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经纪人职业现状调查:在明星身边真如想象风光吗 江苏一电竞酒店 接纳未成年上网被判公开道歉 辽宁大连:5月17日起中小学陆续恢复线下教学 北京海淀区新增5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注意防晒!未来三天北京晴朗升温 最高气温将达29℃ 石嘴山2022年首笔排污权竞拍价格创宁夏新高 每吨二氧化硫5.49万元 北京新增一个中风险地区 沪闽医生“云端”携手开展远程宫内手术 18周双胎宫内得救 立夏后还脱不下秋裤正常吗?专家回应来了 福建推进职教改革 成立职教师资培训中心 上海战疫44天 328名安徽援沪核酸检测队员返皖 (上海战疫录)来自菲律宾的“刘畊宏女孩”Joselle:不想让自己停下来 广东、吉林接连发生因驾驶人突发疾病导致的较大道路交通事故 山东连续8天社会面保持清零 全域为低风险 暖心“套路”!四川内江民警用一杯奶茶劝回离家出走女孩 西宁机场完成至北京、天津造血干细胞运输任务 “80后”ICU护师:捕捉瞬间细微变化,可挽救一条生命 呼和浩特市5年内将建设110所中小学、幼儿园 国家卫健委:“动态清零”是当前中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优选择 北京累计报告979例感染者 高风险地区14个 福州海警局查获涉嫌禁渔期非法捕捞案件 北京将适时调整工作区域、工作模式 严防区域风险外溢 【十年@每一个奋斗的你】湖南石门深山的“孩子王”:“新老接力”助力乡村教育 攀枝花公安多元化推动全民森林防火 吉林疫情首现“双零新增” 加速恢复社会经济 中国“盐湖城”创建文明城市见闻:文明花正开 共同守“沪”,他们是来自河南的“男”丁格尔 辽宁:规范落实货车司机查验政策 杜绝查验 “层层加码” 专家:设置卡口、出入限制等防控措施有必要但不可“一封了之” 重庆警方捣毁特大“跑分”犯罪团伙 涉案资金流水上亿元 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湖城 帮助居民解决辅导作业难题 邵岗镇:移风易俗领风尚 文明新风润乡村 兴庆区102个红色暖心驿站投入使用 我国核酸检测能力达每天近5700万管 正在大城市建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 福建警方一年多来破获经济犯罪案8244起 严打跨境犯罪 沪上五月“天使白”:呵护生命的温柔坚守 【十年@每一个奋斗的你】高速路上的“亲人档”:“路上的家”同样幸福 湖北公安机关严打经济犯罪 江苏句容发生袭警事件致一辅警骨折 嫌疑人被抓获 2021年江西警方共立各类经济犯罪案件2152起 吉林省警方去年共立经济犯罪案件1417起 涉案金额96.2亿元 【挑战365天正能量速写画】第164期:少年弯腰抱走斑马线上的石块 国家卫健委:我国核酸检测能力达单管每日5700万管 国家卫健委:我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继续下降 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中国官方:全国疫情整体继续呈现下降态势,上海疫情整体向好 上海提出5月中旬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 山西通报近期4起煤矿事故 抗癌不失梦想 河北任丘“女团长”带领艺术团跳出“美丽人生” 天津宣判一起“短信嗅探”新型信用卡诈骗案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演出经纪人职业现状调查:在明星身边真如想象风光吗

2022-05-14 09:03:37来源:法治日报

在明星身边工作真如想象的风光吗演出经纪人职业现状调查

近年来,艺人违反社会公德乃至违法犯罪的事件屡见不鲜,社会影响恶劣,人们在谴责这些艺人的同时,也不禁发问:是谁纵容了这些艺人?对于演艺行业的种种乱象,一些艺人的失德甚至违法犯罪行为,艺人的经纪人又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今年4月,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关于《演出经纪人员继续教育制度(试行)》《演出经纪人员资格证管理制度(试行)》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5月又发布了《2022年全国演出经纪人员资格认定考试大纲》,加强对演出经纪人员的规范管理。

为了解演出经纪人职业发展现状,深入解剖经纪人对艺人乃至演艺行业的影响,推动演艺行业形成风清气正的环境,《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一线调查采访。

□ 本报记者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陈力嘉

“你平时能和艺人一起吃饭出行吗?你们是不是和朋友一样啊?”

