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风水调控师”:如何掌管好3.2万个出风口? 河南新乡一份进口南美白虾外包装核酸检测呈阳性 网购奢侈品“以假替真”退货牟利 北京一男子获刑1年6个月 宁夏“空壳村”破壳迎新生 “烧钱”的网络棋牌小游戏 我国汽车产销量连续8个月增长 安徽太和多家医院疑骗保:有人称一年免费住院9次 “防疫”“保暖”兼顾 公厕挂门帘不搞“一刀切” 吉林女农民画家的笔下“新生” 患者家属举报医生推销血液制品 涉事医院想“私了”被拒 长江口两船碰撞一船进水沉没 10人获救1人遇难5人失踪 江西庐山迎降雪天气 交警提醒游客不得开车登山 内蒙古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现有本土确诊病例23例 长江口两船发生碰撞一船进水沉没 已致1人遇难 河南濮阳一份进口冷冻带鱼样本核酸检测结果阳性 北京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来自波兰 一位民办高校校长的18年坚守 《上甘岭》等十部电影 精致修复焕发新生 冷资源“热”启动银川冰雪游今冬又出新玩法 平罗县驰而不息推进蓝天保卫战 致富带头人海玉林的五年计划 宁夏医保电子凭证激活人数突破百万 贺兰县常信乡举办首届花卉旅游文化节 20省份出台减负清单 教师负担如何真减实降 银川冰雪游升温 冷资源“热”起来 专业化志愿服务为文明银川注入“动力活水” 冬天身体不适拔个火罐?别太随意! 宁夏中卫:“数”起“云”涌正当时 宁夏严把村(社区)“两委”换届选人用人关 5G按下快进键,需防一哄而上盲目“铺摊子” 中外2020年度“热词”盘点 你最常用哪些流行语? 西甲综合:马德里“德比”皇马2:0胜马竞 辣条专业“第一班”实操考核!90分才算及格 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会议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壮大主导产业 村民持续增收 媒体:见义勇为牺牲申报烈士两年无果,该有个说法 钟南山任广东“灯塔工程”导师 寄语青年勇于向前 突破国外限制,“钢铁裁缝”30天造出替代焊材 重庆巫山县下庄村历经7年修出8公里“天路”通往村外 强冷空气继续影响南方地区 广西大部等地降温可达10℃ 国医大师王琦:中医药走出去面临“三个问题” 冷冷冷!北京今日晴冷继续 白天最高气温仅零下1℃ 寒潮蓝色预警继续发布:江南华南等地将降温6~8℃ 黑龙江省新增确诊病例2例 现有确诊病例9例 教育专家议消除家长教育焦虑 让孩子免于童年恐慌 北京从严从紧做好国际直航航班管控 黑龙江12月13日新增确诊病例2例 为绥芬河市本土病例 “救心神器”AED落地厦门山海健康步道 首批急救培训同步展开 【战斗肌】气喘、疲乏……运动中这些身体信号要当心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7例 治愈出院4例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首都机场“风水调控师”:如何掌管好3.2万个出风口?

2020-12-14 13:03:22来源:新京报

首都机场“风水调控师”,如何掌管好3.2万个出风口?

平均每天消杀几千个出风口,100多名工作人员,硕大的航站楼,需要在5小时内完成消杀。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婷婷)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的地下二层对旅客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区域,这里有上千台仪器设备,其中700多台暖通空调设备,还有盘旋的输水、供热管线,它们为机场带来冷、暖风,以及温度适宜的水源。北京首都机场动力能源有限公司空调站站长刘跃在这个岗位工作了34年,他和同事们负责着航站楼内的风、水调控工作,所以他们笑称自己是首都机场的“风水调控师”。

由于疫情尚未结束, 139名“风水调控师”要为三座航站楼近700余台空调设备、3.2万个出风口按计划进行消杀。为了不影响旅客正常出行,航站楼内出风口的消杀都在凌晨进行,时间紧、消杀量大,“风水调控师”们在和时间赛跑。

风、水从地下二层覆盖140万平方米

如果不是在地下二层工作,恐怕会在这里迷路,每一个设备间之间都横亘着盘根错节的通道。

“旅客们看得见是航站楼地上的部分,几乎没人会知道他们的脚下有这么多设备和管道在运行。”刘跃说,虽说叫空调站,但是首都机场的水和风都由他们进行管理,要保障好大型建筑公共区域的温度就需要在风和水的调控上下工夫。

