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象群对人类的信任在逐渐增加 学生被家暴学校却保持缄默?强制报告制度还需更多配套 “电荒”阵痛 电价松绑 绥化“战疫”,有群“做好事上瘾”的年轻人助攻 成都已建成783条“回家的路” 条条通往幸福 电价只降不升预期打破 限制高耗能产业盲目发展 关乎教育公平感 禁止收集家长职务信息该成为明规则 车祸需赔5.3万余元,他打零工10余年终还清 中外院士“智汇”成都 带来人工智能最新突破方向 1000度近视坐过山车致视网膜脱落 眼科专家:高度近视用力咳嗽、打喷嚏都有可能造成悲剧 解密《长津湖》《火红年华》共同的DNA 以真实人物为原型 教培退潮,成人职教成为培训机构入局、转型热门选项 收养12个患病弃婴 在这个家庭亲情不一定与血缘联系 1738元机票提前10天退竟要扣1182元退票费 油荒气荒电荒频现,绿电能否扛大梁? 挪用公款并收受别墅 是否应并罚 3小时话剧《长安第二碗》浓缩40年来时代巨变 郑州追征一网红600多万元税款 网络主播补税潮要来了? 北京秋雨又上线夜间大部有小雨 15日起大风降温来袭 文化场馆活动 展现多彩魅力 山西临时救助受灾困难群众4.3万人 厦门做细文化遗产保护监督 联合会商促整改 面对气候变化,文物保护要有前瞻性 骗财、自杀、诱奸……四个关于“饭圈女孩”的故事 这些“反诈App”,关键时刻或能帮上你 北京东西城“罚教管”综合治理斑马线 机动车礼让渐成习惯 宁夏教育厅公布全区各地师德师风建设举报电话 中卫遥感卫星定标场开启遥感卫星标校新时代 宁夏完成700多台供热锅炉检验 婚事新办 喜事简办 银川市金凤区集体婚礼来了 宁夏盐池:绿色引领产业升级 特色助推乡村振兴 西吉“县管校聘”破解教师“一校定终身” 广州海事局启动Ⅲ级防台响应防范台风“圆规” 青海省首次进口丹麦虹鳟鱼卵 福建宁德发布“台风预警Ⅲ级”和“暴雨预警Ⅲ级” 北京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发布 收录596种动物 山西启动新冠疫苗加强免疫 重点人群“应接尽接”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从稳住大象的胃开始 浙江温州启动防台Ⅲ级响应:外围云系和冷空气“夹击” 我们为什么要保护深山密林间的犀鸟 海南省政府发布台风“圆规”二级预警 河南卫辉报答山西:千里驰援介休抗洪 北京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可自行变更定点医院 守护生物多样性青年在行动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设立 野生虎豹总量达110只 广东部分出海水道出现“黄泥带” 非法洗砂洗泥为何屡禁不绝? 吉林放流数百万尾鱼苗 松花江流域水生生物持续增长 西湖大学将启用新校区:建有300个实验室 均为“量身定制” 内蒙古警方破获跨省贩毒大案 一毒贩获刑15年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村里有个巡象员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野生象群对人类的信任在逐渐增加

2021-10-13 09:06:09来源:新京报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杨翔宇搜寻监测迁徙野生亚洲象3个多月野生象群对人类的信任在逐渐增加

10月11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开幕。开幕式上一段《“象”往云南》的短片,记录了16头野生亚洲象走出栖息地,历经17个月跨越大半个云南,北渡南归历程。

短片中不少素材是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拍摄。一段“北漂”历程后,9月10日象群渡过把边江重回普洱市。其间,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24小时追踪监测。曾负责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的分队队长杨翔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三个月的监测能明显感觉到象群对人类的信任在逐渐增加。

“追火”改“追象”

新京报:为什么森林消防会来“追象”,在此之前你接触过大象吗?

