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路漫漫 各国费苦心 幼小衔接靠报班能解决问题吗 别用重复性作业浪费孩子的“脑细胞” 限定作业时间,能不能真给孩子减负? 一个基层知识产权审判庭14年之变 起底鸡蛋返生作者:20余个头衔涉身份造假 禁止强制索权,为APP霸王条款标明红线 五一假期“补偿式旅游”集中爆发全行业能否经受住这样的大考? 熟蛋返生孵小鸡论文作者郭某:论文系朋友代写 “熟蛋返生”论文750元就能发,《写真地理》真在哪 大兴机场推出两条快线往返京广京深 谁在为“熟蛋返生”式伪科学站台 多地博物馆五一期间门票已预订一空 中俄界江黑龙江呼玛段371公里江面全线开江 “熟鸡蛋能孵鸡”,谁给它披上科学外衣? 检察机关推动成立国内首个紫砂矿价格认定专家库 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工人先锋号在京颁奖 花样年华社区:志愿服务赶大集  便民服务送到家 山西“80后”村支书的驻村路:用心做好每一件小事 人在景中骑 太原市滨河自行车道建成 西藏墨脱茶园飘香 茶农采摘春茶正忙 全面告别“拎马桶”,上海旧改跑出“加速度” “五一”假期川渝黔三地预计发送铁路旅客近千万人次 广东茂名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黄嘴白鹭 广东模拟演练超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防御战 吴春红终获国家赔偿314万余元 精神抚慰金提至120万元 广东侨乡台山万亩冬瓜迎丰收 亩产达八九吨 湖北首条地面观光缆车在恩施大峡谷启用 中俄界湖首届“映山红”赏花节吸引客商考察投资 浙江警方大数据研判抓获潜逃30年命案逃犯 青海冷湖赛什腾山天文活动气象条件观测预警研究项目启动 北京首次向外籍人员开放35项职业资格考试 辽宁将开展“护苗助老”违法广告专项整治行动 传承工匠精神 “2021年河北大工匠年度人物”揭晓 山东计划3年治理逾千处农村黑臭水体 打造美丽乡村 青银高速宁夏段:“中国滩羊之乡”从这里走出去 提速智能化!我国工业App突破59万个 这些交通事故提醒您:“五一”出行知险避险 北京大兴机场“五一”预计日均旅客13万人次 推出首个航空快线 新华热评:遛狗拴绳,守住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一名铁道车辆配件检修工的自我修养:守住安全底线 国家卫健委:中国恶性肿瘤五年生存率提升至40.5% 青岛一幼儿园更换地板后幼儿干咳发烧 已成立联合调查组 广东料“五一”假期车流“爆发性释放”:日均将达770万车次 三峡水域集中疏散易燃易爆危险品船舶过坝 2021年“健康青海蓝盾护航”行动启动 集中整治行业乱象 国家卫健委:远程医疗已覆盖全国近90%的县区 吉林大学成立东北亚学院 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复合型人才 甘肃药品安全“把关人”:怀敬畏之心拓检验方法“零突破” 宁夏总工会为全区5000多名快递员、网约送餐员提供免费体检
你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新闻 >

催生路漫漫 各国费苦心

2021-04-28 09:04:59来源:北京青年报

少子化成热词,干着急于事无补,于是——催生路漫漫 各国费苦心

◎田梦媛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延迟退休,其实道理很简单,我们在为“少子化”问题做准备,在为“老龄化”社会减负担。放眼全球,许多国家不仅延迟了退休年龄,还发布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措施来拯救日益降低的生育率。

日本为鼓励生育,不仅设立“少子化担当大臣”,还引入了人工智能系统为年轻人寻找真爱;丹麦Spies Rejser旅行社发布奇葩生育公益广告,让国民为了丹麦,为了妈妈,也为了自己踏上“造娃之旅”,成功造娃的还附送婴幼儿用品大礼包;西班牙生小孩送小猪,却被吐槽不如送免费日托服务,毕竟她们不想又照看小孩又喂养小猪;韩国面临“灭绝危机”,政府“重金求子”,年轻人却还在家中啃老,并表示养自己都养不起,更何况养孩子;在欧盟成员国中,德国算是最“老”的国家之一,但依靠宽松的移民政策,德国正逐渐恢复“青春”,少子化趋势因为大量的移民而开始好转;俄罗斯总和生育率逐年上升,在人口一片飘绿的欧洲杀出重围,原因竟是“全民戒酒”。

