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元年,直到岁末还在冲刺 2019人均科普专项经费4.70元 线上科普活动成亮点 “暗黑漫画”侮辱“慰安妇”,是罪恶不是创作 回顾2020国产电视剧:在品质提升中记录时代发展 考研:非低风险地区考生须全程戴口罩 培育新模式、新供给、新业态 5G视觉盛宴从这里开启 北京限塑推动者姚佳:希望能实行“烟头押金制” 南方大部有弱降水过程 华北中南部黄淮江淮等地有霾天气 国内3岁以下婴幼儿人数超4700万 你的宝宝谁来带? 宁夏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 ”解决群众异地办事“多地跑”难题 19431人在宁夏参加2021年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 宁夏力争银川至太原高铁于“十四五”期间开工建设 安徽合肥中小学生55件作品“描绘”智慧城市 浙江宁波排查498名密切接触者 已出结果344人均为阴性 京广线局部“手术” 寒夜施工宛如“烟花”绽放 高铁“静音车厢”来了,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北京:个别单位疫情防控意识有所松懈 给疫情防控带来隐患 航天黑科技让“消防车”飞入云端 山西“70后”村支书带领村民探索生态富民路 北京顺义公布新增无症状感染者详细活动轨迹 探访上海“5G乡村”:养老、燃气监测等应用纷纷落地 河南省药监局查处“两品一械”违法案件逾5500件 浙江嘉兴构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 用“一束光”带来希望 银川各景区文明旅游氛围浓 推进全域创建“食品药品安全区”,宁夏药监部门将这样干 新身份!丁俊晖加入“WPBSA Players”董事会 榄雕代表性传承人曾昭鸿传承基地在穗启用 2020年宁夏未发生重大药品安全事件 药品安全形势总体稳定向好 今年宁夏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抽检合格率稳步提升 教育部:2025年三科统编教材将覆盖中小学所有年级 青海湖景区:冬日户外运动 这些规定须先知 有教师一小时收费超过2500元 教师有偿补课如何治理? 辽宁出台办法:女职工产前检查所需时间计入劳动时间 江苏端掉一特大流动赌场:专挑荒郊野外 “专业化”管理 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一审开庭 择期宣判 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疑似中毒 警方已展开侦查 有教师一小时收费超过2500元 教师有偿补课如何治理? 大连:除金普新区封闭管控圈外 全市各区全面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南京一高校为考研学子派送3000份暖心“福袋” 北京通报新增2例无症状感染者流行病学调查详情 山西扩大派出所“一门通办”服务范围 1325个派出所可办理出入境服务 宁夏公布十大危险驾驶行为:未按规定让行居“榜首” 河北邢台破获重大网络贩枪案 辗转20省份抓获20名嫌疑人 天津海事法院2019年以来受理涉“一带一路”案件425件 北京西城公布新增无症状感染者详情 初步划定密接者224人 三江源生态法庭启动新规:被告人参与生态修复代替经济赔偿 吸烟会使人变穷?报告:吸烟人群家庭贫困概率增高 “北大学子弑母案”今日开庭审理 一审宣布择期宣判 北京新增2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详情公布 山西累计召回31.78万件缺陷消费品 涉及20家企业12种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口罩元年,直到岁末还在冲刺

2020-12-25 09:04:14来源:中国青年报

口罩元年,直到岁末还在冲刺

能过就好——很多人对这一年的期望。貌似原地躺平,不思上进,实则等待进取的时机。

---------------

一个人做什么都是有定数的。前半年休息太多,后半年就一定会加倍工作,找补回来。2月到4月无所事事。这种状态让人慌乱,只能在家健身,消耗过剩的精力,累到筋疲力尽,便不会胡思乱想。而差不多从5月开始,事情就逐渐开始多了起来,一直到年末还在冲刺,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睡个好觉,从晚10点睡到第二天早10点。

虽然这一年新冠肆虐,却是我个人历史上生病最少的一年。感冒发烧几乎没有,困扰多年的鼻炎居然不治而愈。本以为这是加强锻炼的结果,现在想来,还是和戴口罩有莫大关系。深圳的盛夏,酷热难当,临近40摄氏度的高温,打工人照样穿得整整齐齐,有模有样,戴着口罩挤地铁,手里还提着各式各样的便当。挤进早晚高峰的车厢,口罩里精湿一片,时间久了会透不过气。出了地铁口,不得不再换一个。今年深圳年轻女性的穿衣时尚是露脐装,视觉上给人以清凉感,闷热的车厢里出现一片生机。由此可见,穿衣服也是有定数的,脸上多出来的布,就从腰上省下来。

熬过整整一个夏天,当天气开始变凉的时候,口罩已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新养成的习惯偶尔也会遭遇挑战。上个月出差哈尔滨,天太冷,口罩里的水汽迅速雾化在眼镜上,几乎瞬间失明。到底是摘掉眼镜,在冰天雪地里慢慢挪,还是摘下口罩,让寒风与呼吸道直接接触?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哈尔滨瞬间模糊了起来,一公里路挪了半个小时。等我的人很有耐心,对我的迟到表示理解,“谁让今年情况这么特殊呢?”

确实特殊。后半年至今,一共来了两次哈尔滨。第一次赶上刮台风——哈尔滨刮台风,可类比深圳刮沙尘暴。但我也很幸运,航班刚一落地,机场就紧急关闭了。第二次是暴风雪。飞机还在天上,机场就开始控制流量,降落得有惊无险,而我也在工作日结束那一刻,顺利去到指定的地点,完成了要办的事情。

“李律师大老远从深圳来了,请人家吃个饭呗。”办完各种手续,法官交代原告。东北人的热情真是领教了。但是,作为被告的代理,实在不想和原告坐在一张桌子上夜宵,还是人家请客——尴尬,婉言拒绝了。再说,还得赶紧找个宾馆复习功课呢。

原来预期今年事情少,就在年初申请了个香港的硕士项目,也算不浪费时间。只能说世事难料,没承想比往年还要忙一些。因为疫情,香港暂时去不了,只能上网课,但压力一点都不小。每堂课之前要读一大堆英语资料,课上冷不丁的提问,同高中时一样胆战心惊,课后还有论文、考试。老师可不知道你年纪几何,成家与否。在课堂上一时不慎,说自己有两个女儿,耳机里听到香港课堂的同学们一片惊呼声,就很后悔,暴露了真实年龄,估计很难有讨论小组肯收留我了。跌跌撞撞应付了半个学期,我已经同自己和解,学业上对自身的要求,从一开始的优秀降低到了能过就好。也就卫生习惯,攀登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能过就好——很多人对这一年的期望。貌似原地躺平,不思上进,实则等待进取的时机。很佩服我的小同学们,虽然他们没有家累,也不用上班,但表现出的学习态度与热情还是感染到了我。瞧瞧人家做的笔记,还有英语水平,真是羡慕得紧,卫生习惯也很讲究——视频课都戴口罩。开始琢磨,要不要附和一下以应景,毕竟口罩元年。“这位同学,能把口罩摘掉吗?听不清你在说什么。”老师善意地提示。“不好意思,我忘了。”一边说,他一边就摘下了口罩。看着对方老成的面相,我一下宽慰了很多,这么大年纪还愿意出来读书,还真是吾道不孤。

李帆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