杨翔宇:我在云南森林消防总队信息通讯处工作,日常工作以森林火灾扑救预防、应急救援任务为主,我们有较为成熟的无人机队伍和指挥系统,有对于山林地形信息的丰富研判经验。象群首次进入玉溪峨山地区,我们的职责是负责配合做好24小时无人机监测和地图标绘工作。

在这之前我跟亚洲象接触很少,唯一一次是在2016年,三头亚洲象落水救援,当时我正好在总队值班,负责救援信息的上传下达。也听说,有老兵在二零零几年曾经救过被捕兽夹困住的小亚洲象。

新京报:还记得刚接到任务时的情景吗?第一次亲眼看到野生亚洲象群有没有害怕?

杨翔宇:记得特别清楚,5月27日下午我接到任命,担任云南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队长,带领9名队员立即前往玉溪市峨山县进行亚洲象应急搜索,刚开始心里肯定害怕。

下午三点刚到指挥部就看到大象本尊。在航拍的俯视镜头下像小猪一样,在山头上拱吃的,还挺可爱的。但很快象群显露出下山进县城的趋势,山下有学校、工厂,它们进发时很霸道,还推倒了一些墙体。村民没见过大象好奇围观拍照,我们立即上报指挥部,协调当地政府交通管制,将群众悉数转移到峨山消防大队三楼楼顶,距离象群也就100来米,看着它们在空无一人的县城里横行。

我们也开始意识到,象群有自己的自主思维,不像山火,按照风向风力地势等有规律可循,甚至换个无人机电池的工夫就跑没影了。幸亏指挥部一直有亚洲象监测专家和林草局专业人员,教授我们亚洲象的生活习性和监测技巧。

新京报:换块电池的工夫大象就能跑很远吗?在山里追象没电了怎么办?

杨翔宇:无人机来回换组电池,大概需要十分钟。大象的爆发力很强,别看它体型笨重,一个小时就能跑两三公里。6月下旬有次,象群一晚上奔袭30公里,云南复杂地势里无人机有效检测范围也就两三公里,我们晚上在山里开着车跟着跑,光转场就转了13次。

无人机每四五十分钟就要换一次电池,重点区域的行进一般两三架无人机同时飞,但机器也不能一直持续作业,大象休息或便于监测路段会有一台跟拍的情况。电池我们一般随身带10组,还会随车带一个小型发电机,但功率小充电速度赶不上耗电速度,就会协调当地供电所的兄弟协助。

我们追象三个月左右。一开始不熟悉怕跟丢,10个人集体上,大象作息跟人相反,白天睡觉晚上行进,每人每天也就睡两三个小时。人员增派后,最多有32人参与追象,那时也熟悉工作了,5个人一组轮班倒,就有休息时间了。

大象回家更大程度是自己意愿

新京报:象群能意识到你们一直在跟着吗?

杨翔宇:大象特别聪明,智力水平近似于六七岁孩子,我觉得它们知道的。西双版纳的监测人员说,拍到过大象踩地上无人机的影子的画面。我们换电池时还会想,它会不会等我们?会不会没无人机盯着,它们不习惯?但是后来证明是我们多虑了。

新京报:它们有什么特别聪明的表现吗?

杨翔宇:它们会用简单工具,比如会用树枝挠痒、驱赶小象身上的蚊虫;会自己用鼻子拧开水龙头、到田间推开井盖找水喝。

吃东西越来越挑食。玉米不会连秆吃的,把玉米撇下来用脚踩着,拿鼻子一层层剥开,皮拿掉须择下,只吃芯;西双版纳的监测队员告诉我们,曾经发现它们吃农户的橘子,表面看很完好,但里边果汁已经全被吸光了。

它们特别喜欢玩泥巴,用鼻子吸往自己身上喷。我们就跑去问指挥部的专家,怎么老喜欢去泥地里边儿打滚?专家说一是可以除去身上的细菌,二是能防晒、防蚊虫叮咬,别看亚洲象皮糙肉厚的,还是挺敏感的。

过河流、公路等危险地段时,它们会派一头公象,像侦察兵一样在地势较高的位置观察,跟在开会似的回来跟象群碰头,然后决定怎么行进。这样的行动轨迹每次都特别明显,在玉溪红塔区的漯河,河岸堤坝对于大象来说比较高和陡,我们提前预判它们的行进路线,在岸边用土堆了缓坡,象群就在南岸来来回回走了三四个小时,最终才确定路线,到达河对岸。

新京报:你们会不会设置一些障碍,尽量不让它们向北走?

