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离婚”成真财产分割约定是否有效 她真的不是“大连涉疫不当言论女幼师” 小区公共收益不“糊涂”需完善规则 辽宁大连疫情形势总体趋稳 局地仍存社区传播风险 野外科考有多危险?安全意识比急救知识更重要 那年今日 | 一张漫画涨知识之11月24日 “贩毒”母亲:你觉得我是坏人吗? 大连全面开展疫情溯源溯责工作 已对涉事企业和相关单位立案调查 价值过万的仪器被当废铁扔小树林?民警不到3小时帮群众寻回 宁夏10年为农村创业妇女发放创业担保贷款超138亿元 北京未来三天“晴歌”高唱 最高气温重回10℃ 多地暂缓屋顶光伏发电项目上马 申报过剩远超电网消纳 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 更好保障经济平稳运行 宁夏十年累计发放妇女创业担保贷款138.86亿元 受益人数超过百万 宁夏生态环境厅专题调度2021年重大课题研究进展情况 宁夏农村妇女创业担保贷款为贫困妇女就业创业按下“快进键” 浙江台州药企爆燃致3死4伤 去年曾两次受行政处罚 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张洋、王长钊、姚喜双提起公诉 15省份开展老年医疗护理试点 部分医院或转型护理院 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李微、支红彬决定逮捕 浙江“海岛守护者”杨森权:“给不幸的人最大的救助” 一款APP为何让人倾家荡产? 合肥警方重拳打击跨境赌博 擒获嫌犯1372人 青海西宁:“人间烟火”下的市场监管人身影 英国音乐人西安“逐梦”:融入中国生活,成就音乐事业 MAHB的10月份客运量今年首次突破100万人次 土耳其里拉重回危机区域 中国股市延续涨势 受房地产和物流提振 亚洲现货原油市场因可能释放石油储备而见顶 双威集团以20亿新元的GDV项目联合收购丹宗加东的永久持有土地 Pharmaniaga公司第三季度收入飙升 净利润达到4984万令吉 Bumi Armada第三季度收益跃升至1.5341亿令吉 富时隆综合指数保持平稳 因为财报季开始提速 原油库存释放的前景使油价在剧烈波动后企稳 大华银行马来西亚合作伙伴Plenitude Solution与Visa提供采购解决方案 尽管美国劳动力数据乐观 林吉特兑美元开盘小幅走高 广东南岭发现“鸟中大熊猫”中华秋沙鸭 马玉明:帮人一把乐善一生 杨伟:用仁心仁术的职业初心诠释医者之德 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的早期试验结果今天在华尔街引起了轰动 仅靠通货膨胀不会推动第四次检查 2只适合长期购买​​的顶级电子商务股票 这家内存芯片制造商明年仍有运营空间 气候变化倡议会帮助还是损害房地产价值 想要发挥股市力量的小投资者仍然可以找到便宜货 你有债务问题的10个迹象 千禧一代现在是最大的一代和抵押贷款制造商 您应该在第三季度收益后购买梅西百货的股票吗 3个可以帮助您退休百万富翁的先锋ETF Rivian已经席卷市场但也有其他优秀的电动汽车股票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假离婚”成真财产分割约定是否有效

2021-11-24 09:04:27来源:法治日报

“假离婚”成真财产分割约定是否有效

□ 杨莹

现实中,夫妻双方可能出于获取购房的优惠资格、得到特定省市户籍、躲避债务等目的,合谋串通“假离婚”,等目的实现后再行复婚。但也有一部分人弄假成真,夫妻其中一方在离婚后置原先的约定于不顾,从而引起纠纷。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案件:2013年1月,小刚和小敏登记结婚,婚后住进小刚名下的房子里。2019年,为符合首房首贷的优惠政策条件,二人打算“假离婚”后,小刚将房屋的首付款以离婚补偿款的形式转给小敏,以小敏的名义购买学区房。同年7月,小刚和小敏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并签署《离婚协议》,其中约定男方支付女方离婚补偿款300万元。离婚后,小刚陆续给小敏转款共计294万余元,小敏用这笔钱付了学区房的首付。后小刚催促小敏复婚,但小敏不肯复婚,并坚持二人是因感情不和而自愿离婚。小刚遂请求法院依法撤销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分割的约定或认定无效,小敏归还小刚294万余元,且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判断《离婚协议》是否为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需要从双方当事人在签订协议前后所进行的相关行为予以认定。根据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通过审查双方当事人在办理离婚登记前后所进行的多次对话、微信聊天记录,可以充分认识到双方办理离婚是为了购买房屋,二人所签订的《离婚协议》是为了达到上述购房之目的而作出的虚假意思表示。虽然协议中约定了小刚需要补偿小敏300万元,在协议签订后,小刚也向小敏进行了转款,但该款项实为购房所需。此外,该笔款项并非二人婚后财产,系小刚出售了其与案外人共有的房屋后所得款项。若为小敏所述的离婚补偿款,也应在小刚可控、可承受范围之内,现在的款项完全不在小刚可承受范围之内,与其收入完全不匹配,所以小敏所述的该点意见完全不符合常理、不符合实际情况。因此,《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约定无效。

法律上并没有“假离婚”这一概念,双方当事人一旦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婚姻关系即告解除,离婚登记的公示公信力也决定了离婚即为有效。在“假离婚”中,一方面,虚假的意思表示当然无效,无法通过订立有效的离婚协议来实现目的,另一方面,在发生纠纷时,对于所隐藏的真实意思表示的举证本身也存在难度。总之,当事人很难通过事先订立的《离婚协议》来规避“假离婚”的不利后果。“假离婚”看似能让有些家庭从中牟利,实则潜藏危机。婚姻并非儿戏,夫妻双方切勿因小失大,悔之晚矣。

(作者系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助理,本报记者蒲晓磊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