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铁路线上的“清沙人”:零下21℃徒步沙漠除万锹沙 寒潮中战“疫” 沈阳全员核酸检测的暖心瞬间 湖南宁乡一废旧电池处理厂发生爆炸 已致1死20伤 三九来了!熬过异常寒冷的二九之后 三九会更冷吗? 生意不济出海难,两男子以“废铁价”盗卖“百吨海船”获刑 漳州回应“婴儿用抑菌霜成大头娃娃”:责令召回涉事产品 青藏高原上的“洋农民” 河北农村病例快速增长 下一步防控重点是啥?专家解答 宁夏出台新规为“带毛”抵押提供指引 北京顺义:前三轮冷链食品企业人员等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飞机坚冰的“终结者”——走近机场“除冰师” 江西鼓励引导家在中高风险地区学生留校过寒假和春节 “渐冻”式寒潮来袭!上海创21世纪以来同期最低温纪录 北京:严把进京通道入口关 重视加强农村地区防疫 造假者被罚一个月后又造假 被判惩罚性赔偿百万元拘役5个月 新纪录丨写给春天——雷神山里的“美术馆” 银川海关查获走私新西兰鹿胎素入境案件 宁夏红寺堡:高品质滩羊养殖促增收 零下21℃的银川清晨 市民全副武装出行 停业整改 列入黑名单 山西太原严处5家校外培训机构 山西太原:铁路货检员 严寒天气下保运输安全 河北疫情目前重症5人 专家:疫情传播较快但整体可控 贵州:“十三五”交通投资8873亿元 打通制约发展关键瓶颈 22人在这个寒夜走出了70万步 这个“暖男团”超级暖! 寒假校园疫情防控 粤对港澳台及外籍师生一视同仁 新华热评:“抖音”被处罚释放的明确信号 甘肃高校启“漫话法治”:西北“丑萌”IP诠释《民法典》 网评:开局之年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 女子造谣“桂林某汽车4S店检出新冠病毒”被行拘 山西公安通报2020年严打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成效 【直击疫情防控一线】石家庄的“静”与“动” 甘肃“刀刃向内”集中突破百余批次“腐伞渎”案件 浙江各地“放大招” 鼓励外地员工留下过年 从32cm到4600km 我国构建的量子通信网怎么这么牛! 广东举办首届警察形象创意作品展 港澳展区亮眼 昆明两地解除隔离封闭管理 大秦铁路隧道打冰人:消除隐患 保证列车一路畅通 左手拇指“寄养”右腿 广西一患者断指失而复得 抑菌霜涉嫌违法加激素?涉事企业暂停生产、产品下架 “离婚冷静期”实施一周,离婚流程有何变化? 2020年北京接诉即办受理量突破1100万件 增长55% 石家庄藁城区有外国人聚集做核酸检测?不实! 绿色低碳改造,哪些行业将成为重点? 新疆阿勒泰沙棘冬果采收忙 农牧民实现增收致富 交通运输部:石家庄和邢台应急物资运输车辆持证通行 贵阳气温创7年来同期时间最低 多所中小学校停课一天 沈阳:父子俩核酸检测点插队殴打民警 7天后被判刑 直击寒潮下的集中隔离点 有爱的地方就是家——浙江多地“花式”留人过大年 寒潮波及三亚农业:甜瓜在夜晚此起彼伏炸裂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敦煌铁路线上的“清沙人”:零下21℃徒步沙漠除万锹沙

2021-01-08 17:05:24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兰州1月8日电 (贾国庆 刘勃)1月初,大面积寒潮席卷甘肃酒泉市肃北蒙古族自治县,气温降至零下21℃。一望无际的库木塔格沙漠里,敦煌铁路在呼呼的风声中蜿蜒前行。凌晨五点,兰州铁路局嘉峪关工务段工长曹文带着职工们出发了。

今天,他们要赶往85公里以外的清沙点。坐在汽车里,依然能听得清窗外的风吼声。哈气成霜的车窗外,已是冰冻世界,空气也仿佛被冻得凝固起来。

敦煌铁路的阳关站至沙山沟站区段,浮尘、扬沙和沙尘暴天气频发,特别是每年冬春两季,平均3天就要刮一场大风,最高风力8级以上,5级、6级的风沙几乎天天“造访”。大风过处,细沙涌向铁道。

铁路职工在清沙现场。 刘勃 摄铁路职工在清沙现场。 刘勃 摄

2019年12月开通运营的敦煌铁路,是兰新铁路和青藏铁路的重要连接线,也是沟通新疆、青海、甘肃和西藏四省区的一条最便捷的通道。把阳关站至沙山沟站之间12公里线路上的积沙及时清理出去,是兰州铁路局嘉峪关工务段肃北线路维修工区14名职工的一项重要工作。

7时,清沙作业开始。戴着脖套、头套、口罩的职工们逆风走上线路,挥舞着铁锨清理线路上的黄沙。此时,凛冽的寒风吹着哨子裹着沙子,打在棉衣上“沙沙”作响,大风吹得脸庞如刀割般生疼。职工宋伟英说,扬起的黄沙呛得人喘不过气,即便像今天这样“全副武装”,细细的沙子还是会钻进头发里、耳朵里、嘴巴里。

宋伟英一锹接一锹地把掩埋钢轨零件和轨枕的黄沙清理到线路外面,他每走一步,就要挖出3铁锹左右的黄沙,直到轨枕头和钢轨零件从积沙中露出。“今天要完成3公里的清沙任务。”曹文介绍,3公里的沙子需要十几个人挖沙上万锹。线路开通到现在,才一年的时间,职工们的手掌已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寒冷天气下铁路职工的棉帽口罩都冻成霜。 刘勃 摄寒冷天气下铁路职工的棉帽口罩都冻成霜。 刘勃 摄

10时,清沙正酣。职工们呼出的热气遇冷成霜,戴的脖套上、棉帽四周随哈气浸染慢慢凝成冰花,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像极了盛开的雪绒花。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人与风、人与沙反复较量着。黄沙,被一锨一锨高高扬了出去;轨枕,一根接着一根露了出来。

12时30分,清沙作业接近尾声。职工们拿起扫帚开始清扫洒落在轨面的黄沙。这时,一个奇特的场景出现了,十几名职工的衣领几乎无一例外的都硬邦邦地立在寒风之中。原来,在大家厚厚的棉袄里面,早已是汗流浃背,渗透到衣领的汗水被寒风迅速冻住,就变成了“倔强的衣领”。职工周昌开玩笑地说,如果把汗水浸透的棉袄脱下来立在风中几分钟,棉袄也会立着的。

13时,持续了6个小时的清沙作业结束。曹文拿起保温杯,仰起脖子痛痛快快喝了几口温水。在这里,保温杯是必不可少的装备。如果换成矿泉水或者一般的水杯,不出一个小时就会冻成冰块。

下班的路上,曹文和工友们在颠簸的汽车上睡着了。此刻,肆虐的风温柔了下来,虽是“老对手”,也实在不忍心打搅这些辛劳的“清沙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