是消除老年人数字融入恐惧,增加主动性的重要激励。最后,政府、社区尤其是家庭,是数字化能力提升的重要渠道,需要年轻人给予老年人在学习中更多的耐心,同时给予他们更多转化过渡时间及参与数字化的鼓励,避免“抨击”性的数字化教学过程。

正如米德所说:无论年轻人的生活多么的简单和遥远,升格社会没有哪一个地方是长辈知道晚辈知道的一切。年轻人在数字化信息和应用的压倒性优势,打破了原有的传统的代际关系,让高龄人群产生了不安、焦虑和不自信的情绪。作为数字化优势一方,信息反哺,我们应该在与老年人群数字成长过程中,给予老年人更多的耐心指导和成长时间,我想这是数字化时赋予“尊老爱幼”的新内涵。

(作者:盘和林,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