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边的“守边人” 听,“河曲草原”上的新牧歌 实验视频观看量超4000万 这位“宝藏老师”为啥火了? 宁夏银川警方今年以来拦截电诈案件7720起 挽损1亿余元 银川市近70万人暂住人口可线上办理电子居住证 黄河流域银川段83.8公里直排口全部封堵 水质明显提升 中卫440余家文化和旅游企业恢复开放 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开幕 甘肃玉门融媒体中心参展 清新区融媒体中心亮相国家级展会,乡村新闻官连线推介乡村振兴 中老铁路开通在即,建设者回味在“水豆腐”里打隧道的日子 福建尤溪县融媒体中心亮相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展示会 点亮澎湃正能量!无人机表演亮相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全省县级唯一!长兴县融媒体中心亮相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暖心!军医十年如一日为民众问诊千余人次 四川宜宾:震后突发山体滑坡 村民提前预警紧急转移无人受伤 陈仓融媒亮相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垒易拉罐、刺彩球 沈阳上演别开生面的叉车工技能大赛 5G、8K、AI……媒体未来什么样?记者探馆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19岁女孩抗癌经历感动网友 首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展示会开展 95后小伙用自家丰收的稻谷“画”出袁隆平 分拆梅西百货的在线业务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短期度假租赁平台充满潜力和风险 今年生活成本会上涨吗 在线假期支出预计是店内支出的两倍 对零售的影响 这只网络安全股票能否在2022年再次翻番 加密货币在一周内从其价值下跌了近40% 但好消息可能会再次提振它 现在卖房子意味着在竞争很少的时候上市 为什么低价零售商可能会在2022年初苦苦挣扎 这家前身为Facebook的科技巨头是一家有争议的公司但它是一项伟大的投资 这两只科技股在周三的盘前暴跌 更好的钢铁库存 纽柯或钢铁动力 大连:预计12月4日全域降为低风险 学校将恢复正常教学秩序 “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的“放大镜”和“倍增器” 河北衡水居民打政务热线被训斥 官方:对当事人停职检查 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该怎么办 谁偷走了孩子的“视界” 校门前发广告、公号里推课程……校外培训广告无孔不入 全国妇联权益部发布《家庭暴力受害人证据收集指引》 泾源吸引社会资本修复生态促山绿民富 @银川人,爱护红嘴鸥,请别再投喂! 宁夏确认28支自治区级专业应急救援队伍 发挥金融活水功能 先行区建设基金迈出实质性步伐 沙坡头区“互联网+”让群众看病更方便 宁夏首例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检察公益诉讼履行到位 宁夏加强应急救援队伍建设 健全应急救援体系机制 习岗镇“秸秆厕所”破解种植户如厕难题 等了10年的“红本本”到手了 温馨提示!参加“国考”的考生,请在规定时间完成核酸检测 宁夏精准施策让劳动者学本领稳就业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瑞丽江边的“守边人”

2021-11-25 17:03:24来源:中国日报网

11月17日傍晚,执勤人员在瑞丽江上巡逻。(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中国日报11月25日电(记者 武晓慧)瑞丽位于中国西南,隶属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地理位置特殊,三面与缅甸接壤,紧邻缅甸最大陆路口岸城市木姐市,漫长边境线缺乏天然屏障,两国“城连城、村连村、田挨田”。自去年9月份以来,瑞丽发生了四次本土疫情,边境疫情防控面临巨大压力。

11月17日傍晚,执勤人员将皮划艇开往瑞丽江上的下一个巡逻段。(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在长达169.8公里的边境线上,瑞丽共设一线执勤点631个,目前投入各方面力量8821人参与“守边”,24小时轮流值守。

11月18日清晨,执勤民兵在瑞丽江边的步道上巡逻。(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31岁的退伍老兵赵兴攀是众多守边力量之一,今年3月,在结束瑞丽市畹町镇两个月的边境值守任务后,作为排长的他带领从德宏州梁河县前来支援的民兵,来到位于瑞丽市勐卯镇境内的贺弄渡口执勤点及允井渡口执勤点。如今,他和38名民兵日夜值守在瑞丽江畔,其中,年龄最大的49岁,最小的18岁,大部分为00后。

11月17日晚,瑞丽江边的山腰上,前来支援瑞丽的梁河民兵排长赵兴攀(左)和民兵雷世科勘查巡逻步道。(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赵兴攀介绍,今年3月的一天,凌晨五点,一个10人团伙趁瑞丽江枯水期江水水位低伺机偷渡时,值守人员及时发现制止,并移交了公安机关。

11月17日晚,瑞丽江边一处边境疫情防控值守点,执勤民兵在掩体后观察。(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在沿瑞丽江畔的执勤点及江面上,守边力量除了民兵、武警外,从2020年年底开始,瑞丽市及德宏州政府单位以及部分企业,以“包保单位责任制”的形式,也参与到边境值守中,定期派出人员轮换驻守执勤卡点。

11月17日晚,瑞丽江边一处边境疫情防控值守点,执勤民兵在火堆旁取暖。(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参与值守的瑞丽市公职人员赵琳介绍,一年前刚来到执勤点位时,她和同事为几个值守卡点起了名字——野猪林地、眼镜蛇地、蟒蛇地、蛇窝地……11月的瑞丽江畔,虽不及夏季雨季时高温难耐,同样蚊虫叮咬严重,眼镜蛇、银环蛇也是“常客”。此外,这里昼夜温差大,白天还是将近30度,夜晚气温骤降,执勤人员穿上羽绒服、披上军大衣,靠火堆取暖。

11月17日晚,瑞丽江边一处边境疫情防控值守点,执勤民兵休息间隙,飞蚂蚁聚集在灯光下。(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守边人”的一天,可能是从清晨开始,也可能是在半夜。24小时值守,轮换不同时间段,有的一待就是几个月,春夏秋冬,日落月升,在狭窄的沿江山腰步道上走过无数次,在“黑灯瞎火”中的泥坑前迈过无数次,也在湍急的江面上巡逻时躲过暗礁无数次。

11月17日,瑞丽江边一处边境疫情防控值守点,执勤民兵吃晚饭。(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

为国“守边”的,也不仅仅是一线边境疫情防控卡点的值守人员。在距离执勤点最近的村寨,村里的妇女做好稀豆粉、肉圆子,走半小时山路送来;抵边村寨24小时封闭管理管控,村民人人皆为“守边”员;边境疫情缓冲区转移安置,村民舍“小家”为“大家”……在瑞丽这座边境小城,每个人都为守好边境,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11月18日清晨,瑞丽江边,边防设施施工队准备前往施工点。(中国日报记者 武晓慧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