杨翔宇:进入昆明地界以后人口密度越来越大,海拔也很高,象群自己可能也感觉到了食物的减少和海拔的不适应,我们会在一些路口用大卡车封堵,有意识在一些路线上投食,慢慢它们就转头向西走了。但实际上卡车对于大象来说其实构不成阻碍,所以回去更大程度还是它们自己的意愿吧。

拍下象群睡觉萌照

新京报:有一张大象围着小象在草地上睡觉的照片特别出圈,当时是怎么拍摄到的?

杨翔宇:这张照片是我们机组的张雄拍到的。6月7日,象群行至晋宁区赖家新村,就在我们对面山上休息。前一天夜里下了雨,清晨雾气消散,张雄他们无人机镜头扫过去,象群在休息,很有规律朝一个方向首尾相接,把小象包围在中间,画面特别美好纯粹,我们都特别受震撼。画面太有爱了,感觉被萌化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再想这个瞬间,其实就是大象那种单纯美好,那种有爱的家庭观念打动了我们。过马路的时候,小象个子矮还不到一米,大象在前面经过时就会清除障碍,把栏杆都踩扁;下山时母象会在前面用自己的脚帮小象抵住,帮它下坡;经过县城时候有小象掉队,大象群就折返回来,在街上等了40多分钟一起离开。

新京报:你们有没有跟象群有过更近的接触?如何让自己避免面临危险?

杨翔宇:虽然体形大但大象的脚垫非常厚实,所以走起路来几乎没有动静,有几次我们在点位上跟踪拍摄象群时,发现它们从我们身后出现了。甚至在玉溪市红塔区时,队员们夜间转场碰上了穿过公路的象群,一下子就清醒了,把车辆熄火,关掉车灯,屏住呼吸。能观察到亚洲象往车里看,甚至把鼻子怼到车窗玻璃上闻里面有没有食物。

大象对于声音和动态比较敏感,对吃的感兴趣,我们保持安静,车上恰好也没啥吃的了,就安全度过了这次危险。大象肯定能知道车里有人,但它不会大喊大叫对我们示威,对人还是比较友善的,若无其事地就走开了,

一路监测见证幼象长大

新京报:三个月的监测能够感受到这批北上象群的变化吗?

杨翔宇:能明显感觉到象群对人类的信任在逐渐增加。一开始它们是不吃人类投送的食物的,后期逐渐信任人类,也表现得越来越随意。云南当地对于野生动物破坏有保险赔偿,当地人对于象群到来没什么大意见,晋宁有村民还把自家玉米全部割下来给大象吃,说他们祖祖辈辈都没有见过大象,怕它们吃不饱。大象走了之后,当地还兴起一句“吉象(吉祥)入玉溪”。

象群中小象去年10月份才出生,北上时还没有消化功能只喝母乳,到了今年南下时我们就监测到小象开始吃一些玉米作物,我们一路监测下来,它也不断长大了。

新京报:在北上象群中有你再见一眼就能认出的大象吗?

杨翔宇:很多头,有一头母象象牙外露很明显,有一头短鼻象鼻子明显更短,另外,体形稍小四头象天天一起嬉戏打闹。有时候晚上做梦都会梦到它们。以前亚洲象监测预警中心朋友给我看其他象群的照片,一看就说肯定不是这一群,别蒙我了。

COP15大会期间,我们协助普洱市政府阶段性监测,10月8日我来到它们的栖息地再次见到这群象,心里挺高兴的。我看好像又胖了点儿,它们这几天在山上吃吃喝喝的,感觉过得很不错。

新京报: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和接触,你觉得人类在为它们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保护方面还能做什么?

杨翔宇:其实你看,野生动物和人类各自生活区域是有区别的,但当我们走到一起的时候,相互宽容友善就可以相处得更和谐。我之前了解普洱一些地方会设立大象食堂,专门为它们种植吃的,以避免象群破坏农田、伤害农户。这次象群北移,让更多人关注到了野生生物群体,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到野外减少垃圾污染,与它们相遇的时候保持善意,就是我们能做的了。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