日本

“人工智能配对计划”帮年轻人寻真爱

监狱正在成为老年人的天堂

“少子化”这词儿,一开始就是从日本传过来的。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之一,城市生活节奏很快,已婚男女在面对紧张的工作环境时,会减少生育的欲望,甚至错过生育的机会。日本在1970年后就开始面临少子化的问题,日本学者对此展开了大量的相关研究,故后来中国、韩国等国家逐渐遇到少子化问题时,便直接引入了“少子化”这一词。

日本的“少子化”问题有多严重呢?日本厚生劳动省2021年2月22日发布的人口动态统计速报显示,2020年日本的出生人数为87.27万人,死亡人数为138.45万人,也就是说日本在2020年人口减少了51.18万人,这是日本人口连续第13年自然减少。

面对如此窘境,日本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将“少子化”视为严重社会问题,并出台相关政策来解决此问题的国家。

除了专门设置“少子化担当大臣”之外,日本内阁还在2003年发布了《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明确提出国内要加强托育政策,完善社会环境,给人们创造放心生小孩的条件。

但这些政策很明显将耗费更多的资金,会让日本政府的负担更重,而且很多人即使有钱,也拒绝成家生子,遑论没有经济基础的年轻人。所以目前日本政府打算从改变职场观念,重塑社会信心以及建立良好的两性关系等方面入手解决问题,毕竟如果两性不能建立稳定的信任关系,那么年轻人即使挣再多的钱,也不会想成家生子。

然而从最新的数据来看,日本改善“少子化”现象的政策并没有让情况变好:2020年日本有53.7383万对新人结婚,比2019年下降了12.7%,无奈之下日本政府甚至在2020年12月启动了一项“人工智能配对计划”来帮助婚介所为年轻人寻找更合适的对象。但这个计划被国内许多人泼了冷水,比如日本天普大学的社会文化人类学家堀口幸子认为,比起资助人工智能配对计划,政府还不如去帮助低收入的年轻人提高收入,这样出生率可能还会涨得更快一些。

少子化的社会一般会伴随着高龄化,所以这两个词儿经常放在一起用,即“少子高龄化”。在日本这样的“超少子高龄化”社会中,一些令人无言又心酸的现象正在发生,比如日本的监狱正在变成一些老年人的天堂,据彭博社2018年3月的一篇文章报道,日本监狱中有五分之一的女性犯罪者都是老年人,因为她们认为在监狱里能吃上饭,还有可以说话的“朋友”,在这里,她们才不会感到孤独。

西班牙

生小孩送价值300美元的小猪

女性更愿意工作而不是生孩子

作为整个欧洲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西班牙现在每37分钟自然减少1人,每24小时就自然减少39人。

据联合国2019年世界人口数据展望报告,西班牙在2016年到2020年这段时间,人口的增长率一直很小,徘徊在0.03%到0.1%之间,预计今年受疫情影响,西班牙的人口还会继续保持下降趋势。联合国还预测,本世纪末西班牙的人口下降幅度会更大,到2099年,西班牙人口将下降到3333万人,而其中只有1700万劳动年龄人口。

1700万劳动年龄人口是个什么概念呢?放在人口多的国家,一个行政区的就业人口都比西班牙整个国家的可用劳动力要多,所以西班牙的“少子化”问题可以说是迫在眉睫了。

为了拯救国家岌岌可危的出生率,西班牙南部的小镇卡尔萨迪利亚想出了“生小孩送小猪”的主意。

2003年,为了鼓励生育,卡尔萨迪利亚会送给每个生了孩子的家庭一头伊比利亚小黑猪——这种小猪是西班牙的顶级食材,一只小猪幼崽就值300美元。然而,有些妈妈对这个政策不太满意,伊莎贝尔·加西亚在生了女儿之后拿到了一只小猪,她说:“比起小猪,我更愿意政府提供免费的日托服务,但是聊胜于无。”

尽管有人对送小猪的政策泼了冷水,但西班牙并没有止步于此,这个政策也成功地激发了其他激励生育的措施,比如给有孩子的家庭提供水电费折扣,孩子上学学费减免等。在西班牙的瓦伦西亚市,政府还会给生育二胎的家庭发放大约3500美元的生育奖金。

2020年2月,西班牙国家统计局发布了西班牙人口统计报告,报告显示西班牙2018年有37.28万新生儿,这是过去20年来最低的数据;生育率在2019年持续走低,2019年前六个月只有17万新生儿,这是西班牙1941年有记录以来最低的数字。

