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鬼”地板“诞生”记 知假售假、屡遭投诉 家庭消毒应避开哪些误区?疾控专家详解 告别“药事服务费”,药学服务价格要来了 上海新增本土166+1203 新增本土死亡3例 守“沪”日志:上海首家线下书店复业 防范区商贸网点复市“不停步” “一调到底”,三曙派出所温暖汉正街 【从严抓好疫情防控工作】北京市生活必需品供应不断配送不停 网络短视频“拿来主义”盛行 “剪刀手”何时住手 轿车开进河新手司机被困 男子划木盆冷静救人 北京新增33例本土确诊病例 8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科普医生卧底揭秘保健品销售套路 天上掉馅饼?假的! 首都残疾人就业率位居全国前列 今起三天北京升温不停歇 后天最高气温可达30℃ 广西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例 “沉默”的电竞战队:无法语言交流 用心感受彼此 广东昨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例 张凯程:八年办案打磨出优秀检察官 “我们再苦再累,也要帮上海打赢大上海保卫战” 车位位于两商铺中间 为争车位店主吵了十几天 高糖高脂的奶茶差点让24岁小伙“送命” 北京核酸采样“点长吹哨团队报到”聚合力 她在封控区给5个娃当“临时妈妈” 保证让孩子三餐吃上热乎饭 两个多月,小胖墩“掉秤”十多斤 “云游黄山”为未来出游埋下种子 丁明:努力精雕每一起法援案件 北京本轮感染者破千例 14日起清华大学校门“不进不出” 连找4个网贷平台 转了6万“保证金”1分钱没贷到 降低噪声污染 构建宜居环境 宠物鹦鹉受追捧!注意:可能一不小心就违法了 整改到位 公益诉讼让盲盒营销不再“无下限” 这个春天格外冷?京津冀气温波动幅度为历史同期第二大 江苏全省新建、改扩建 80个体育公园 湖北襄阳开通首条出口海运跨国航线 石家庄首趟“区港联动”中欧班列发车 (上海战疫录)269名河南援沪医疗人员乘坐包机回豫 青海省红十字会拨付72万元助力西宁疫情防控 600余尾中华鲟在湖北宜昌放归长江 山西运城犯罪团伙冒充记者身份实施敲诈勒索 警方征集线索 北京外卖配送人员的防疫工作怎么做?细则来了 宁夏银川出台新规完善戒断三年未复吸人员管理模式 四川广安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7例、无症状感染者207例 北京警方:3人在核酸检测点辱骂工作人员等被行拘 慢下来的城市里,“最熟悉的陌生人”传递着市民的急需 【挑战365天正能量速写画】第165期:精神障碍母亲翻越山海寻女 中铁十一局三公司聚集性疫情已报告感染者49例 6人被问责 北京房山提示:5月5日起接收过韵达快递向社区、单位等报备 (上海战疫录)上海国际社区“战疫记”:不断“进化”的邻里互助 北京出现数起聚集性疫情 严格进出京防疫政策防输入防外溢 北京:零售端“供应不断”,配送端“配送不停” 福建终止防暴雨应急响应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李鬼”地板“诞生”记 知假售假、屡遭投诉

2022-05-15 09:11:45来源:法治日报

“李鬼”地板“诞生”记

□ 本报记者丁国锋

□ 本报通讯员 沈姝平

乔迁新居本是一件喜事,奈何近日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的一名消费者却没法安心。就在新屋装修完不久,地板开裂、变形等一系列问题“找上门”,这名消费者只得全部拆除重新铺设。经过投诉、调查,消费者发现,自己购买的知名品牌木地板竟是冒牌货。

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办理了这起假冒注册商标案,某知名地板品牌注册商标未经许可被非法使用,不仅品牌声誉受到影响,众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受到侵害。今年1月,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或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孙云龙(化名)等5人分别被吴江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至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不等刑罚,并处罚金。

