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南沙“水牛头-五涌”航线谢幕 满载几代当地民众生活回忆 四川泸州一餐馆长期提供免费服务 店主小善举显大爱 海口市新冠肺炎病例清零 江苏连续一周本土零新增 扬州封控小区迎解封 9月4日零时起上海市全域为低风险地区 力争五年新增上市企业5至10家 外国人在湘见证中国速度 扬州主城区按下“重启键” 封控小区迎“解封” 宁夏原州输转就业人员抵达福州马尾 广东淡水河重现清波 阔别多年的“蓝刀鱼”又回来了 腾格里沙漠排污事件举报人李根山因寻衅滋事罪等两罪一审被判四年半 近几个月来电动汽车股票出现了大幅回调 埃隆马斯克的另类特斯拉机器人到底是什么 这两只尖端股票周四引领潮流 担心社会保障削减 需要知道的3件事 这两只股息股票是便宜的买入 他们的收益率都超过了3% 并非所有人都从经济复苏中受益 这位医疗器械派息贵族值得购买吗 这是价值股票还是价值陷阱 脸书的股价徘徊在历史高位附近 贝宝即将接受罗宾汉 这是成为金融超级应用程序的下一步 戴夫·拉姆齐不想让您相信的4个信用卡神话 湖北神农架夏季普查发现陆生野生动物318种 新疆南部“百年老街”的传承与新生 记者探园北京环球影城 玩一天人均消费近千元 贵州省通报6起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酒驾醉驾典型问题 奥运冠军王宗源捐给家乡的10万善款已全部发给45名灾区学子 灵武长枣:未施化肥口感更好 爱尔兰移动充值服务提供商Ding已同意将多数股权出售给花粉街资本 毕马威调查大多数CEO预计多数员工每周至少会远程工作两天 调查显示伦斯特省特许会计师的平均工资保持在11.2万欧元 美国每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下降 裁员人数降至24年低点 为什么英国退欧会打击加入英国俱乐部的年轻爱尔兰足球运动员 Datalex的半年收入下降了5% Varadkar不反对延长NI协议宽限期 BoI数据显示8月份航空公司支出增长近50% 宝马计划到2030年将汽车生命周期中的碳排放量减少40% 意大利面制造商Barilla表示高小麦成本是一个挑战 调查发现购物者希望做出可持续的选择 我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状况总体改善 买卖马戏团死亡狮子尸体也会触犯刑法 时评:“996”模式可以休矣 网友热议开学第一天——初心温润人心 梦想照亮未来 甘肃食品安全举报奖励办法出炉:单案最高奖50万元 湖北荆门全域为低风险区 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限制商品过度包装新国标发布 市场监管总局:加大监督执法力度 大一萌新进入“多元赛道” 与其焦虑,不如“节能成长” 11岁女童被猥亵杀害 凶手被判死缓引争议 缅北涉诈回流人员:跨国“高薪职业”诱惑的真相 汉江防洪形势复杂严峻 长江委进一步提升防灾等级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广州南沙“水牛头-五涌”航线谢幕 满载几代当地民众生活回忆

2021-09-03 17:03:31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广州9月3日电 题:广州南沙“水牛头-五涌”航线谢幕 满载几代当地民众生活回忆

作者王坚 林春萍

随着从广州水牛头渡口出发的“水牛头渡口-五涌”航线最后一趟渡轮,缓缓抵达位于该市南沙区珠江街的五涌渡口,这条陪伴广州人37年的航线于日前谢幕。

这趟每班限载60人,票价3元的渡船虽小,却承载了几代广州南沙人的成长记忆。

时至今日,老船长谢敦荣依然对首次掌舵这条航线印象深刻。那时他没有想到,这船一开就是20多年。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渡船载的是生命不是货物,乘客的生命安全高于一切。

行驶途中的“水牛头渡口-五涌”航线最后一趟渡轮 刘伟 摄行驶途中的“水牛头渡口-五涌”航线最后一趟渡轮 刘伟 摄

20多年来,谢敦荣见证了南沙蕉门水道两岸日新月异的变化,也陪伴了两代南沙人的成长。

“来得最早的乘客是卖菜的商贩。他们大多是珠江街、万顷沙当地村民,把自家种的当季水果、蔬菜运到南沙旧镇售卖。”谢敦荣告诉记者,当地村民会用一辆摩托车,后座上通过绳子固定着一个大大的菜篮筐,能装一两百斤货物,番石榴、番茄、菜心、生菜、番薯、芋头、龙眼、黄皮、木瓜,都在菜筐里出现过。

“学生哥”是谢敦荣最关注的群体,最小的乘客才3岁。“有的家长户口在南沙街,孩子只能上南沙街的幼儿园。但是他们在珠江街这边上班,就每天把孩子送上船,爷爷奶奶在那边接着。”有时候孩子的爷爷奶奶来晚了,谢敦荣宁愿带着小娃娃们再兜一趟船,也绝对不敢让他们自己下船。“既然答应了人家的委托,就一定要负责到底的。”

20多年里,谢敦荣也在渡轮上交到了朋友。有一对夫妻,夫妇俩住在南沙街,在珠江街开店做生意,10多年来几乎天天搭船来往两岸,早已和船长、船员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多年前的一天,夫妻俩在搭船时找到谢敦荣说,这么多年来每天搭船,承蒙照顾,他们想要请这班渡轮的所有工作人员吃一顿饭。那是平凡生活中意想不到的美好与感动。谢敦荣想,自己虽然只是一艘小小渡轮的船长,但一样能被看到、被需要,这是他坚守多年的动力来源。

轮渡谢幕当天,另一位船长陈耀棠在船舱里来回穿行,不时提醒乘客穿好救生衣,遇到熟客时打声招呼、多聊两句。

“很多街坊都是熟面孔,大多都叫得出名字,平时经常聊天,拉拉家常、开开玩笑。”他说道。

陈耀棠在这艘渡船上一待就是十多年,跟同事们送这些街坊去对岸上班、上学、买菜。“有些街坊我们几乎是看着长大的,从刚出生到上学、毕业,一直都是我们的老主顾。”

当天最后一班渡轮的“告别演出”,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打卡”。家住万顷沙的李先生也带着老婆和两个孩子一起赶来坐了“最后一次渡轮”,“我小时候就坐这趟轮渡来往旧镇和万顷沙,以前交通没那么方便,两地的通联基本都靠渡轮了。可以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因此专程和家人一起来‘告个别’。”

李先生坦言,南沙现在发展很快,越来越多的路桥把,让南沙的交通更加便利,同时原有的坐船渡轮也在逐步减少,“这些渡轮的演变不仅见证了我们普通人的成长,也反映了南沙的飞速发展。我们作为本地居民,虽然舍不得渡轮的停运,但也对南沙的发展充满希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