刘跃用“风通水畅”形容机场的风、水管理目标。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的空调设备核心机房都在地下二层,完成热交换的热风或者凉风从这里顺着通风管道“跋山涉水”去往航站楼的所有楼层,其中包括人员相对密集的4层值机岛和航站楼的最高位置——5层商业区。

这是一个漫长的距离,涉及近万个风阀,且须保持其都在正确的开度。同样,水也是从地下二层通过设备循环后,由输水管道将温度适宜的水输送到航站楼内。风和水从地下二层前往航站楼的各个区域有多远?刘跃说,如果用服务的建筑面积来说的话,三座航站楼总共约140万平方米。

入境客运等区域采取全新风模式

“风水调控师”们的工作远不止系统维护、检修那么简单。疫情尚未结束,他们需要依据防控指南给楼内清新空气的输送制定合理方案,目前该方案已经升至5.0版本。

疫情发生最初时,首都机场按照每人每小时30立方米的新风量供应标准执行。到疫情最严重时,则采取全新风供应模式,“我们的空调设备能取多少新风就取多少新风,再送到航站楼里。”刘跃说,这种最大量的新风供应无论对设备本身还是设备调控工作来说都是巨大考验。“风水调控师”们工作的压力随之加大,他们需在供暖启动前就开展设备维护、保养,并在供暖后时刻关注楼内各点位温度及室外温度变化。

目前,首都机场T3-D处置专区主要服务入境客运航班,这也是机场最为特殊和重要的区域之一,因此这一区域仍保持着全新风模式。

此外,按照疫情防控要求,人员密集区域,比如值机区域、安检区域等,都采取了全新风模式。

3.2万个出风口每周消杀一次

给空调机组、新风机组、出风口做消杀是“风水调控师”们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具体措施。

按照要求,每一周700多台设备的过滤网、表冷器将进行一次消杀,3.2万个出风口每周消杀一次,其中位于T3-D处置专区的出风口每周消杀两次。但空调站的工作人员有限,工作人员只能将这些设备和出风口分批次、滚动消杀。

在一间设备值班室,记者看到一块儿大白板上写着“防控工作计划”,上面将过滤网、空调机组的消杀细分到每一天,消杀的区域除了餐饮区、值机区、商业区、行李提取大厅等,还包括东直廊、西直廊、东翼廊等等。动力能源公司空调站副站长李梅说,只有将方案做细,才能在人员有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提高消杀效率。此外,为了不影响旅客正常出行以及航站楼内工作人员的办公,公共区域,也就是旅客集中的区域出风口的消杀都在夜航之后进行,也就是深夜24时以后开展,凌晨5时左右,早航班开始之前结束。

平均每天消杀几千个出风口,100多名工作人员,硕大的航站楼,需要在5小时内完成消杀。

刘跃说,经过统计,消杀作业时走步数最多的员工达到5万步,最少的也得2万多步,而且他们还得背着20多斤的消毒液在航站楼里行动,对体力是严峻考验。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工作人员在公共区域开展消杀须穿着防护服、佩戴护目镜,“这样的穿着在冬天还好,在夏天别说工作两三个小时了,刚半个多小时全身就湿透了。”李梅告诉记者。

改造消杀设备提高工作效率

年初疫情来得突然,空调站紧急调用原先用于清洁机器设备的喷壶来进行消杀作业。

但这种喷壶既装不了太多消毒液、喷淋面积也不大,工作效率很低。随后,技术人员找来肩背式打药机,这种设备装消毒液的容量大了,但由于是传统的手压式加压喷药,没一会儿工作人员的胳膊就酸痛得无法抬起。另外,由于航站楼出风口位置很高,工作人员消杀时不得不用到梯子。20来斤的消毒液、几万步的走路距离,再加上这梯子,工作量陡然加大。

为了提高作业效率,技术人员在肩背式打药机上做文章。经过多次尝试,他们最终将打药机改装成电动版的消杀作业机,其消杀杆也加长到3米,这样工作人员再也不用搬着梯子来回走了,只要拉长消杀杆,就可以够到风口处完成消杀。

“原来我们消杀作业至少得两个人一起完成,一个人扛着设备,一个人扛着梯子,还得用平板车拖着备用消毒液。现在用升级版的消杀机,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而且一个人也能够完成。” 一位负责设备消杀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这种升级版的消杀装置喷洒面积很大,对于设备消毒来说,来回这么喷几下,消毒液就可以完全覆盖在设备表面。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