动起歪脑筋

“嵩羽(化名)地板”是国内木地板行业的领先品牌。两年前,嵩羽地板公司因业务调整下架了一批产品,其中几种型号恰是市场需求量较大的热销款。这让许多经销商犯了难,拿不到货却又不想放弃到手的订单,于是有人铤而走险走上了售假之路。

嵩羽地板华东区域总经销商于广坤(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他带着正品嵩羽地板和包装纸箱样板,找到做地板生意的个体户孙云龙,询问孙云龙是否能做仿冒嵩羽地板的假货。

“我们这种小品牌地板,没有研发技术,本来也都是靠着模仿大品牌的花纹和颜色来制作的,这些样式在市场上比较流行。”这笔找上门来的生意对孙云龙来说不是难事。

达成合意后,孙云龙进了一批半成品木板,这些木板外观和嵩羽牌木板几乎没有差别,只是没有印商标标识。

于是,他从网上买来喷码机、合格证、标签打印纸和打印机,安排工人在半成品木板上喷上嵩羽牌标识,并放上“合格证”,再仿照正品的包装纸箱进行包装。

正品的外包装还会贴有产品信息标签,于是孙云龙按经销商提供的标签图片,在电脑上编辑好尺寸,注明商品名、树种、规格、面积、甲醛释放量、生产许可证编号、执行标准、生产日期等详细信息,打印后贴在外包装上。

如此,一箱箱冒牌地板便“诞生”了。

知假售假

“嵩羽牌实木多层地板型号众多、款式各异,客户每次订购的地板纹路和颜色都不同,但基本上只要邮寄样板,孙云龙就能仿制。”吴江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肖凤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案情。

“这个生意比我们做自己品牌的地板赚得多,订单量很大。”孙云龙供述时称,自己进的半成品地板一般是每平方米120元左右,经过喷码、贴标等加工后再提高15至20元卖给经销商。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嵩羽公司再次下调了部分产品的产量,货源更加紧张,各地经销商面临的缺货难题也愈发严重,而这给孙云龙和于广坤带来了更多商机。

“疫情期间,我找总部订不到货,当时客户催得很急,所以联系了于广坤,请他帮忙调一些假地板。”在某装饰城经营嵩羽专卖店的庞磊称,于广坤调过来的货明显低于正常的进货价,自己卖了这么多年嵩羽地板,一看就知道是假货。

担任地区总经销商已有6年,于广坤与众多下级经销商熟识,掌握丰富的客户资源,因此类似的订单纷至沓来。从孙云龙处订购,再发给下级经销商,于广坤每平方米可以再提价10元。

对于下级经销商而言,假地板价格低,比正品地板的进货价每平方米便宜30至50元,对外售出能赚到更多差价,同时又能增加销售业绩、防止客户跑单,即使明知是假货,也甘愿冒风险。

屡遭投诉

和很多消费者一样,吴江市民张静(化名)起初从嵩羽专卖店购买实木地板,是相信知名度高的大品牌产品质量更有保障,却不料送到家里的地板和在门店订购时看到的样板有明显色差,到手的地板颜色偏深偏暗。心中虽有不快,但考虑到自然光和灯光下的色差在所难免,她也就没多想。

直到装修师傅开始裁切地板,刺鼻味道不断袭来时,张静才确信买到的地板有问题。“铺好的木地板有翘边、起泡的现象,凑近闻味道很刺鼻。”

张静遇到的问题不是偶发事件,相关假地板在铺设过程中,多次因质量问题被部分或全部拆除重新铺设,导致客户频频投诉,嵩羽地板品牌形象因此受到负面影响。

经查,孙云龙单独或伙同于广坤等人未获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授权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制作假冒嵩羽注册商标的地板对外销售,非法经营数额达180余万元。

检察官建议:

一、相关部门要引导企业加强对经销商的约束和监督,规范企业和经销商间合作关系,以防经济利益和品牌声誉受到侵犯。

二、企业如遇不可抗力停止生产相关产品时,应及时对外发布停产公告,以便消费者识别和提防。

三、投诉举报渠道需要拓宽,鼓励群众一旦发现假冒伪劣产品,积极向相关部门举报,形成合力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良好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