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创未来”第二届宁夏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落幕 【夜话】让宽容成为透进你生命中的温暖阳光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开幕 宁夏组团参展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56万元 王小平父子受贿案一审宣判 全国残疾人岗位精英竞赛宁夏代表团获团结协作奖 银川“毒凉皮”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分别获刑 贺兰县“三味处方”巧解医患纠纷难题 宁夏加强餐饮环节“长江禁渔”监管 宁夏开展突发环境事件应急监测演练 吉林一男子做核酸检测时觉得“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 辽宁:五年内实现废弃农膜全回收 湖北宜都退捕渔民“新”生活:心有怀念 脚步向前 陕西省智慧黄河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在创世界之最的铁路桥上飞檐走壁!网友:当时我害怕极了 中缅边境云南德宏缴获毒鸦片70余公斤 事关家中一“宝”! 国家出手助力老人融入智慧社会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工程完工 劳动者之歌|案发现场的“听风者” 马岭关明长城佛造像失窃案嫌疑人在河北落网 社交平台开卖枪支 常州警方端掉网上“弹药库” 广东编制信息数据元规范解决基层“数据多头填报”问题 甘肃临夏构建全季旅游产品体系 2万余贫困人口“美丽”脱贫 究竟什么样的冷空气才能翻过南岭? 虚假申请8000余次!上海警方破获“机票病退”诈骗案 长白山下新“愚公”:一座山,三代人,60年 河北平乡农民舞狮队公益演出10年 只为传承文化 江西城镇贫困群众基本住房已保障64244户 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冬季版图覆盖超6成国土 冬天这些“神操作”你见过吗? 云南全力打通民族地区对外连接大通道 甘肃警方同“两卡”部门联合 不设时限深挖产业链至“清零” “我这个孩子还读什么书!”办学遭误解,他们坚持了28年…… 北京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 郑渊洁实名举报的特大盗版案今天宣判 11人获刑 假客服、假链接……网购退款骗局又出新花样 “嫦娥”小姐姐,你们的青春很美! 穷乡僻壤的华丽转身 宁夏上演移民搬迁“变形记” 这位同志,鞋底都掉了… 爱心帮扶终结硕果 圆梦女孩回馈社会 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 内蒙古呼和浩特“自曝家丑” 出台《九条措施》提升办事效率 甘肃嘉峪关高压焊工20载:50℃炉火炙烤前先“打草稿” 图个明白|直播带货的“智商税”,你交过多少? 云南会泽:十万“贫民”出山记 天津滨海新区28日起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筛查 吉林一小学寒冬上演“武术间操”:少年功夫火爆校园 陕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甘肃进境粮食指定监管场地运营 首票业务顺利通关 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启动 涵盖30个专业类别 宁波“顺其自然”再捐款103万元 22年捐款达1258万元 吉林森林公安破获17年前命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视障按摩师组建乐队,在音乐世界里绽放光芒

2020-11-20 11:03:15来源:工人日报

视障按摩师组建乐队,在音乐世界里绽放光芒

黑暗里的追光者

阅读提示

在贵州一家盲人按摩店内,诞生了一支特殊的乐队,乐队成员白天是按摩师、外卖员,晚上则化身主唱、鼓手、吉他手、键盘手,在音乐世界里闪耀光芒。

“我要我的生命绽放光芒,把我的黑夜点亮,有再多的痛也无法阻挡……”

这首原创歌曲《绽放光芒》来自贵州省一支以视障青年为主要成员组建的乐队——折耳根乐队。5名乐队成员里,陈昌海、杨志、杨林、陈克兴都有视力障碍,在盲人按摩店工作,视力健康的彭万海则是一名外卖员。乐队取名“折耳根”,意为像折耳根一样,代表的不只是音乐梦想,更是盲人对光明的渴望。世界一片漆黑,而他们是黑暗里的追光者。

在黑暗中破土而出

在贵州省贵阳市区一家盲人按摩店内,老顾客因为又一次找不到按摩师杨林发了脾气:“啷个又去搞音乐了。”

被顾客“点名批评”的按摩师杨林正是折耳根乐队的成员之一,他们白天按摩,晚上则一起做音乐。作为乐队中唯一一个“专业选手”,会吹笛子的杨林受到大家的羡慕和尊重。有视力障碍的杨林从小就喜欢音乐,在盲聋哑学校跟着老师学习吹笛子时才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笛音一响,他便深陷其中,笛子拿起来,就不再放下。“以前都是我自己放伴奏跟着吹,没有现在这种真实的合奏的感觉。”杨林说。

一旁的队长陈昌海接过话:“乐队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是乐器与乐器间的碰撞,人与人的磨合。”

