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婚”成年轻夫妻新选择 专家:或产生法律风险 弯腰驼背须警惕 脊柱侧弯盯上儿童青少年 海南进入“县县通高速”时代 2020年浙江侦办跨境赌博案件3025起 涉案资金达67亿元 广东四会利用智慧警务跨省打掉一利用“裸聊”视频勒索团伙 记者vlog | 这一年,我在“世界十字路口” 2020 因你不凡丨待你平安归来 “一年的家务我承包了!” 新华网评:让每一个选择都闪闪发光 元旦假期全国雨雪稀少气温反弹 局地累计升温达10℃ 北京晴冷迎新年最低温零下11℃ 元旦假期天气平稳 民法典来啦,2021年你的生活将有这些大不同! 天津新增1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把爱带回家”2021寒假儿童关爱服务“四送”活动在北京启动 全球首例时速350公里高铁不减速下穿机场航站楼隧道贯通 广州警方破获涉黑涉恶案件2928宗 涉案资产价值约7.8亿元 当幸福来敲门:从《富春山居图》看见中国小康梦 包治百病的“神奇水”9000元8瓶 竟是地下室灌装! 劳务派遣工被退回后又被辞,谁之责? 大型“巧克力王国”广东英德迎客 提供可玩可尝新体验 这里招募“乡村运营师” 让乡村振兴的“里子”更充实 全国大部地区天气晴好 新疆北部有小到中雪 北京明日起办离婚时可选择先接受一次婚姻家庭辅导 港科大(广州)校区2022年秋季入学 首期培养4000名研究生 江西省食品安全溯源平台上线 揭开食品的“来龙去脉” 2020 因你不凡丨被“云守护”的小石榴 已经会走路啦~ 黄河宁夏段出现封河 凌汛防御进入关键期 河北衡水365百姓故事汇优秀作品展示 生动展现社会各界感人故事 热带海南岛“最冷夜”告别2020 北京发布91项地方标准:餐饮从业人员需戴口罩 公司保安才十三?这案子有蹊跷 疫情防控不松懈 银川火车站备战元旦客运小高峰 内蒙古公布2020年打击整治枪爆违法犯罪战果 北京:顺义发生局部聚集性疫情 多人被问责、处分 三亚海上搜救分中心成功救助一艘外籍商船轮受伤船员 跨越数字鸿沟 北京试点老年人刷卡即可验码、测温、登记 甘肃金昌“蓄水再发”:活用渗透万亩良田调整农业产业结构 “空壳村”土地撂荒何解? 山西石楼加码农地托管促农业提档升级 山东PM2.5年平均浓度五年下降37% 累计淘汰燃煤小锅炉4.1万余台 “蓝剑-2020”跨区域森林火灾联合扑救演练举行 城乡均衡的浙江特写:村卫生服务站飞出“无人机” 河北实施雨污分流改造工程 全省分流制管网占比达98% 广东顺德投资3206亿元打造湾区魅力城市 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 海南解放公园正式开园 大连:发生阳性感染者街道已全部关闭室内休闲娱乐场所 呼和浩特41人涉黑案宣判 “带头大哥”赵文远被判无期 北京市新增2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详情公布 三江源国家公园首次利用直升机完成冬季综合科学考察 2021年全国“村晚”示范展示活动启动 “他是我第一个会说普通话的老师”:一对师生折射青海山村蝶变 大别山区贫困村的致富经:筑牢产业根基 构建乡村振兴高楼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两头婚”成年轻夫妻新选择 专家:或产生法律风险

2021-01-01 09:06:56来源:法治日报

不分嫁娶两头跑成为江浙年轻夫妻另一种选择 专家认为

“两头婚”现象可能产生诸多法律风险

□ 本报见习记者 孙天骄

□ 本报记者   陈 磊

不嫁不娶、“两家拼拼”过日子,这种被称为“两头婚”的婚姻形式,正成为江浙一带年轻夫妻的新选择——夫妻双方仍然与原生家庭保持较大的黏性,不分嫁娶,夫妻两头走。

据专家分析,这种婚姻方式与地区经济发展和此前的人口政策相关,特别是当地一些家庭出现没有男性继承人的情况。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两头婚”并不是所谓进步婚恋观的体现,恰恰说明旧式男女不平等的婚恋观仍然存在。而且,这种婚姻模式下,夫妻之间的共同财产认定、共同债务认定、子女抚养等方面容易产生法律上的风险。

既不属于男娶女嫁

也不属于招男入赘

周女士是浙江嘉兴人,今年24岁。正在筹备婚礼的她选择了“两头婚”,这种婚姻形式既不属于男娶女嫁,也不属于招男入赘,夫妻结婚后通常各住各家。

周女士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我们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尤其是在乡下,女儿出嫁就会被开除族谱,但我们家舍不得把我就这么嫁出去,于是就通过‘两头婚’折中一下。”

家住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90后”马女士,已经过了3年多的“两头婚”生活。2017年,马女士结婚时没彩礼、没嫁妆,酒席也是各负责各的。婚后,他们夫妻俩回各自父母家过日子。“身边朋友多是这种‘两头婚’。”马女士说。

实际上,“两头婚”并非今日才有。《河北学刊》2020年第4期刊发的论文《论婚姻与生育的社会属性——少子化背景下浙北乡村婚育模式嬗变的田野观察》显示,“两头婚”,也称为“并家婚”“两头走”,在整个浙北地区,以及苏南等地都有一定存在。

