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泄露了两个小果庄人的隐私 大寒节气北京气温逐渐回升 今起三天晴朗在线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03例 其中本土病例88例 @所有人 欢欢喜喜准备过大年 别给诈骗分子“充钱” 89.6%受访青年确认有必要考虑自己的养老 萌娃练单杠长高可信不?专家:作用有限,跳绳最好 陷疑似代孕弃养风波 知名艺人郑爽事业遭重创 两张“横跨”十多年的同款背影照,为何会走红 北京加紧流调溯源 排查去年12月10日以来入境进京人员 “无理由退房”闹心缘于“三无”尴尬 完善配套政策让民宿远离“野蛮生长” 疫情拐点何时来临?专家解析三方面因素 机票难退与高铁秒退差距咋那么大 靠技术过上好日子(决胜全面小康·小家看小康(32)) 南方大范围阴雨今起发展 东北引领气温大回暖 春节期间一房难求?“就地过年”催生成都周边酒店热 黑龙江哈尔滨呼兰区发布紧急提醒!寻找同轨迹人员 行业、预期、履历——三看海归求职 寒冬送温暖 让流动人口“就地暖心过年” 7部门、29省份@在外务工的你:留下过年可好? 宁夏排查黄河流域生产建设项目1633个 认定存在违法违规行为项目761个 义乌就地过年“暖政”,是教科书级“抢人策” 冬令营里感受科技魅力 宁夏推行“一站式”取证 最大化保护未成年人权益 银川市25个“人才小高地”分别获10万至50万元资助金 【海报】同舟共冀!谢谢坚守的人 2020年央企生产经营持续向好 兰州老年模特队:每个年龄段都有追求美的权力 河南一确诊病例密接者未报备并隐瞒行程被行拘5日 列车运行图1月20日调图 广铁增开动车组列车12对 黄庄公寓今日将交付606套隔离人员居室 明日力争再交付1173套 首批国家级应急消防科普教育基地在沪揭牌 浙江东阳一批进口工业配件核酸阳性 配件未流出企业 陕西微雕“牛人”在牛毛上雕刻诗词 细可穿针 黑龙江绥化:夜晚“摆渡人” 温暖这座城 外卖骑手上演“生死时速”的背后 留在浙江过大年 笑脸家书寄温情 宁夏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办公室下发紧急通知 做好北京市和吉林省中风险地区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防范应对工作 内蒙古首个5G产业创新基地建成投用 三峡枢纽江南成品油翻坝项目全线开工 工信部:下架12款侵害用户权益APP 提供贴心暖心服务 大武口区人才服务窗口成立 宁夏全面排查水土保持违法违规项目 4家建设单位被列入“重点关注名单” 宁夏公检法司四部门联合印发社区矫正实施细则 富人的投资就像现在或至少接近市场泡沫一样 理查德·布兰森爵士的身家达到十亿 他的业务不断扩大 Luminar股票是在巨大的市场潜力中 市场上顶级上市的视频游戏公司 理查德·布兰森的维京轨道更加接近商业化 在首个交易日购买IPO股票需要付费吗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谁泄露了两个小果庄人的隐私

2021-01-20 09:05:23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名小果庄大货车司机两天内遭遇了两次人生意外:感染新冠病毒,个人隐私外泄。

在河北省卫健委1月14日的官方通报中,他是75例新增病例之一,除了确诊前21天的行动轨迹,有关他的个人信息只有15个字:男,34岁,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人。

而在网络空间,带有他和同车司机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车牌号等隐私信息的帖子和视频,迅速扩散到内蒙古、河北及山西等地的聊天群里。

他在一个短视频里看到,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出现在最显眼的中间位置,评论中有网友谩骂的留言。他说:“规规矩矩地活了30多年,像通缉犯一样被挂在网上”。

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这名司机反复询问是否可以匿名,他不想“更多个人信息外泄”。为尊重受访者隐私,报道中两位当事人李亮、张远均为化名。

1月13日下午5点左右,李亮在石家庄一处隔离点接到通知:他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他坐上负压救护车,转到医院,当日诊断为确诊病例。

从1月14日上午10点开始,他陆续接到100多个来自河北、内蒙、山西的陌生电话,其中有来自他们并未去过的巴彦淖尔、廊坊等地。有几位自称是疾控人员、警察、社区人员,更多的是说几句就挂断的不明身份的人,对方能报出他的身份证号、车牌号和车型,问他是不是那个感染新冠病毒的大货车司机,“有的讲话非常不礼貌”。

在这些电话中,李亮自己估算是疾控人员和警察的只有3个。

一位自称河北疾控的人,是这些电话中极少用座机打来的,号码来自石家庄,13日晚上和14日上午各打来一次,问了他的个人信息、行动轨迹和接触人员,共通话45分钟。

另一位是自称呼和浩特疾控的人,也是用座机打的,两次通话30分钟,随后添加了李亮的微信,要走一些照片。

一位警察报了警号,李亮相信是真的。

当一个自称内蒙古开旅馆的人打来电话时,李亮终于无法忍受,质问对方:“我这信息你们怎么知道的?”