遇见杨志,是陈昌海从喜欢音乐到做音乐的转折点。在贵州盛华职业学院读书时,杨志的一次舞台表演震撼了陈昌海:“杨志是全盲,他能做音乐我为什么不能?”此后,陈昌海便与杨志“玩”到了一起。同样被杨志一曲《黄玫瑰》震撼到的还有学弟彭万海,热心肠的他经常帮助盲人同学,如此一来,三人成了好朋友,经常聚在一起玩音乐。随后,陈昌海的小学同学杨林也加入进来,并决定给乐队起名叫折耳根乐队。

迫于生计的4人东奔西走,分分合合后,乐队迎来了新的成员陈克兴。这些年走南闯北的陈克兴接过演出,也为农村的婚丧嫁娶唱过歌。哥哥是陈克兴的第一个粉丝,为了让他学习音乐,哥哥与妈妈吵了一架,最终妈妈答应给陈克兴买电子琴并送他去学音乐。但对于贫困山区的农村家庭来说,学音乐的费用太高了,陈克兴的音乐梦再次破碎。

15岁的陈克兴背起电子琴来到了贵阳。经常到盲聋哑学校碰运气的他想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并在那里认识了杨林。为了说服陈克兴加入乐队,陈昌海几年里穷尽浑身解数,终于打动了陈克兴。

2020年4月20日,全新的折耳根乐队成立了。

7.5平方米的音乐梦

随着各大媒体对乐队的报道增加,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并喜爱上这支盲人乐队。在北京、贵阳、扬州,队员们都有被认出的经历。

“有一次走在路上,我被一个粉丝认出来了,他问我是不是折耳根的杨志,然后他告诉我,除了许巍,最喜欢的就是我了。”这次的街头偶遇让同样作为许巍粉丝的杨志激动不已。

尽管有了人气,折耳根乐队也没有骄傲,依然在追逐音乐的路上奋力前行。

5个大男孩连同他们的乐器挤在按摩店一间7.5平方米的小屋里。“现在很好了,老板给我们提供了固定的场所,以前,我们都是等下班后把按摩床搬开再排练。”回忆曾经“流浪练习”的经历,一激动,杨志的吉他磕到了墙角,这把1000元的二手吉他有点占地方,排练时杨志只能斜靠在墙角。

新添置的二手架子鼓让练习室看起来更加拥挤,陈昌海需要尽快学会它,“手鼓不如架子鼓大气,把这个练起来,以后上台效果会更好。”同样为了乐队效果更好,彭万海放下吉他,开始转练贝斯。

乐队总在按摩店下班后练习,最晚练到凌晨4点。黑暗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熬夜总让身体吃不消。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决定利用每周一、三、五的下午排练。如此一来,练习的效率高了,收入却也少了。

乐队所有的音乐设备加起来不足一万元,视力的缺陷、条件的艰苦、生存的压力以及互相的磨合,种种困难加在一起,却让这支队伍抱团取暖、向阳而生。

音乐和按摩都要继续

“他们搞乐队是因为喜欢音乐,我是因为他们。他们有这个想法,我要陪他们一起走。”为了给乐队一个好的练习环境,队长陈昌海多方打听,找到相应组织寻求帮助,只为寻找一个排练的场地。

“我已经成家了,有家庭责任,但乐队也是家,我也要对乐队负责。”队长陈昌海习惯把事情考虑在前面。理想与现实是他经常与队员们讨论的话题,“不能空谈音乐,我们也要先吃饱饭。如果想换琴弦了,那最近可要好好上班。”

越来越多人对乐队的喜爱和了解,成为督促队员们花更多时间在音乐上的动力。他们并不满足于自己“盲人乐队”的身份,更希望能得到音乐上的认可。陈昌海表示:“音乐和按摩一样,都要追求持久性。我们的内容丰富度还不够,音乐也还不够好。”

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3年内做成一张原创专辑……折耳根乐队定下了属于自己的小目标。陈克兴告诉记者:“目前我们最大的瓶颈就是创作,现在的想法少了,写出来的东西总感觉一样,只能通过多听、多体验来寻找灵感。”

身为残疾人,乐队成员深知残障人士的不易。预想未来,折耳根乐队希望能举办一场全省巡演,给予千千万万残疾人力量,告诉他们不要放弃希望,有梦想就去追。在折耳根乐队的未来规划里,千千万万的残疾同胞总在计划内,“按摩我们也还要继续做,条件允许的时候我们也开按摩店,甚至我们每人开一家,带动更多像我们一样的残疾人就业。”说到未来,乐队每个成员的脸上都闪着光。

本报记者 李丰 本报实习生 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