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 兴国县生态恢复了、百姓也富了 为翻译“刀具”来回跑三趟 他们向世界讲述非遗故事 从“随手一扔”到“分类变宝”——山东城乡垃圾分类见闻 宜春中院一审开庭审理曾春亮案 案件将择期宣判 推进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 “1420:从南京到北京”特展移师南京 展出340件(套)明代精品文物 个税新变化 办税更简便(财经眼) 南昌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劳荣枝案 劳荣枝向受害人家属道歉 自闭症少年考上大学之后 广州南沙一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所涉酒店已封闭消杀 长沙海关首次截获4种危险性活体蚂蚁 台风“科罗旺”和冷空气共同影响 海南岛由冷渐暖 各地高校即将错峰放寒假 有学校假期超过2个月! 浙江破获特大跨国互联网销售假烟案 涉案金额超2000万元 十年骗领养老金上万元 72岁大爷因诈骗罪获刑罚 数智时代,人才标准如何更精准 沈阳对全市存储进口冷链食品实行专库专区管理 通讯:“天子传音”北管“发新枝” 冬至冷 考研暖!江西一大学“师生饺”暖胃更暖心 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一审开庭 河北致7死“10·21” 较大交通事故:6人刑事立案 33人行政问责 打造健康绿色网络空间 “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主题餐厅亮相福州 2020年度中国互联网辟谣优秀作品公众投票正式启动 江苏金湖:农房改善焕新颜 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 镇北堡镇6对新人举行集体婚礼 迎着“痛点”上 引导人才“下” 银客人:以高品质服务迎接银西高铁的到来 缩小数字差距 助力改善民生 家长被老师“移交”作业的背后:形式主义任务充斥校园 “中国是我们最看重的市场” 太极拳:浸润在东方文化中的运动 新年健身跑首次“选址”城南 中梁村40名留守儿童喜领“温暖包” 职工体检已成用人单位“标配” 是福利还是符号? “探墓短视频”走红,基层文物保护如何顺势而为? 遭遇病毒式营销 2856位女主播涉黄 烟台市新增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大连累计报告3例本地确诊病例 5个街道中小学幼儿园停课 四川甘孜州一民警抓捕涉毒嫌疑人行动中因公负伤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8例 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今开庭 三大谜团待解 解决山区液化气运输难题:骑摩托来买气到底卖不卖? 癌友“同心”十五年:爱你一起 超越自己 广东三水试点乡村振兴综合改革 重塑岭南乡村韵味 “标准”赋能宁夏枸杞产业高质量发展 每个重点项目都是对人民的一份承诺 银川流感疫苗一针难求? 中国足球2020:磨难与希望 亲,你的电动车电池可能来自宁夏!宁夏电池材料产业链加速构建 银川拧紧安全阀,严管严控“两客一危”车辆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 兴国县生态恢复了、百姓也富了

2020-12-21 15:03:26来源:科技日报

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兴国县的生态恢复了、百姓也富了!

“过去每逢雨季总是提心吊胆,晚上睡觉也不踏实,时不时地要起床看看后山会不会塌方,雨停后还要花几天时间清理被冲下的泥沙。”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杰村乡杰村村民谢业波提起3年前的日子,仍然心有余悸。

走进杰村,虽是隆冬时节,眼下却是满目苍翠。一条条平整的绿色条带在沟壑纵横的山地里铺展绵延,山沟里种着一排排油茶树,坡面上是成片的青草,每隔一段距离,浆砌的导水沟四纵八达。“现在即便再大的雨也不用担心了。”老谢笑呵呵地说。

位于江西省中南部的兴国县,曾经是中央苏区所在地和红军第三次反“围剿”的主要战场,是影响深远的“苏区干部好作风”的发源地。1934年1月毛泽东主席曾亲授红匾“模范兴国”,称赞“兴国的同志创造了第一等的工作”。

如今86年过去,岁月荏苒,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老区干群承力接续,在践行“两山”理论中创新前行,为治理崩岗劣地交出了一份份“第一等答卷”。

从荒山到绿岗的重塑与蝶变

兴国县土地以红壤为主,含沙量大。受历史影响及过度砍伐,加上降雨充沛,20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县水土流失情况严重,尽管经过治理得到了根本性改善,但局部严重水土流失造成的“崩岗”依然普遍存在,就像一处处“瘌痢头”镌刻在大地表面。

据调查统计,“十三五”之前,作为一种地质灾害类型,兴国县有大小不一、类型各异崩岗5100余处,造成严重水土流失面积1300.6公顷,占赣州市统计数量的9.65%,不仅对农田、道路、水沟、河流造成堵塞,还对部分住房造成威胁,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

2017年,兴国县启动实施了崩岗侵蚀劣地水土保持综合治理工程,积极实施流域水环境保护与整治、矿山环境修复、水土流失治理、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土地整治与土壤改良等五大生态建设工程,纵深推进国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建设。

“根据崩岗发展阶段的不同,兴国县采取的治理形式可分为生态改造型、生态开发型、生态修复型三种。”赣州市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中心项目科负责人姚健庭介绍道。

科技日报记者在永丰乡凌源村看到,通过采用机械或爆破的办法进行强度削坡,整体重塑地形。昔日的崩岗区域建起了一层层梯级反坡水平梯田,梯田坡面内每隔60米修建了上下田间工作道(踏步),在截水沟、排水沟的末端及其中间每隔100米左右设置一个沉砂池,并将截水沟、排水沟道的径流引向山脚的山塘或自然水道……

几年来,凌源村封禁治理烂山地貌292.9公顷,新建经果林和水保林等410.6公顷。窥一斑而见全豹,在兴国县实施崩岗综合项目建设所覆盖的25个乡镇中,一个个“凌源村”实现了脱胎换骨的华美变身。

从单一到多元的振兴与跨越

“做梦也想不到政府会花这么大的力气来治理崩岗,真正是解决了我们的心头大患!” 63岁的鼎龙乡杨村村民廖火生说。他家的周边,曾经遍布着大小140多处崩岗,如今已是绿意盎然的果园。

在实施崩岗综合治理项目过程中,兴国县紧紧抓住与产业发展、精准扶贫、乡村振兴三个结合,将项目治理融入农业农村整体发展中,坚持在发展中向生态要效益、以绿色促发展。

通过开展崩岗综合治理,兴国县2000余处崩岗严重区域得到了有效生态恢复,对交通便利、靠近居民点的崩岗,采取“山上带帽、山腰种果、山下穿靴”的方法,将崩岗整治成水平梯田,形成可开发利用土地,通过承包、租赁等形式,种植杨梅、脐橙等经果林,打造花果庄园。

崩岗变身良田后,给凌源村贫困户钟远椿带来的变化可谓巨大。他入股了26亩山地,流转给合作社统一管理,除每年获得的租金外,他与妻子还定期到项目基地参与建设,每天每人有100元的收入,“像我这样生活得到改变的人,四邻八乡数也数不清!”他说。

在杨村记者看到,经过科学设计和建设,昔日村民口中的“烂山烂地”已变身为景色优美的科普教育区、水保文化区、生态农业区、生态河道区、生态防护林区和崩岗警示点,成为接受专题教育、休闲娱乐、鲜果采摘的新景区和乐园。

通过一系列生态工程的实施,兴国县在消除了自然灾害隐患的同时,区域涵养水源、保水固土、土壤培育能力等显著提升。“下一步,我们要充分利用科技手段,保护来之不易的生态成果,共创山清水秀、文明富裕、社会和谐的新的‘模范兴国’。”兴国县委书记赖晓军如是说。

记者:寇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