“你是不是有很多明星的联系方式,能够了解很多娱乐圈的内幕?”

……

最近,某传媒公司经纪人琪琪又收到了不少这样的微信消息、咨询电话。对此,已入行多年的她早已见怪不怪。

“文化和旅游部5月9日发布了《2022年全国演出经纪人员资格认定考试大纲》,不少想入行的学弟学妹们又蠢蠢欲动了。”琪琪苦笑着对记者说,“身为一个经纪人,其实就是赚着普通白领的工资操着当妈的心。”

琪琪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经纪人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帮助艺人获得演出机会,进行全方位的宣传包装策划,安排好行程等。“简单来说,就是你得让艺人能名利双收。然而,一个新入行的经纪人如果没有什么人脉资源,其实很难替艺人争取到这样的机会。同时,这个行业目前也缺乏很好的监督管理机制,所以鱼龙混杂。”

那么,演出经纪行业发展现状究竟如何?记者近日进行了采访调查。

粉丝出于追星心态

想要进入经纪行业

“大学时,我是一名编导生。因为在实习过程中负责艺人统筹的工作,接触了很多明星经纪人,然后对这行产生了兴趣,所以大学期间就考取了演出经纪资格证。”琪琪说。

想要当经纪人的话,除了应聘这个渠道之外,还可以通过熟人推荐等方式。“在娱乐圈,人脉是非常重要的资源,如果是熟人推荐的话,公司和艺人用得也比较放心。”琪琪说,有不少艺人的经纪人和助理都由自己父母或亲戚担任。

一位承办过多起经纪合同纠纷案件的北京律师告诉记者,为了节省成本和提高利润,大量艺人经纪公司或一线工作团队都是小型企业和工作室的架构。专于表演创作的艺人面对商务合作和市场交易,存在天然的信息隔阂和不安全感,他们往往更愿意依靠亲缘性来确定可以信赖的经纪人,因此很多经纪人是艺人的亲属、密友。这也导致了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上述律师分析说,演员工作更多诉诸情感交流,加上演艺圈的人情社会特征明显,经纪团队与艺人长期相处下来,很容易发展成家长制或亲情化的管理方式。这种管理方式提升了沟通效率和凝聚力,但也存在明显弊端,尤其是对艺人缺乏监督和培训,对其犯错的宽容度过高,而反省和纠错意识过低。

此外,还有一部分人选择当经纪人是出于“追星”的心态。

某传媒院校大四学生小郁出于对某男艺人的喜爱,大学期间流转于各大艺人工作室、传媒公司实习,希望能通过这份工作去靠近自己的偶像。

与小郁一样,众多在校大学生和正在试图入行的经纪新人们,都怀着一腔热血,对这项工作十分憧憬。他们通过在网上搜索各种招聘信息和加入交流群的方式,希望能得到引荐或是获得跟随艺人“跑组”的信息。但其中也混杂着许多“钓鱼”信息,一些不法分子以“接触艺人”“培养经纪人”为幌子实施诈骗。

很多从业者都认为,经纪行业最重视的是经验和人脉,这两点都不是通过课程可以学到的。“成为一名合格的经纪人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进入艺人团队只是刚刚跨入这个门槛。”琪琪说,她身处这个行业感觉身心俱疲,工作实际内容和当初想象的完全不同,“就像一堵围墙一般,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经纪人工作压力大

既像朋友又像保姆

20世纪80年代,不少艺人以个体的形式在各地演出,被称为“走穴”,而为艺人提供演出机会并从中提取佣金的人被称为“穴头”——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批艺人经纪人的雏形。

1995年,我国首次颁布有关经纪人的规章——经纪人管理办法。此后,不少公司开始专门做艺人经纪业务。2002年,《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其中对经纪人有了明确定位,并允许在公司名称中使用“经纪”一词。

琪琪告诉记者,演出经纪人一般分为执行经纪人和宣传经纪人两种。

执行经纪人与艺人的关系最为亲密,他们需要眼光独到地为艺人,尤其是已经成为明星的艺人,筛选最适合的作品、拍摄和路线。需要和不同的人沟通,成为明星和项目之间的重要桥梁。执行经纪人与明星们的关系,既像朋友又像保姆、合伙人。而宣传经纪人主要负责审核合同、为明星代言及活动选取海报等。

