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胡歌古天乐名字命名 四川新发现昆虫胡古叉襀出圈 中疾控披露吉林通化新冠超级传播事件细节:讲师1传141 北京通州疫苗接种点今起增加至17个 中国年货在印尼畅销,这些商品最受欢迎 逾93万北京市民游园“破五” 石家庄规上工业企业复产1302家 科技型中小企业复工4365家 深夜里的铁路“提钩人” 山西新冠肺炎患者出院:难忘的春节 医务人员的付出看在眼里 黑龙江省教育厅:若疫情形势允许 高校、中小学校将正常开学 《唐宫夜宴》火了,“复活”这群“唐朝胖妞儿”的人这样说…… 香港歌手的“浙漂”春节:唱出人生新序曲 炊事班大厨王志的北京年:希望为妈妈做顿家宴 没想到吧,古代“吃货”们这样过大年 春节黄金周江南春花早:民众山水园林间迎春 【新春走基层】南疆扶贫村村民迎来新生活 春节抢工,上海地铁7号线隧道结构整修 中欧班列护航者:又一年缺席年夜饭,他说要忍得住孤独 辽宁:冰雪运动丰富多彩 冰天雪地撒欢过年 公园、乐园、豫园……“园”地过年解锁新年新气象 人民论坛网评 | 让文明成为“最美年俗” “快递人之乡”的106份嘱托 南京网红动物园如愿被“报复”:民众戴上口罩来“拜年” 新春走基层|为万家烟火,“安全机长”除夕夜巡 山东烟台至大连省际客运航线因大风于16日15时起停航 “为旅客服务,我们没有终点” 学汉语、写对联、画国画……这个泰国女孩如此“宝藏” 特色美食免费吃 看熊猫赏民俗 这里的年味大不同 我国多地气温下降挡不住客流 各地群众旅游过年兴致不减 【这个春节,我不回家】"小女孩送了我一朵小红花" 金牛迎春来 浓浓中国年 “就地过年”新观察:长三角地区“古镇游”异军突起 驻守防疫前线的“蓝卫士”:愿保万家安康 北京今日大风降温 明起逐步回暖 春运守护人:大山深处的“四朵金花” 河南:初六早8时至晚8时境内高速禁行货车 湖北一退役武警返乡做农民 走出带贫致富路 2月16日全国春运预计发送旅客1745万人次 春节武汉在岗“骑兵”:传递思念祝福 当好就地过年“后盾” 你好,这是我的“李焕英” 一男子高铁霸座与人争执 合肥铁路警方:行拘5日 让异地过年人员后顾无忧 快来围观!你关心的大国重器怎么过年? 促销费、扩内需——春节假期,哪些“新玩法”让消费旺起来? 鸟类为新春添趣 游人观鸟做“护鸟使者”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遭火灾 两月前曾灭火演练 浙江石舍村的春节新时尚:邻里相聚 游客纷至沓来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迎来牛年首只国宝金毛羚牛 杭州:春节假期 西湖西溪景区游人如织 在通化“破五”的南方人:守异乡等疫散 全球极度濒危物种青头潜鸭首次现身云南腾冲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以胡歌古天乐名字命名 四川新发现昆虫胡古叉襀出圈

2021-02-17 09:04:28来源:成都商报

以胡歌古天乐名字命名 四川新发现昆虫“胡古叉襀”出圈

最近,一篇拥有众多古文引用出处的昆虫新种论文,以另一种方式“出圈”,被更多行业外网友知晓——论文中把在四川甘孜采集到的一种昆虫命名为“胡古叉襀(j )”,以“致敬著名演员胡歌先生、古天乐先生”“感谢他们对中国西部山区环境保护与基础教育事业的贡献。”不过,昆虫研究圈内人对论文的行文以及细节有更多关注,他们的态度有肯定也有不认可。

对此,文章第一作者直言,巨大的流量令他们惊讶,他之所以这样写作有自己的考虑,也是在“学习祖师爷”。

以“胡古”命名 一篇学术论文的出圈

该论文题为“中国四川省叉襀属(襀翅目:叉襀科)一新种”,是一篇昆虫新种的论文,发表在《世界生态学》期刊上。文章中介绍,这个昆虫新种采集于四川甘孜州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这个昆虫新种被作者命名为“胡古叉襀”,其中的“胡”指的是影视明星胡歌,“古”则是古天乐。

因为这个命名的缘由,不少关注的网友开玩笑说:连虫子都变帅了。

为何这样命名?作者在论文里解释称,古天乐、胡歌虽低调参与慈善事业,但以国民偶像宣传善行义举,同样能够起到正面引导作用。该物种命名“胡古叉襀”,是为致敬胡歌、古天乐二位先生,藉以感谢他们对中国西部山区环境保护与基础教育事业的贡献。

卖弄文采?

有人肯定,也有人不认可

北方一所大学的昆虫研究学者告诉记者,圈内人士更关注这篇文章的行文以及诸多细节。比如,这篇文章引用了不少古文,仅注明出处的就有10多处,例如:《庄子·山木》“乘道德而浮游”、《荀子》谓其“不饮不食”、“布袍草履历天涯,朝市与云霞”(元·彭致中集《鸣鹤馀音》卷四《柳梢青》等。

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认为,“文章挑不出大毛病 ,甚至还挺有意思”,可以让更多行业外人士关注了解昆虫分类学。

但记者注意到,除有人认为作者自命不凡外,对于论文措辞的批评也很严厉。有研究人员指出文章中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例如“襀”应该为虫字偏旁,并认为这篇文章或许是分类学文章中的一个反面教材。

一位做昆虫研究的教授用“奇怪”描述了自己的感觉,“其一写作风格怪,其二在‘世界生态学’杂志上发分类论文也怪。”“卖弄文采,胡说八道。”他认为,严格来说,这甚至不能算一篇规范的分类学论文。

赵力也认为,在“世界生态学”上发表昆虫新种的文章确实不妥,“审稿者可能并非昆虫领域的专家,说严重一点,这个种可能都不是新种。”这也是他困惑的地方:搞分类的人应该知道文章该向哪里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