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望“吴忠之战”中汲取奋进的力量 缺少职业吸引力,是音体美教师短缺的主要原因 宁夏组织高校专场招聘会 谨慎选择正确使用 英语学习类APP不全是“神器” 身体这些地方变粗 意味着什么? 银川市第一再生水厂4月底具备通水条件 “阅·写”与“四史”教育紧密结合 让学生在红色课程中厚植爱国情怀 宁夏制定方案助老人跨越“数字鸿沟” 以书为媒共建社区 北京:“阅读存折”储蓄书香 北京老年餐外卖服务下月前“上线” 无需配送费 7艘内河船“抱团”非法参与海上运输 被海事和公安部门截获 “西藏冒险王”弟弟:处理好善后事宜就带哥哥回家 可乐当水喝 19岁胖小伙血糖爆表进ICU救命 全球一年新发患者近千万!关于结核病,你了解多少? 全国大部地区气温仍将回升 中东部地区将有较大范围降雨 历时37个月的维权马拉松:他们领回1500余万补偿金 山东重金“悬赏”安全生产问题 举报最高奖励50万元 青年志愿者接力帮扶社区养老机构 36年琢磨一件“小事” “新莞人”子女为何不再为读书“候鸟迁徙”? “支持性就业服务”为心智障碍者拓宽就业大门 今日北京晴天唱“主调” 26日或迎零星小雨气温下降 因特定运动项目致伤甚至致死 谁该为运动带来的伤害负责 多方合力提供支持 让社区托幼服务多起来 揭秘“灰广播”带货真相:“专家讲座”均为提前录制 专业服务人员上门 北京养老床位“搬”进了家 清明小长假赏花游、文化游受追捧 广州强降雨增多 预计今年雷雨大风风险高 回乡种地,立志当农民!“90后”学霸夫妻的深山逐梦路 长三角首条市域铁路——金山铁路 迎来春游“黄金”季 购物订单被诈骗分子准确掌握,谁动了我的“个人信息”? 核验二手房信息 上海链家一半房源临时下架 天津新增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 在沪外籍人士可预约登记接种新冠疫苗 探访贵州省一顿农村学生营养午餐的诞生 清明五一车票机票预订火爆!“补偿式返乡”要来? 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一窝4只朱鹮宝宝出生 沈阳“晒”扫黑除恶成绩单: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378人 深圳试点建设营养健康食堂 学校食堂不得售卖薯片辣条 她组建癌症病友艺术团 9年公益演出300多场 挑战“漫画腰” 普通人盲目模仿易伤腰 电话销售员、网约车司机…放假了,这个老师去打工 山西春浇见闻:母亲河水润人心 把“死亡”纳入人生规划 这届“00后”已开始立遗嘱了 占星、塔罗……年轻人热衷“玄学”,是减压还是危机? 中国版“杜莎夫人”:用蜡像讲述“中国故事” 前2个月宁夏进口增幅超全国1.3个百分点 银川三处经适房限价房公开销售 宁夏战略咨询研究项目再添新成果 前2个月宁夏对中东欧进出口增长264.7% 北京未来两天气温将持续回升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在回望“吴忠之战”中汲取奋进的力量

2021-03-24 10:37:59来源:宁夏日报

3月20日,如雪的桃花盛开在黄河两岸。记者跟随吴忠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胡建东,瞻仰涝河桥烈士陵园。涝河桥烈士陵园位于吴忠市利通区东南约4公里处的清水沟旁,烈士们的墓穴整齐地排列着,在阳光下静静伫立。

胡建东向记者讲述了惊心动魄的吴忠之战,将我们带回共和国解放前夜。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率领下挺进大西北。同年7月,一野发动著名的扶眉战役,将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的主力歼灭于陕西扶风、眉县地区,完成了分割胡宗南部与西北马家军的任务。

一野十九兵团在杨得志司令员、李志民政委的率领下,奉命追歼宁夏马鸿逵部。8月1日,发起对三关口、瓦亭和任山河守敌的攻击。经激战,歼敌5000余人,解放军控制了六盘山地区的战略要地。十九兵团进军宁夏首战马鸿逵部告捷,打开了进军宁夏的南大门。

马鸿逵的二儿子马敦静为了死守宁夏,于1949年9月5日,在吴忠堡召开了国民党宁夏兵团军事会议,决定破坏青铜峡公路,加强牛首山等制高点的军事防御力量;必要时执行放水、放火计划;敌八十一军、一二八军和贺兰军各守防区,坚决抵抗;重新调整各军建制,加强主力一二八军卢忠良部。此时,卢忠良统率4个步兵师、2个骑兵团约2.7万人,加上国民兵3000人,扼守金积、吴忠、灵武地区的兵力有3万余人。