该论文作者是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博士赵春兰(现为浙江外国语学院讲师)及其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范丽珠,她们在2017年到2019年期间曾对浙江北部水村进行了田野调研。她们认为,“两头婚”这种形式能够出现,与当地的地区经济发展和我国此前的人口政策有关。

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民丰村为例,据调查,村民在经济收入上已经完全实现了从以农业为主向以工业和第三产业为主的转变,但由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相关人口政策的施行,一部分家庭出现了没有男性继承人的情况。“女儿嫁出去,家里就没人了”的传统思想和“招赘最后可能竹篮打水,人财两空”的顾虑,逐渐催生了“嫁娶婚”和“入赘”之外的第三种婚育方式“两头婚”。

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郝佳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两头婚”并不是所谓进步婚恋观的体现,正好相反,这种婚姻形式被冠以“两头婚”,恰恰说明旧式男女不平等的婚恋观仍存在于现实中。

郝佳对“两头婚”在社会上引发的热议感到费解:“如果我们能够根据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和婚姻法的基本精神,把婚姻关系视为平等的两性关系,本就不应考虑是男娶女嫁还是女招男入赘。”

采访中,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谭芳认为,“两头婚”的夫妻双方多为独生子女,年轻夫妻较快的生活和工作节奏让“两头婚”有了现实需要。

抚养子女隐患颇多

孩子权益亟待重视

“生两个孩子,各自随父母姓”是“两头婚”的一个重要特征。

马女士和丈夫就生育了两个孩子,老大跟父亲姓,老二跟母亲姓。“我们这边多是头一个孩子跟父亲姓,第二个孩子跟母亲姓。不过这都是可以商量的,我也有朋友第一个孩子就是跟妈妈姓的。”马女士说,“孩子跟谁姓其实无所谓,但是这种‘我可以做主’的感觉让人觉得很爽。”

但夫妻双方对于子女姓氏的合意是否有法律上的依据,或者说这种合意是否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呢?根据法律规定,生育权是受保护的基本人权,对于婚后生育几个小孩的约定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生不生应该由当事人自由决定,但是夫妻双方关于子女姓氏的约定是有效的。

“不管是现行婚姻法,还是即将实施的民法典,都明确规定子女既可以跟父亲姓,也可以跟母亲姓。”谭芳认为,两个孩子姓氏不同可能会导致家长的偏爱、夫妻之间小家庭的观念不够强、“共谋感”在一定程度上缺失、家庭稳定性不足等,这些也是“两头婚”存在的隐患。“对于孩子来说,如果父母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可能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负面影响。”

马女士在当地一家医院从事助产士工作,经常要上夜班。她说:“我和先生有时候工作都很忙,‘两头婚’让我们两边的老人可以帮着带孩子、做家务,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的压力。”

有时,马女士和丈夫也会带着孩子一起去男方家住一段时间,再去女方家住一段时间,逢年过节则商量好两边轮流去。

对于子女抚养问题,谭芳称,“夫妻双方如果因子女抚养问题产生纠纷并诉至法院的话,法官会更多地考虑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哪一方付出更多,由哪一方抚养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不管之前的约定如何,法官还是会尊重现实的抚养状况。”

采访中,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性别与法律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邓丽表示,在孩子姓氏问题上,不管父母或祖父母(外祖父母)有何期待和偏好,必须明确孩子对其姓名享有最终的主体性权利,监护人不过是暂行代理职责。同时也必须明确,无论孩子姓氏为何,其与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的血缘关系,以及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其所承担的责任义务都是一样的,也必须以孩子最大利益为原则予以履行。

共同债务难以认定

夫妻财产存在风险

周女士称,结婚后,他们夫妻俩挣的钱各管各的,但“双方父母还会支援我们一段时间,毕竟还有房子和车子的贷款要还”。在马女士家,则是她管理所有的夫妻财产。

在谭芳看来,“两头婚”形式下对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存在潜在的法律风险。比如爷爷奶奶将财产赠与子女或者孙子孙女,如果没有注明是只赠送给一方,在法律上会被视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夫妻之间如果没有明确约定婚后财产归属,且结婚后与原生家庭保持密切的联系,容易导致3个家庭之间的财产混同,进而产生一系列矛盾。

“两头婚”模式下,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也存在一定风险。

谭芳认为,因为夫妻之间小家庭观念不够强,会导致一方对另一半的经济动向不清楚,可能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大额债务。“从离婚诉讼角度来看,‘两头婚’模式下,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法律风险比常规家庭更大。”

“两头婚”作为一种婚姻形式,前景如何?对此,邓丽表示:“我不太赞成把‘两头婚’的语词概念化。我们现在谈到这个话题,面对的是一些纷繁的婚姻家庭现象,它们彼此有共性,但也有不同。”

在邓丽看来,“两头婚”体现出年轻一代在婚姻家庭事务上有了更多的能动性,更强的协商意识和应变能力,或许还包含着对上一代的更多关心和照护,对个体幸福和家庭幸福的双重追求。

邓丽认为,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学术界,首先需要尊重这种婚姻家庭私生活的空间。“在一切都趋向于精细化的现代社会,婚姻家庭事务及其规范都会越来越复杂,但我们也不应忘却,其核心要义仍是为了达到爱、促成爱和护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