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了25年水产 河蚌的秘密这个老板都知道 本科生何以发现4.1亿年前“鸭吻鱼”? 媒体:“不得公布学生成绩”须令行禁止 高速口的公园也能美成这样?连电视剧都来取景 每天售卖600杯 杭州“盲盒奶茶”火了 网上百元一瓶的植物神仙水 在家零成本就能做 蜜蜂劳动分工由神经肽反向调控 警惕“神医”成为互联网诊疗的寄生毒草 花370万买房发现不能住人 中介说是“类住宅” 李恒:“半路出家”的女植物学家 麦田“长”出豪华墓,农村公益性墓地建设需有序推进 广州今年额外增加3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 大数据让蓝莓成小康路上的“发财果” “一对一”“多对一” 破解大学生就业难题 维护跟不上,网红厕所很尴尬 “伙伴行动”打通大豆成果转化新路径 北京望京地区将建16公里外环跑道 质疑公墓“干部区”,折射公众对特权的反感 保姆荒,“荒”的到底是什么 引洮工程:清流入旱塬 绿染陇中山河 受访应届生择业首要考虑因素是行业前景 肉食性盘州暴鱼化石揭示生态适应多样性 一位妈妈“霸气”纸条:从最爱听喊妈妈到最怕听狂喊妈妈 北京医务人员将全部接受艾滋病诊治培训 “三星堆”商标遭抢注 维权不妨学故宫 要不要给鸟儿喂食?专家:默默欣赏就好,越少干预越好 又是梧桐飞絮季 谁能拯救你的鼻子? 月薪2万难招牵挂车司机,是什么造成了供需失衡? 智能客服不智能,人工客服别缺位 热河生物群首次发现 前爪挖掘型穴居哺乳动物 北京大兴机场临空区推“极简高效”审批 广州市来穗人员积分制服务政策修订 昨起征求意见 首府拟建三条道路向社会征求意见 “懒人经济”成经济新增长点 糖尿病有可能治愈?是真的!这类人真的可以! 首府四部门联手整顿房地产经纪机构 还导盲犬“导盲权”有多难 平罗司法“四味联调”提振为民办事效率 西夏区贺兰山家园B区40户居民叫苦不迭 拜永强:刑侦“神检手”DNA锁定真凶 银川一季度售电量同比增4.4亿千瓦时 平罗宅基地改革激活乡村振兴发展潜力 演出市场全线回暖 把更多优秀原创送上舞台 银川监狱:无“缝”对接 打通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 欧冠-姆巴佩双响内马尔两助攻 大巴黎3-2客胜拜仁 亨德利连输六局1-6惨败中国小将 无缘世锦赛正赛 文明养犬 立规矩更要守规矩 古装剧市场回暖 类型多样求新求变 一图读懂|宁夏推进乡村振兴时间表、路线图来了! 宁夏70余家企业糖酒会觅商机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卖了25年水产 河蚌的秘密这个老板都知道

2021-04-08 11:06:55来源:钱江晚报

卖了25年水产河蚌的秘密,这个老板都知道

本报讯 俗话说,“三月螺蛳四月蚌”,每当清明前后春暖花开,就是螺蛳和河蚌最肥美的时候,现在菜场里最俏的河鲜就是螺蛳和河蚌。相比人人会烧的螺蛳,河蚌就显得略有难度,处理得不好,就会又腥又老,咬不动嚼不烂。

昨天下午,钱江晚报·杭州吃货记者来到了下城区朝晖五区农贸市场,找到一位资深水产销售,请教河蚌怎么选,怎么处理才好吃。

3元就能吃上一斤

朝晖五区农贸市场的103号摊位是专卖贝壳类水产的摊位,摊主老杨在这里一干就是25年。

老杨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河蚌卖得特别好,开市的时候摊位上的河蚌堆得像小山,多的时候一天能卖出300多斤。

河蚌经过整个冬天的蛰伏滋养,这段时间是最为鲜美肥嫩的状态,而且土腥味也不重,关键是价格便宜,每斤只要3元。每年元宵节一过,河蚌就渐渐走俏。卖河蚌是个辛苦活儿,老杨说,“这么便宜的水产,相当于赚个手工钱。”

挑河蚌有招数

杭州常见的河蚌有草蚌和鸡冠蚌两种,老杨卖的是草蚌,也是大多数杭州人喜欢吃的品种。鸡冠蚌除了吃,还能用来培育珍珠,买的人少一些。

两种河蚌很容易分辨,草蚌壳黑黑的,肉色偏红,鸡冠蚌壳发青,边缘有一个像鸡冠的突起,肉色偏白。老杨说,其实河蚌好坏全看水质,也并不是鸡冠蚌不好吃。

说起挑河蚌,老杨说,首先要看是不是鲜活,剖开时有一股清水流出的就是活蚌,没有水流出或者有臭味,就是不能吃的死蚌。

关于河蚌个头大小,因人而异,中等大小的河蚌最受欢迎,容易处理,肉也够多,太小的河蚌肉很少,吃起来不过瘾。有的人特别喜欢吃河蚌的黄,就会选个头大的,越大黄越多,但是肉质会老一些。

处理河蚌这个步骤千万不能省

老杨处理河蚌仔细认真,洗杀得很干净,也不会混进死蚌。他会帮顾客把河蚌剖开,去掉鳃边和淤泥,再拿木棒把蚌肉的边一只只敲过。

老杨敲的部位是河蚌的斧足,这个部位的肉质比较硬实,敲的时候力道要适中,敲到手捏时感觉柔软就可以。老杨说,很多人不吃河蚌其实是因为不会处理,如果少了这个敲的流程,河蚌肉就怎么也烧不酥。

河蚌烧之前还必须要用食盐处理蚌肉身上的粘液,要用盐反复的揉搓,然后再用清水冲洗,这样处理过以后,河蚌烧好就没有土腥味儿。

最近,本地的白荸荠笋大量上市,河蚌和咸肉春笋一起炖是老杭州的经典吃法。老杨建议用高压锅来炖,气响之后炖15分钟,河蚌吃起来又酥又烂,味道非常鲜美。 本报记者 黄葆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