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走不到1公里 转运4名遇难地质人员遗体有多难? 北京未来三天以晴为主 昼夜温差超10℃早晚注意保暖 56.94亿,《长津湖》 登顶中国影史票房榜 弘扬志愿服务精神!社区71名优秀志愿者受表彰 临时乘机证明办理不到一分钟,宁夏旅客请收下这份指南! 为啥儿童新冠疫苗剂量与成人一样?解答来了 好消息!雪豹“四王子”恋上宁夏贺兰山 参加“国考”,你的核酸检测做对了吗? 为何候鸟“报到”偏爱天津——解读天津野生动物保护“密码” 云南临沧一男子伪造核酸检测报告被当场查获 哈尔滨铁路发运煤炭突破8000万吨 全力保障迎峰度冬 浙江省级医生健康海岛行:为2500多名村民义诊 河北兴隆诗上庄:小山村的诗意生活 兰州“烟火气”回归:民众线下购物乐享实地体验感 “新家长学院/全国网上家长学校”微信服务号上线:已有超两千节课程 长津湖英雄上海了“心病” 追忆当年:寒冷与敌人的子弹同样可怕 “清零行动”对症下药 山西解决不动产登记历史遗留问题 青海三分之二确诊病例出院 统筹协作应疫情“大考” 经广西偷渡出境务工被遣返回国 三男子获刑八个月并处罚金 山西:百年古籍获“新生” 让更多人足不出户“触摸”历史 浙江温州发现5名密接者 所采样本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四川南充“90后”守墓女孩:将继续讲述长坪山的红色故事 广州警方查获假冒品牌香烟约138万支 涉案金额超千万元 假货阿玛尼手表也卖专柜价 “黑网店”售假表累计案值1800余万元 西宁机场出港旅客不再查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迈出之后就是深渊——境外诈骗者谎言的背后 探访兰州60万师生防疫“信息库”:“加密+脱敏”保护隐私 昆明海关出台13项措施便利磨憨铁路口岸通关 安徽姑娘翻唱黄梅戏“走红” 想带黄梅戏“出圈” 福建金圭村:从“空壳移民村”到金牌旅游村的美丽蝶变 北京严禁接待三类涉疫风险人员 “红岭创投”系列案件74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 柴达木盆地茶卡景区智慧旅游气象服务平台正式投运 山西“70后”残疾人轮椅上创业 教徒授艺帮更多人就业 莫让民生清单只是“看起来很美” 宁夏西吉县:环境整治再发力,农贸市场“靓”起来 微动漫|宁夏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实施方案印发 宁夏:科技描绘全新“乡村振兴图” 东莞警方一月内成功救援两批被困山林的“驴友” 北京疾控:流感病例同比升16.69% 防新冠同时别忘防流感 北京朝阳新增一集租房项目 2000余套住房可拎包入住 用时40小时 4名失联人员从遇难点转运至殡仪馆 假借鉴定、拍卖古玩实施诈骗 沈阳警方破获一起特大诈骗案 青海湖北岸残疾手艺人 轮椅上拓展生命“宽度” 广州“山顶骑士长”:帮助年轻骑手月入过万是我最大的心愿 河南台前滩区迁建全面收官 逾3.6万滩区群众实现安居梦 北京拟扩大租赁住房供给 推动实现“住有所居” 民间棕编技艺“出圈记”:让非遗走进衣食住行 DigiByte可能是市场上最容易被忽视的加密货币之一 为什么现在投资酒店是个好主意
你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热点 >

一天走不到1公里 转运4名遇难地质人员遗体有多难?

2021-11-25 09:04:04来源:华西都市报

转运4名遇难地质人员遗体有多难?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肖洋 见习记者 周翼

云南普洱市镇沅县报道

11月22日上午8点32分,云南哀牢山四名失联地质人员全部被找到,均已不幸遇难。

11月23日,云南省普洱市哀牢山“11·15”联合指挥部传来消息,当晚9点50分,在哀牢山不幸遇难的4名中国地质调查局野外工作人员的遗体被转移出山,移交给生前所在单位。

23日中午,有一支由当地村民组成的补给队伍,曾上山为参与遗体转运的救援人员送饭菜。据参与此次补给的村民介绍,23日,遇难4人遗体被转运下山的当天中午,就有救援人员累倒在山上。而到了晚上,山上又下起了冰雹。救援人员几天几夜都没合眼,转运遗体任务结束后,不少救援人员直接瘫坐地上原地休息。

“寸步难行”

遗体转运速度非常慢一天可能走不到1公里

11月23日上午10点多,在指挥部所在的镇沅县者东镇木厂村,村民王先生等人接到了来自村里的通知,要求他们在指定的时间内赶到指挥部附近集结,给山里转运遇难者遗体的救援人员送去饭菜。

