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岁“发烧友”心愿:有生之年建相机博物馆 独家采访还原马拉松事故 有人从手脚麻木到失去意识只用4分钟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8例 均为境外输入病例 云南大理漾濞震区:烟火气再现 民众生活有序恢复 扫码点餐引热议:点个菜而已,为何要收集个人信息? 向震中挺进!——武警青海总队果洛支队抢险救援见闻 全链条节粮减损需从哪些方面发力? “天问探火”背后的功臣:4亿公里外“长途接线” 甘肃山地马拉松为何21人遇难?专家:对失温危险重视不够 南水北调全媒调研小分队采访札记之四:黄河何以在这里变成“立交河” 北大教授耄耋之年谈师德:身教远胜于言教 宁夏核雕“守”艺人:游刃方寸间雕出世间百态 画好学生睡眠“同心圆” 看科研“国家队”有哪些宝藏?——中科院第十七届公众科学日探秘 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美术摄影展开幕 归去来兮 红莓花开——追记袁隆平的音乐情缘 教育部等八部门发文:全面清理整顿“大学”“学院”名称使用乱象 高水准“神仙打架” 白玉兰奖提名发布引关注 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赛21人遇难 专家解读三大备受关注问题 守护,为了群众的安危 厦门警方:一网民侮辱逝世院士专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新华热评:一场惨剧,声声警钟! 追忆袁隆平校友:让勤朴博学精神永放光华 中新微评:端碗吃粮放碗骂人,不是吃得太饱,而是良心坏了! 甘肃山地马拉松救援:攀爬百米高差山地,有遇难者落入崖底 从7到7000,从秦岭到东亚:朱鹮重新发现40周年 湖北一企业非法占用林地被判异地开荒种树 泪目!夫妻寻子30载走遍20多县市 认亲现场一家人相拥痛哭 越野终点是“回家”——业内人士共话守好户外运动安全底线 青海玛多7.4级地震:余震1169次,空间分布长170公里 袁隆平的浙江情:四十载种稻 千万里梦不改 综合交通体系助推长三角地区加快融通 青海玛多地震救援持续推进 为境外犯罪团伙“洗白”1.6亿元 沈阳警方打掉三个“洗钱”团伙 发表对袁隆平、吴孟超侮辱言论 江苏金湖一网民被刑拘 中国最后一个被认定民族基诺族:旅游经济里“活得像道风景” 北京市住建委:正调查共有产权房中水系统漏水事件 云南漾濞震区见闻:笔尖不停 清朗读书声回响 雷雨天气“离场” 沙尘影响北京大部分地区 湖北新冠疫苗接种超过3000万剂次 监督哨 | 被遗忘的国有资产 甘肃景泰马拉松21人遇难,当地气象局曾发布大风蓝色预警 甘肃山地马拉松事故幸存者:失温晕倒死里逃生,朋友遇难 广西大明山发现世界珍贵蝶种金斑喙凤蝶 青海红会:价值253.1万元救灾物资抵达玛多灾区 大连轿车撞人逃逸案致5死5伤 肇事者系报复社会 青海玛多7.4级地震:17人受轻伤,避险转移安置2万余人 甘肃马拉松遇难者包括越野跑顶尖选手梁晶 极端天气是突遭冰雹冻雨 青海玛多震中小学生们的“第一夜”:穿新衣、温功课 生态文明教育融入“社会大课堂” 中外学子南京认养水杉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73岁“发烧友”心愿:有生之年建相机博物馆

2021-05-24 09:04:06来源:华西都市报

73岁“发烧友”心愿:有生之年建相机博物馆

在成都,有一位73岁的相机发烧友金鹏飞,他与相机有着近70年的不解之缘,一共收藏了700余部相机,其中有30余部超过100年历史,最古老的产于1883年。

5月18日,一年一度世界博物馆日如约而至。金鹏飞有着这样一个心愿:希望能设立一个相机博物馆,将自己收藏的相机展出,向公众分享相机的渊源和故事。

祖父传下来“相机界的老爷车”

踏进金鹏飞家中,封面新闻记者被柜子里满满当当的相机吸引,藏品包含木箱相机、单反相机、双反相机、间谍相机、手枪相机等等,种类繁多,加起来共有700余部,其中两部是祖父金子元留下来的“传家宝”。

金鹏飞侃侃而谈,如数家珍,向记者介绍着各种品牌、种类的相机。在年逾古稀的金鹏飞看来,每部相机都有它的特别之处。

据金鹏飞介绍,祖父曾开过照相馆。“当时,相机在中国十分珍贵,但是祖父却拥有两部。”这两部古典方箱式相机,一部是1926年由德国蔡司依康公司制造的IDEAL相机,另一部是由美国柯达公司生产的BROWNIE JUNIORSIX-20相机。

艰苦岁月中,这两部相机完好地保存了下来,一直传承到金鹏飞的手中。他曾带着它们参加了央视《我有传家宝》节目。“在相机爱好者眼中,这两款相机都是难得一见的‘相机界的老爷车’。”他说。

如今,祖父留下的两部相机陪伴了金鹏飞70余年,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他从4岁把相机当成玩具,到现在把收藏相机变成个人爱好,相机“渗透”到了他的生活之中。

从最初祖父留下的两部相机,到如今的700多部,从原始的木箱相机到大众的单反相机、小众的间谍相机、手枪相机等,他的收藏中,有30部相机超过100年历史,其中最古老的一部生产日期为1883年。

金鹏飞最喜欢的是一部专为中国市场定做的相机。在这部相机的背后刻有“For China”的英文字样,意为专为中国制造。他说,这部相机无论是设计理念还是制作工艺上都堪称当时的世界顶级。

望寻有缘人 在博物馆展出相机

据金鹏飞说,祖父原是一位经营着流动照相馆的地下党员。祖父去世以后,便把两部相机留给了家人。

由于始终对相机保持着热爱,即便在一家都快揭不开锅时,金鹏飞也未曾有过要卖掉祖父留下的两部相机的打算。在拒绝了一位香港相机收藏家的求购要求之后,金鹏飞产生了收藏相机的想法。

上世纪90年代,相机的价格对于金鹏飞一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刚刚参加工作时,金鹏飞在古玩店看中了一部蔡司相机,店家要几部打包一起卖,加起来售价1.2万元。“一共有六七部,其他几部都不值钱,也就20元左右可以购得。”

当时金鹏飞月薪只有100多元,远不足以负担得起这笔“巨款”,他只能不舍离开。回家后,金鹏飞难以压抑对那部相机的喜爱,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开始东拼西凑筹钱,每天省吃俭用,最终购入了这些相机。

收藏的相机数量与日俱增,自家的屋子太小,加上楼层高,腿脚不好,金鹏飞特意租了一套三居室,用于摆放这些收藏。

在相机收藏方面,花了多少钱,金鹏飞已经不记得了。前些年,他有一本账本,详细记录着每笔花销,后来几次搬家,账本弄丢了,自己也懒得再去记了。

相机需要定期进行护理检修,繁复浩大的工作量,只有金鹏飞自己一个人完成。“我年事已高,有时觉得是乐趣,有时觉得是累赘。”

世界博物馆日,金鹏飞将自己的相机收藏故事与经历分享出来,希望收藏的相机有朝一日能在博物馆展出,让更多的朋友了解相机文化与历史。“我年纪大了,没那个精力物力,只有放在家中自己欣赏。”金鹏飞坦言,只有走一步算一步,看是否能遇到真正的有缘人,让这些相机展示给公众。

封面新闻记者钟晓璐刘陈平实习记者苟春实习生魏狄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