“在我们内蒙古有个群,你的信息全都散开了。”对方回答。

同车司机张远是李亮的表弟,属于他的密切接触者。他的隐私信息同样遭到泄露,接到了数十个陌生电话。

张远的通话记录显示,李亮转到医院的当晚,他接到了一个自称疾控中心的人的电话,问了他的身份证信息、行程以及与李亮的交集,一共打了26分钟。

一名石家庄新乐市的司机发给张远两张微信群聊截图,告诉他“你们的个人信息群里都有了”。

截图里的信息为“河北藁城确诊人员基本情况”,内容包括他和李亮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和家庭住址,以及他们自述的近期轨迹情况,精确到他们住过的一家旅馆老板的电话号码。

李亮随后开通了手机自动拦截陌生号码功能,同时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搜索添加微信好友的设置。

申请好友一栏里,数十个顺着手机号找来的网友,有自称银行放贷的,负责开标的,收大货车过磅单的,也有办理“花呗、京东、分期乐”的。

接受采访期间,李亮突然想起支付宝账号绑定着手机号,连忙检查有没有被盗用。

在一些短视频社交平台上,李亮和张远的个人隐私信息仍在扩散。一条带有李亮个人隐私信息的视频产生了3.5万次播放量,与微信群流传的信息不同的是,视频里还贴上了李亮身份证上的“大头照”。

李亮告诉记者,他最担心的不是身上的新冠病毒,而是个人隐私信息泄露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拿去干违法的事,货主们看到他们的名字和车牌,以后还让不让他拉货——他们还没做好丢工作的准备。

李亮的大货车是他和张远2018年筹款买的,“贷了20多万元”,两人搭伙开车。在小果庄,开大货车跑运输的司机至少有30人。

买车前,张远也是一名大车司机,给其他车主打工,李亮在石家庄做水暖工。

2020年过年后,他们高兴地还上了最后一笔车贷,“以后总算能挣一笔是一笔了。”张远家里有3个孩子,李亮家2个孩子,他们的父母都是小果庄农民,几家子生活主要靠这辆大货车。

过去的3年,他们最远到过海南、云南、四川,跑得最多的线是石家庄到内蒙古。在官方的流调信息里,12月23日至1月4日,他们的行程轨迹与大货车的货运路线一样单调:在河北与内蒙古之间往返3次,装货、送货、卸货。

就像不明白自己的隐私是从哪一个环节泄露出去的,李亮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染上的新冠肺炎。

1月2日小果庄出现疫情时,李亮正驾驶货车在内蒙古送货。元旦中午出发前,他到同村的父母家吃了饭,到藁城区梅花镇装上货,和张远轮流开了一天一夜抵达呼和浩特。1月3日他们卸完货,又装了一车肥料回石家庄。

返程路上,张远在微信上听老家的人说“封村了”“路堵上了”。开始,他们俩还以为家里人在开玩笑,“完全没想到和疫情联系在一起”。

他们没有注册过微博,没有使用过哪一家新闻客户端,手机上最常用的软件是几家为货车司机派单的App,以及微信、快手。

1月5日,两人卸完货准备回家,开到藁城区机场路时,发现路已被封死,卡口有警察在值守,他们这才意识到“疫情真的已经到了家门口”。

就在5日下午,石家庄市宣布将对全市所有社区、农村实行闭环管控,严格控制聚集性活动。

当时高速公路还没全封,按原计划,他们还可以跑一趟活儿。“我们是小果庄人,还是先去做核酸吧。”李亮和张远商量。

货车进不了藁城,他们和另一位从山西回来的同村司机会合,把车停在藁城外环路边一处空地上。最近的医院距此18公里。3人没敢打车,步行两个多小时到了医院。

发热门诊的护士穿着防护服,问他们为什么做核酸检测。

“我们是小果庄的。”张远脱口而出。这句话像是朝旁边排队的人群里扔了一个炮仗,吓得他们纷纷后退。张远感到自己贴着口罩的脸发烫,突然想到现在“小果庄”3个字给其他人带来的不适。

他们又步行两个多小时回到大货车上。张远拨通了小果庄村支书的电话。支书让他们回村里,等着一起转移。

小果庄村外的停车场已停靠着30多辆大货车。司机们蜷在驾驶座上休息。张远和李亮隔着窗户打听情况,有的大货车从南方空车回来,“一说是石家庄的不让待,再说小果庄更不让待,货也不让接”,“有一辆车货都没卸就回来了”,损失由司机承担。

他们担心,以后小果庄的大车司机拉活儿都将受到这种对待。

200米外的村口,有穿防护服的人在值守,李亮看到栅栏横在路中间,陆续有大巴车进出。1100多户、4000多人的小果庄,大部分村民已转移到不同的隔离点。

村口值班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送来方便面、热水,让他们等着和剩下的村民一起去隔离点。

临行前,司机们做了核酸检测。李亮和张远的这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剩余的几十位村民是密切接触者,为避免大车司机和留守村民接触,村里安排了两辆大巴车分别送他们到藁城区一处隔离点。

李亮和张远回忆,这里是小果庄疫情发生后,他们与村民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当时大家住进同一层的楼内,在院子里的花坛边打饭、吃饭,李亮与一位村民打招呼时最近距离1米,“都是一个村的”。

这个隔离点没有热水、暖气。1月8日,他们又被转运到另一个县的隔离点。

1月11日起,他们在新隔离点内每天早上做一次核酸检测,李亮和张远前两日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13日,李亮的结果呈阳性,随后确诊。张远至今仍然是阴性。

这让他们感到很奇怪。到隔离点之前,他们一起开车送货,休息时住在大车驾驶室后的上下铺,吃饭用自带的一个锅做。村里还有一对父子搭伙开车,那位父亲确诊是阳性,儿子的核酸结果至今也是阴性。

医生告诉他们,就像这次小果庄疫情溯源一样,弄清楚这些需要寄希望于更多的流行病学调查,“就是给你们打电话的疾控人员做的那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