许多人认为生育率持续下降是因为西班牙没有找到女性不愿意生育的背后原因——2018年西班牙25岁到29岁的女性中,有79.2%的女性从未生育,这些女性情愿把时间放在工作上,也不愿意花时间生育孩子。

丹麦

猪的数量比人多两倍

旅行社发布公益广告催生

你知道吗?丹麦的猪比人的数量还要多。欧洲统计局2018年3月1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平均每100个丹麦居民拥有215头猪,这意味着猪的数量是人的两倍之多。

这个神奇的数据告诉我们两件事情,一是丹麦的猪肉出口肯定是顺差额,二是丹麦的人口数量实在是不多。联合国最新数据显示,自1980年后,丹麦的人口数量就一直保持在500万左右,但人口从510万增长到如今的580万,很大程度上是外来移民的增加,而不是国内新生儿的出生,也就是说丹麦也面临着出生率下降的“少子化”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丹麦全国上下那可是万众一心,推出了一系列提高出生率的活动,其中最出风头的一个活动,莫过于Spies Rejser旅行社当年风靡全球的短视频三部曲,至今仍是广告界的一大传奇。

2014年,Spies Rejser旅行社发布了一个公益广告,叫“为了丹麦,加入我们(DO IT FOR DENMARK)”。广告声称,经过研究发现,10%的丹麦婴儿是在父母度假期间受孕的,因此我们向全社会的适龄夫妇发起比赛,如果你们能在旅途中成功怀孕,那么你们就可以赢得我们的大奖——三年免费的婴儿用品,而且还有可能抽中全家出游的度假礼券。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广告的作用,2014年丹麦的出生率居然真的有所增长了!所以Spies Rejser旅行社在2015年推出了续集“为了妈妈,加入我们(DO IT FOR MOM)”,这次的消费者目标群体不再是年轻夫妻,变成了想要抱孙子的奶奶辈人群,旅行社承诺提供“妈妈折扣”和特殊礼包,让妈妈们送年轻夫妻踏上“造娃之旅”——为了妈妈,为了丹麦,年轻人们又一次踏上了旅程……

你以为这就是结束吗?不,2016年旅行社再次发布了续集,这次的广告叫“为了自己,加入我们(DO IT FOREVER)”。旅行社说,去年踏上旅程的夫妻们回家生娃了,那妈妈们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出一份力呢?所以我们向有孩子的夫妻推出了“生育折扣”,孩子越多,旅行的折扣越大。为了自己,为了丹麦,请踏上旅程吧!

虽然这三支广告看起来有些无厘头,但也算是一种提高生育率的温和手段。丹麦政府在对待“少子化”问题时,还是比较人性化的,比如丹麦法律规定,女性在产前有4个星期的产假,产后有14个星期的产假,此外,还有32个星期的产假可以与丈夫分享,就是说夫妻俩可以选择丈夫休32周,或者妻子休32周,或者夫妻双方一起休16周。这么算下来,如果单是妻子一人休产假的话,可以休足一年。

德国

欧盟最“老”的国家之一

靠移民恢复“青春”

在欧盟成员国中,德国算是最“老”的国家之一,2009年到2019年间,德国的人口金字塔结构在不断地向一个倒三角形发展,也就是说65岁以上的人口在持续缓慢增加,而14岁以下的人口却一直在下降。

从1972年开始,德国的死亡人数就一直比出生人数多,但这么多年过去,德国的总人口都一直保持在8000万上下,甚至还在逐年缓慢上升,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德国的移民政策。

除了技术人才和法人移民外,德国对其他人的移民政策非常宽松,不需要资产证明也不需要背景调查,只需要申请一张德国蓝卡。申请人年龄在22至55岁之间,拥有本科以上的学历,然后在一家德国公司任职,专业对口,每月工资在4500欧元以上就行。拿到蓝卡后,在21个月内通过德语B1考试,或者33个月内通过德语A1考试就可以拿到德国永久居留权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拿到蓝卡3个月后,申请人就可以把配偶及小于16岁的子女接到德国来了,这一移民政策让德国的常住人口和出生人口都有所上升。

2010年,德国有230多万个有移民背景的家庭,占全德国810万个家庭的29%,这些家庭的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拥有外国血统,大多来自土耳其、波兰和叙利亚等国。与没有移民背景的家庭相比,具有移民背景的家庭经常有三个或更多的未成年子女,无疑为德国减轻了人口压力,近几年,德国的少子化趋势因为大量的移民而逐渐好转,特别是在2015至2016年德国接受了超过100万人的难民后,德国的总和生育率从2007年的1.33上升到了2017年的1.57,还略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