同年9月上旬,我十九兵团10万大军分左、中、右三路挺进宁夏,揭开了解放宁夏的历史画卷。9月12日,同心解放。9月14日,中宁解放。解放军全面突破国民党宁夏兵团靖远、景泰、同心及中宁防线。9月17日,六十四军一九一师受命攻占牛首山制高点,打开了解放吴忠的大门。为协同一九一师解放金积县和吴忠堡,一九二师奉命于18日下午由鸣沙洲出发,经滚泉向金积县方向迂回前进,途中击溃国民党宁夏兵团2个骑兵团的阻击,为解放军南路部队包抄金积县、进军吴忠堡扫清了一大障碍。9月17日19时,解放军一九一师受命夺取了牛首山制高点。

9月19日11时,一九一师、一九二师兵分南、北两路包抄金积县,吴忠之战正式打响。战斗中,解放军根据敌人军心不稳,多以排、连、营为单位,以堡寨进行据点式防御,火力不便相互支援,协统作战能力弱等特点,大胆采用深入穿插突破、分割包抄歼灭的战法。

金积西南峡口一带是马敦静逃跑前部署的第二防线,这一带沟渠纵横,堡寨林立,敌军在该地构筑了坚固的防御体系。解放军突破牛首山防线后,国民党宁夏兵团处于四面楚歌的困境之中。为迟滞解放军前进,马鸿逵得力干将、河东国民兵团司令马得贵指挥国民兵团和沿汉渠防守的一二八军所属三五六师部队,将千年古渠(汉渠)掘开30余处,并将渠上桥梁全部破坏。顿时,金积县西南20余里的地区,黄河水泛滥成灾,淹没稻田1.4万余亩,冲毁民房600多间,致使附近湖沼、稻田连成一片。敌人掘堤放水的行为虽给解放军前进造成了很大困难,但根本无法阻挡解放军前进的步伐。

北路解放军一九一师五七三团夜袭牛首山,夺取青铜峡之后,9月20日拂晓,又奉命强攻中宁通往金积的咽喉要道余家桥。国民党宁夏兵团所属贺兰军保安一师二团倚仗汉渠堤坝、城镇、村庄等有利地形和事先构筑的工事,在此负隅顽抗,阻击解放军。五七三团不畏艰险,按预定时间实施强攻。在战斗中,广大指战员机智灵活,勇敢作战,双方激战达两个小时。在激战中,解放军牺牲47人,敌军在大部被歼灭的情况下,残敌弃甲而逃。到14时,五七三团在团长杨守愚、政委权仁的指挥下攻占了黄营、沙寨、刘家营、毛家寨、贾家寨、李家堡、西滩村和保安一师一团团部——董府。当日14时许,一九一师师部进驻董府。

南路解放军一九二师从牛首山东侧挺进,在击溃马部骑兵的多次轮番冲锋后,于9月19日傍晚先后攻战沙渠稍子、侯家湾等地,抵达汉渠南。20日晨,涉水发起攻击,突破敌汉渠防线的南线,先后攻战徐家湾、马莲渠、田家桥等地。至14时许,逼近金积县城,配合一九一师对金积县形成合围之势。同时,一九一师五七一团与独立一师、独立二师沿豫旺、灵武公路疾进,协同迂回包抄吴忠堡。

为彻底打破国民党宁夏兵团顽固势力的梦想,解放军一九一师、一九二师迅速挥师北上,实施歼灭吴忠堡之敌,并切断金积县守军逃跑的作战计划,将包围金积县城的任务交给了随后跟进的一九〇师部队。同时,五七一团、独立一师、独立二师迂回到吴忠堡东北,形成了合围吴忠堡驻守敌军之势。

此时,金积城内守敌被解放军一九一师、一九二师、独立一师、独立二师、一九〇师从东、西、南三面包围,退路断绝。见援兵无望,守敌一二八军副军长何晓霆等大部分官兵利用混乱偷逃出城。金积守军指挥官崔清平、谢修臣见大势已去,决定向解放军求和,城内敌军全部溃散。21日晨,400多名毫无组织的守城敌兵缴械投降,金积县城解放。1949年9月23日,在人民解放军的协助下,中共金积县委员会、金积县人民政府成立,首任书记王廷栋、县长李波。

解放宁夏战役的最后一战中,要数涝河桥之战最惨烈。金积解放后,六十四军指挥员果断作出包抄决定,围歼吴忠堡的国民党卢忠良的一二八军。解放军一九二师在师长马卫华的率领下,摸黑绕过金积城,蹚过水淹地带,经廖桥、巴浪湖、杨马湖挺进吴忠堡东南的涝河桥一带,与先期到达吴忠堡东北侧五七一团和独立一师、独立二师对吴忠堡守军形成夹击之势。