“知名艺人的标配基本是执行经纪人、宣传经纪人加助理。而一线艺人的配置更多,不仅有两个经纪人、好几个助理,还有化妆师、司机等。”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跟着一位艺人跑组。他日常生活的吃喝拉撒几乎都是由我负责,叫起床、安排车辆、打点在剧组的各种琐事,几乎是从早忙到晚。”琪琪回忆道,手机24小时待命,凌晨两三点也要回复工作消息是极其常见的状况,“那段时间因为昼夜颠倒和压力较大,两个月就胖了10斤,还不停地掉头发”。

对此,受访的业内人士也坦言,晚上都不敢睡觉,特别是刚入行的时候,因为他们知道一些竞争对手喜欢在半夜去“黑”对方艺人,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尤其作为执行经纪人,艺人走到哪都要跟着。

“执行经纪人是没有固定休息时间的,艺人工作我们要工作,艺人休息我们还要工作。有一次,全天23个小时我都在接电话。”曾做过两年执行经纪人的漠北说。

“工作环境的好坏,全看自己所带艺人的职业道德。”琪琪说,现在很多艺人年纪轻轻地就被推出来赚钱,在外面习惯了众星捧月,难免会骄纵任性,还有一些艺人对外总是洋溢着亲切的笑脸,殊不知一关上门就“变脸”,稍有不合心意的地方就会大发雷霆。

斯斯是一名艺人统筹助理,她在组内工作时曾看到过,一位女艺人连换双鞋子都需要工作人员跪在地上替她换。

经纪行业发展迅速

职业道德水平堪忧

目前中国有上万家企业经营范围含艺人经纪业务。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PCG)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也曾表示,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预计在2022年达到1400亿元。

在业内看来,文娱类产品成长急需优质明星IP,暴涨的市场需求成为艺人经纪行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但互联网造星时代下,艺人经纪产业市场仍较为分散,艺人经纪公司需要在保持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同时进入转型期。

受访的艺人经纪人小天告诉记者,有的大经纪公司会用心栽培自家员工,但也有不少为了赚快钱的无良小公司,将自家的员工看成一种生产工具,用后即弃。

茹茹曾经也是一位经纪人,现在她早已转行从事与娱乐圈相关的另一行业。

“当时正是选秀最火的时候,公司老板挑选一些书都没读完的小镇姑娘,在公共平台上修改了女孩年龄,说要带她们出道。”茹茹说,但现实是女孩们被经纪公司当成赚快钱的工具,每天几乎连轴转地做直播、录节目,“公司并未做到当初承诺过的专业唱跳训练,白白耽误人家几年的青春”。

作为经纪人,茹茹说自己也十分愤慨,但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最终只能愤而离职。

工资待遇并不算高

职业发展存在短板

身处声色犬马的娱乐圈,平时工作内容又这么辛苦,那么经纪人的工资待遇又如何呢?

“并没有想象中的高薪,我们平时拿的工资也就一万元左右,还有一些公司给新人开几千元的工资,也就是普通白领的水平,但是工作强度很高。”琪琪苦笑道,所以一些经纪人就抱着“能多捞点就捞点好处”的心态在一些“灰色地带”疯狂敛财。一些经纪人在带艺人驻剧组工作时,有“吃”各种回扣的现象,此前就有“前辈”教导她,要学会向剧组方报虚价吃红利。

同时,由于短视频的兴起,近几年还出现了一些MCN(意为多频道网络)公司的外部合作经纪人,他们平时的工作类似于“网红猎头”,为MCN公司签约合适的素人,成功签约一位便能获得千元左右的佣金,但这份工作仅仅是“短单”,难以长久发展。

据介绍,还有另外一种方法能直接提高经纪人的待遇,那就是成为公司或者工作室的合伙人。“想要成为合伙人只有两种途径,一是自身经济实力较强,有入股的资本;二是一直拼命努力,积累各个与行业相关的‘大佬’资源,成为一位手握众多隐形资本的娱乐圈‘百事通’。”茹茹说。

在离开前经纪公司后,茹茹凭借着之前积累的资源和自身较高的经济实力,入股了一位在工作中结交的娱乐圈人士开的工作室,成为一名合伙人。

面对着尚未清晰的职业未来,包括琪琪在内不少经纪人都表示了焦虑和担忧。“我身边的同事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希望我们这个行业和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们,都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琪琪说道。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