当然,德国不仅仅只是依靠移民来解决问题。2014年5月,德国通过了“母亲养老金”法案,在1992年以前生育孩子的母亲,每生育一个孩子就可以获得1个养老金积分,政府还会帮助抚养孩子的人缴纳一年的养老金。2014年7月,该积分上调到2个,然后在2019年3月又上调到了2.5个,也就是说对于符合条件的退休母亲,每多生一个孩子,每月养老金就可以上涨80欧元。

韩国

世界最低生育率

“啃老族”盛行,自己都养不活更别说养孩子

4月开学季,大多数韩国的学校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来上学的学生越来越少,学校已经快要开不下去了。韩国知名培训教育机构“钟路学院天空教育”在2021年4月5日发布了一项统计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受学龄人口减少等因素影响,1982年到2020年韩国共有3834所学校关闭,仅2019年3月到2020年2月就有50所学校停办。

《经济学人》在今年年初对韩国发出了“警告”:“韩国正面临灭绝危机,原因不是核导弹。”2020年,韩国人口出现了传说中的“死亡交叉点”,也就是死亡人口已经超过了新生人口,韩国生育率也降到了史无前例的0.84,位居全球最低纪录。

疫情从某种程度上催化了韩国的自然人口减少——老年人因病去世,年轻人因病不敢结婚生子。

低迷的经济也给韩国年轻人带来了压力,《ABC新闻》在2018年5月对韩国的“啃老族”做了一个调查,调查显示,尽管韩国年轻人非常希望自己独立,但拮据的经济状况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韩国30%以上的年轻人表示,他们仍然在和60多岁的父母同住,这些父母中又有77%的人表示不想与孩子生活在一起,这么看下来,韩国30岁左右的年轻人活得可以说是非常憋屈,可能养宠物都养不活,更别说养孩子了。

为了让年轻人早生早育,韩国政府开始“重金求子”,文在寅提出,从2022年开始,韩国将为每个新生儿和1岁以下婴儿,每月提供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20元)的补助,而且每对怀孕的夫妇还会获得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653元)的生育奖金,同时会增加医疗福利。

政策是好政策,但国内国外还是有很多人对此泼冷水,《经济学人》在对韩国的“警告”中写道:父权制社会应受指责,韩国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反抗韩国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就像《82年生的金智英》中说的那样:她们再也不愿意“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我的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种种……”

俄罗斯

总和生育率逐年上升

竟是因为“全民戒酒”

俄罗斯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拥有欧洲最多的人口,这样一个大国,也曾陷入“超少子化”的危机中。是的,“曾陷入”,也就是说俄罗斯现在正在慢慢摆脱这个困境。

1990年,俄罗斯的总和生育率为2.12,也就是说俄罗斯的每位女性在育龄期内平均生育2.12个孩子。一般来讲,如果总和生育率大于2.1,那么人口自然增长率就会大于0,可见当时的俄罗斯人口还是在缓慢增长的。

好景不长,1995年俄罗斯的总和生育率断崖式下跌,降至1.55,2000年甚至为1.25,处于一种低生育水平。

与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一样,俄罗斯开始着手制定鼓励生育的政策,比如设立生育奖金,延长妇女带薪产假以及给有孩子的家庭发放生育补助等。俄罗斯劳动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10个月,俄罗斯用于支持生育的财政支出就已达到了309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341亿元),而且在2020年俄罗斯国家杜马还提出要将妇女的带薪产假延长至4.5年……

除了这些福利政策,俄罗斯政府还要求“全民戒酒”。2003年,普京发布了一系列酒精管制措施,包括提高酒精税、限制某些地区的酒精供应和引入酒精生产销售的实时监控系统等,这项措施让俄罗斯在2018年创下了女人78岁、男人68岁的人均预期寿命新纪录。国内人口稳定增加,婴儿出生率也就相应提高,所以俄罗斯的总和生育率在2006年至2012年有所增长,增长速度在欧洲和世界范围内都排名第二。这之后,俄罗斯总和生育率又从2015年的1.7上升到了2020年的1.82,在生育率一片飘绿的欧洲,这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可以看出,俄罗斯政府希望用积极的生育鼓励政策和财富再分配计划来催化家庭的生育意愿,除了生育补贴,其人口政策还包括社会卫生安全保障机制,如禁酒和禁烟措施,以及大幅增加公共卫生保健支出等,这些措施也许可以给其他同样面临少子化困境的国家带来启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