敌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保三师师长周福才得知此情报后,马上派马进禄部的2个装备精良的步兵连,破坏公路,拆掉桥梁渡槽,加强了对涝河桥的防守。

9月20日晚,当解放军五七五团扫清清水沟南岸敌军诸据点时,一九二师主力也逼近了吴忠堡。敌军保三师第九团团长刘瑞祥派师部联络参谋张永和协同副团长罗俊忠带着他的亲笔信到前沿阵地与解放军联络……

当夜秋风瑟瑟,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水鸟的鸣叫,涝河桥四周死一般寂静,解放军指战员们克服昼夜连续作战带来的疲劳,坚守在阵地上。五七五团指挥员足智多谋,一面与敌军代表张永和谈判,一面命令侦察参谋刘斌带2名侦察员迅急探明水情及架桥位置,同时令该团一营积极进行战斗准备,一旦谈判破裂,就实施强攻……

一营三连接受攻占敌桥头任务后,利用夜色,进至河岸观察敌情、地形,研究了战斗方案,决定采取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战法,攻歼桥头碉堡群守敌。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三连用门板、梯子等制作成架桥器材,21日2时许完成战斗准备。21日晨,在敌人拒绝放下武器的情况下,解放军五七五团一营三连发起攻击。驻守桥头的一连守敌,凭借距桥主体西北近300米处的1座高碉、4个地堡为主体的坚固碉堡群工事,用轻、重机枪疯狂扫射,加上敌人事先阻塞清水沟下游,造成涝河桥附近水势暴涨,致使解放军三次架桥强攻都未成功,三连伤亡较大。五七五团组织火力,发射炮弹,将守敌对解放军威胁最大的机枪火力点摧毁。在炮火的掩护下,架桥排迅速跳入水中架桥。突击队过桥后迂回到敌后,用炸药包炸毁碉堡,占领了桥头。解放军大部队过桥后分路猛追,经数小时激战,于吴忠堡外围俘敌千余人,将敌保安三师防线全部摧毁。与此同时,一九一师集中优势兵力突破吴忠堡东南门,与迂回吴忠堡东北之独立一师、独立二师等部队配合,在吴忠堡外围歼灭大量敌军。

“涝河桥战斗历经两个多小时,解放军指战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清水沟涝河桥南岸,桥头两侧有许多战士倒在了血泊中,桥下的水被战士们的鲜血染成了红色。解放军在清理作战阵地时,发现有135名战士在共和国即将成立的曙光前英勇牺牲,其中45名战士的遗体被水冲走。1951年,吴忠县人民政府修建涝河桥烈士陵园时,有36名烈士名字无法考证,成为无名英雄。”站在陵园革命烈士纪念馆历史图片展示墙前,胡建东说。

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驻守吴忠的敌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和二五六师师长马福元扔下部队,于21日清晨偷偷逃往黄河西岸的银川,吴忠守敌似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有的向灵武逃窜,有的向黄河西岸奔逃……当日11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四军一九二师五七一团(原属一九一师),独立一师突进吴忠堡。吴忠堡宣告解放。中午12时,一九一师主力部队浩浩荡荡从吴忠堡东门开进城里,群众纷纷涌上街头,夹道欢迎解放军。

1949年9月26日,按照中央有关指示精神,在解放军五七一团的协助下,中共吴忠堡市委员会、市人民政府成立,首任书记冯茂、市长李丹林。

9月19日至21日的吴忠之战,歼灭国民党宁夏兵团主力一二八军,共毙伤敌165人,俘敌73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24门、汽车23辆、各种枪支7869支,以及各种弹药110多万发。吴忠之战是解放宁夏的关键性战斗。涝河桥激战突破了国民党宁夏兵团精心设计的汉渠防线北段,奏响了吴忠之战的前奏曲;涝河桥战斗则使宁夏兵团主力一二八军中最坚固的防御工事、最顽固的反动势力遭到致命打击。

吴忠之战的胜利,不仅给马鸿逵在宁夏经营多年的反动顽固势力以毁灭性打击,也使宁马集团的梦想破灭,宁马防线全面崩溃。在解放军强大的军事攻势威慑下,银川的和平解放迅即变成了现实。21日,驻扎在黄河西岸宁朔县一带的贺兰军向解放军求和。22日,马鸿宾出面代表宁马集团向解放军求和。23日,签订《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之协议》,解放军即进入古城银川。24日,宁朔县解放。至9月底,宁夏全境解放,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献上了一份厚礼。

“今天是从昨天走来的,我们决不能忘记过去。‘为有牺牲多壮志’,记住先烈先辈,就会为我们的人生注入昂扬的精神,就能焕发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强大力量。”胡建东说。(记者 张国长 实习生 彭 斌)

<p>涝河桥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图片由吴忠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提供)</p>

涝河桥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图片由吴忠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