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规药品为何一路畅通?要强化对流通使用环节监管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例 治愈出院3例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2例 其中本土病例1例在四川 浙江:两个月内查获各类食药环知类案件案值逾3.6亿元 完善个人征信体系,构建诚信守约社会 追求个性自由的年轻人 为什么还是走上了相亲这老路? 校长逼13岁女生写性行为检讨?殴打羞辱有违教育之道 贵州毕节56件地理标志产品走向全国 雪地策马女副县长面对走红:公职人员要为公为民 “刷脸”就医结算 让便捷成为“随身带” 北京将实现输电线路无人机自主巡检 四子王旗迎“嫦五” 11次神舟飞船返回舱均在此着陆 以人为贵 “十三五”期间贵州政务服务迈上新台阶 法律学者:辛巴团队涉嫌泄露爆料者隐私,该当何责? 北京今明两年改造或新建10个配套便民设施公交场站 动保人士起诉虐猫者 法院驳回不是给虐待行为撑腰? 毕业三四年的你,会烦恼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变大了吗? “江小白”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在沪开庭 距离丁真走红已有一个月 他们陪丁真离开原来的世界 一家人的献血坚持:22年,663次 乌蒙山上的大迁徙 毕节32万移民搬进新家 最不方便的是就医和买票 中老年农民工如何摆脱数字鸿沟窘境? “明年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我们相聚在武汉” “太极拳”“送王船”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她送货时怀里裹着一岁半的儿子 网友:值得被尊重 夫妻协定出轨方赔50万元,合法吗? 北京地铁宣武门站新增 出入口和换乘通道 杭州民警跳进冰冷河中救人,妻子的短信让人泪目 西南地区东部多阴雨 近海海域有6~8级大风 宠物社交:小猫对我施展了时间的魔法 帕克团队首次发布中国酒专辑 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占27款 宁夏新批准建设石嘴山吴忠两个自治区级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 快看!宁夏公安再推15项服务保障高质量发展便民利企新措施 北京市今年新增约30万人喝上市政自来水 青海实施首个湿地保护示范项目 加速高原湿地植被恢复 北京共有425条河流 有水河长2600余公里 “山里娃”的第一个春运 青海大通森林警察救助两只野生动物 上海8岁女童打赏主播出手阔绰 遭“有心人”诈骗4万封口费 “十三五”期间江西除险加固1479座病险水库 助力防洪减灾 受贿超1500万 吉林延边州原人大主任赵龙虎一审获刑7年 三明:红色基因 绿色发展 山东“计算机等级考试大面积作弊案”两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0个月 百岁老人回忆海原大地震 六战六捷!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圆满收官 老年友好型社区离我们有多远? 逾亿元资金助安徽升金湖生态保护 吸引10万候鸟越冬 敦煌研究院建成可模拟四季气候实验室 向预防性保护转变 湖北警方打掉利用“跑分平台”犯罪团伙 涉案5亿元 河北望都出台鼓励大学生回乡参选任职方案 明确政策待遇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不合规药品为何一路畅通?要强化对流通使用环节监管

2020-12-18 09:06:39来源:北京青年报

不合规药品为何能“一路畅通”

秋实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发布关于18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涉及多个生产企业的11种药品,其中5种为中药、4种为注射用针剂,还有2种为复方制剂。为何不合规药品依然能够在市场上流通?专家分析,此次药品不合规所涉及的问题不仅起源于生产端,也涉及运输、储存、销售等环节,建议加强全链条药品监管。(12月17日《经济参考报》)

不合规药品既然能够“一路畅通”,说明中间环节的阻截作用没有发挥出来。这提醒我们,药品监管不仅要紧盯生产环节,还要强化对流通和使用环节的监管。这有利于发现生产环节遗留下来的问题,从而起到查漏补缺的作用,还能发现流通和使用环节出现的新问题,比如药品变质等。

药品生产企业也得强化自身责任,除了要确保生产环节不出现质量问题外,还应该由药品生产流通的前端向后端实施质量监督与约束,比如,发现药品质量问题及时召回;对药品流通企业的运输、仓储条件提高要求并进行检查;对末端使用信息进行收集反馈;畅通临期药和过期药回收渠道等。药品销售不是一锤子买卖,更全面的售后服务必不可少。

医院等药品买方的质量监督意识也应加强,以便从后端向前端进行质量倒查,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促进整改。对于其他普通商品,无论是中间商还是消费者,只要发现质量问题,都会迅速向上反馈并追责,甚至还可以要求多倍赔偿。不仅如此,普通商品还建立了先行赔付规则,消费者发现产品质量问题,可以直接要求销售者担责,不必去找生产厂家。这既是一种自我保护,又是市场的一个基本规律。药品这个更需确保质量的特殊商品,更应加强对质量倒查规则的应用。

临床上有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当患者或家属发现药品或医疗器械存在质量问题,比如在输液管里发现异物时,医院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输液管为正规渠道采购,并经过严格的检验,有产品合格证,以此来证明自己没错,并认为即使有错,那也是生产厂家和质监部门的错。这背后的逻辑是,医院作为药品的买方,对质量没有倒查责任,在此背景下,患者作为受害者,是告医院还是告生产厂家,往往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药品流通企业、医院、药店等中间主体虽然不是药品的最终使用者,但相对于上游的生产厂家而言,又都属于买方。假如强化了买方的质量监督意识和质量倒查责任,就动员起了一股强大的体系内部监督力量,这是外部监督力量所不能代替的。并且,这股监督力量不仅能够溯及最前端的生产厂家,而且由于相互之间已构成了买卖关系,也能进行相互监督。这样一来,不合规药品就容易被及时发现,很难再从上到下“一路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