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球鞋被“炒”至近2万元 付款后缺货,违约损失该怎么算? 北京地铁“智慧出行方案”亮相服贸会 昨天,南京各界代表撞响和平大钟 独自洗衣、切菜、上学……10岁盲童励志故事感动网友 “中国农民丰收节”省级主会场福建福安启动 2021冬博会在服贸会首钢园开幕 铲除1000余平方米违规菜地 为居民营造宜居环境 首届西部跨境电商博览会本月9日在蓉开幕 《扫黑风暴》热播 旁白周扬锦上添花 陕西南部等地区有较强降雨 华北东北地区降水降温 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巢湖综合治理已累计投资360亿元 汶川地震幸存女孩王睿残奥会夺金 做好这7点,摆脱“一开学就生病”的魔咒 | 开学季③ 今年上半年国内旅游总人次达18.7亿 “中国油栗之乡”进入丰产期 今年产量预计达1.8万吨 杭州再度放宽公租房申请条件 完善住房保障体系 继父去世后 继子女能否享有同等继承权? 低碳广州 “绿色”就是时尚 四川珙县4.8级地震:消防救援队已赴震中核查灾情 北京:今年汛期降水量为近20年最多 铁路货车安全卫士战高温:列车股道上如同桑拿房 四川宜宾市珙县发生4.8级地震 重庆乐山多地有震感 感受现代牧歌生活——青海长江源村见闻 2025年重庆市将基本建成覆盖城乡的养老托育服务体系 银川市金凤区重拳整治房地产中介经纪机构 中兰铁路全线首条接触网导线开始架设 人社部启动2021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行动 让患者便利就医 上海医院多措推进数据信息化建设 未成年人玩网游最严限令来了 作为家长的你还应该做些啥? 来根文创雪糕,“解锁”历史建筑打卡新姿势 四川“双减”:负担“减”下去,素质教育“加”进来 宁夏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行动计划 宁夏1500万重奖88项科学技术 醒目黄气球现身沈阳街头 传递文明出行理念 研究发现:海拔并不是青藏高原地表氧含量唯一决定因素 最新研究发现蜥虎降落以尾助稳 或可用于飞行机器人 湖北: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雨)四级应急响应 辽宁沈阳: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最高罚款50万元 海南省将建50个省级临床医学中心 保障民众“大病不出岛” 广州南沙“水牛头-五涌”航线谢幕 满载几代当地民众生活回忆 四川泸州一餐馆长期提供免费服务 店主小善举显大爱 海口市新冠肺炎病例清零 江苏连续一周本土零新增 扬州封控小区迎解封 9月4日零时起上海市全域为低风险地区 力争五年新增上市企业5至10家 外国人在湘见证中国速度 扬州主城区按下“重启键” 封控小区迎“解封” 宁夏原州输转就业人员抵达福州马尾 广东淡水河重现清波 阔别多年的“蓝刀鱼”又回来了 腾格里沙漠排污事件举报人李根山因寻衅滋事罪等两罪一审被判四年半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一双球鞋被“炒”至近2万元 付款后缺货,违约损失该怎么算?

2021-09-04 09:06:04来源:扬子晚报

一双球鞋被“炒”至近2万元 付款后缺货,违约损失该怎么算?

近年来,“炒鞋”成为一种现象,一双球鞋的价格动辄被哄抬至几千甚至一两万元。那么,当付款预定高价鞋后却被告知缺货,违约造成的损失应该如何计算?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一起“炒鞋”纠纷。法官明确表示,不可单纯以交易平台上被炒至虚高的实时价格来确定案涉鞋子价款的实际损失。通讯员 宁法宣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万承源

2019年4月至5月间,沈某先后向秦某订购了20双“黑天使”和8双黑色“满天星”球鞋,支付货款共计9万元。6月8日,沈某又向尤某订购了60双“黑天使”,支付货款15.9万元。之后,秦某先向沈某发送了3双“黑天使”,又在尤某的委托下向沈某发送了25双“黑天使”。

2019年7月29日,尤某向沈某表示,因缺货剩余的鞋子无法发货,并向沈某出具了一份《说明书》,写明:尤某同意对剩余未发货鞋子(52双“黑天使”和8双黑色“满天星”)以当日市场价格(某平台)总计约36万元赔偿给沈某,并承诺于2019年8月10日至15日期间支付20万元,剩余款项于2019年8月30日至9月10日履行完毕。

2019年8月,尤某通过转账先后向沈某支付赔偿款合计4.13万元。

8月25日,经当地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沈某与尤某达成协议:尤某承认35双“黑天使”鞋子未发,愿意以每双3500元的价格赔偿给沈某,共计12.25万元,除了已支付的,尾款8.12万元于9月30日一次性付清;剩余争议部分双方自愿通过诉讼解决。

对于前两次订购未发货的17双“黑天使”和8双黑色“满天星”鞋子的赔偿问题,双方诉至法院。该案一审宣判后,被告尤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南京中院认为,对于剩余未发货的17双“黑天使”和8双黑色“满天星”,尤某应向沈某退还相应货款82140元。

关于这25双球鞋未能按约发货造成的损失问题,沈某主张按照2019年7月29日尤某出具《说明书》当日的市场价格计算,涉案球鞋的售价为每双19500元。

对此,法院认为,沈某与秦某、尤某交易时,对球鞋的交付日期并未有确定的约定。虽然涉案型号的球鞋当天在某平台上有过较高价格,但该平台上球鞋价格呈曲线波动,除非当日实际卖出鞋子,否则收益无法兑现及确定。

南京中院认为,结合案涉货款的金额,《说明书》中约定的损失赔偿数额明显过高,因此对损失部分予以调整,酌定由尤某赔偿沈某2464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