王先生说,自救援开始以后,附近村子里的村民都常接到往山里送补给的任务。直升机没空投物资前,基本是隔一天送一次。而这一次,他们组大概就有七八人接到了这个任务。加上其他村的人,整个送饭的队伍大概有五六十人。带好自己的食物和一些简单的东西,王先生便前往指挥部。中午12点过,他们带着300余份饭菜往山上赶去。

最近当地天气不好,据王先生回忆,受降雨等影响,上山的路非常烂,有些地方一脚下去,淤泥能一直淹到膝盖下方。

到了下午4点左右,带着饭菜的村民才来到指定地点与救援人员碰面。王先生说,汇合的地点离发现4名遇难者遗体的地方不足1公里,上山情况复杂,救援人员走得也很艰难。同时,据前线救援人员介绍,因为地形复杂、山高坡陡,雾大能见度低,遗体转运的速度非常慢,24小时可能还走不到1公里。

“救援队员都非常疲惫。”王先生说,救援者背着很大的包,差不多有20公斤重。此外,队伍中有不少人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在送饭队伍上山前,救援队伍中已有一人晕倒在山上。

一顿热饭热菜,让处于恶劣环境和寒冷天气中,长时间有着巨大体力消耗的救援人员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王先生回忆,他们把随身携带的热水分给救援人员,救援人员将热水倒在盖子里传着喝,每人都只喝了一点。“喝了热水,他们特别高兴,直说特别舒服。”

“披荆斩棘”

救援者砍树枝做转运担架下山路上山里下起冰雹

简单进食过后,整个队伍没有停留,又继续往山下走。

王先生说,他们跟在转运遗体队伍的后面,是因为上山的时候,指挥部要求他们,“必须紧紧跟着,队伍中有人要上厕所,其他人也不能借赶路之由先行离开。”王先生理解,指挥部是想让村民们上山之后遵守纪律,保证安全。

为此,下山时有村民要脱离队伍,自己走近路,也被其他村民给劝了回来。“他想直接往山下冲,我们就说,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没有一点责任感,一点也不负责。”

下山的路程特别漫长,转运遗体的队伍又花了近5个小时,才走到有车接应的地方。

王先生说,转运遗体有专门的转运袋。每一具遗体,都由差不多二十七八个人组成的小组负责转运。抬遗体的担架,是由砍来的树枝做成,需要4个人抬。山上道路艰险不好走,加上众人已相当疲惫,基本抬出50米的距离,就要换人。

“后来大家都累了,后面的人就开始上来帮忙。”王先生回忆,当时他们也想去帮忙,不过被救援人员拒绝了,“他们说我们没有经验。”

据王先生介绍,转运遗体的过程中,道路情况稍好一些时,救援人员都是把担架扛在肩上的。当遇到陡坡等很差的道路情况时,救援人员会将转运袋两端用绳子系好,一人拉着前端的绳子掌握方向,后端绳子则由七八个人拉着,在为遗体做好防护的前提下,后方放绳,前方把握方向,就这样一点一点“滑”下去。

王先生说,当天晚上八九点时,山里开始下冰雹,个头不小,打在人头上生疼。一路上,走动起来时,感觉不到很冷,只要一停下休息,寒冷就袭来。“这时队伍里有人就会喊,快走啊,太冷了。”

王先生回忆,将遗体转运出山的那天,山上的救援人员很多,加上进去的村民,他估摸能有400多人。“前面看不到头,后面看不到尾,一大串都是人。”晚上的时候,大家打开电筒,山上明晃晃的一条光线。

村民心声

觉得队员们贸然进山不当 对4人遇难难过又伤心

一直不间断地赶路,让救援人员吃不消。王先生说,走到后段,大家疲态尽显,救援队中的领队则一直想方设法逗队员们开心。随时都会给他们喊口号,一路都会问“有没有信心”,给他们鼓劲。下山时,有些救援队员实在走不动时,便坐在地上,用手划着下山。而王先生一行则一直跟救援队员说话,路不好走,有些救援队员走着走着就滑下了山,村民们就及时过去拉他们上来。“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齐心协力,让救援人员也信心十足,说当天晚上必须下山。”

因哀牢山天气开始变得恶劣,尽管救援人员昼夜搜救体力透支、极度疲惫,但为了保障救援人员的人身安全,指挥部给前线人员的要求仍是尽量往外走,务必不要停。

当晚9点50分,遇难者遗体被移交给其所在单位。当晚10点过,王先生一行到达山下。

他说,下山后,不少救援队员直接坐在地上休息,也不管有没有淤泥或者淤泥有多厚。

王先生说,救援进展一直牵动着附近村民的心,很多人都是每隔半个小时就刷新一次救援消息。得知4人都遇难的消息,大家都觉得既难过又伤心。他们觉得可惜,一来山上环境复杂,有些地方连指南针等设备都用不了,贸然进入不当;二来山上其实有可以避雨而且干燥的地方。“可能他们没有经验,对这些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