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注册成为骑手 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上海12月9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9例 追问女婴坠楼:对不配做父母的人,真没办法了吗? “成都女孩赵某照片”系移花接木:别让造谣者全身而退 茶树变身“脱贫树” 秀山成重庆茶园面积最大基地县 北京异地养老试点明年增4000张床位 当心掉进挂号APP精准贩号陷阱 付费式“虚拟恋爱”不过是一碗迷魂汤 南医大强奸杀人案:大数据追凶 28年欠“债”终还清 共建万物和谐的美丽家园 98.0%受访少年儿童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受访少年儿童最想实现的人生“小目标”是学业有成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2例 其中本土病例1例在内蒙古 垃圾分类进校园 学生争做督导员 熊淑兰:对过去要化悲痛为力量 希望子孙都幸福下去 直击成都疫情防控最前线:村民生活平稳 “考古盲盒”爆红:文物“出圈”,文化“入圈” 姑娘,该道歉的不是你! 感受青春活力 拉萨北京实验中学举行校园文艺汇演 平台冒用北京冬奥会名义组织传销 发展200余万会员牟利 华北中南部黄淮等地有雾霾天气 西南地区东部多阴雨 父亲失手重伤儿子 警惕那些“以爱之名”的伤害 北京停车计费拟出新招 管理员可边骑边拍 冒名注册成为骑手 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情侣直播带货 分手后平台账户归谁? 乐堡开躁银川新年音乐会阵容公布!新裤子、隔壁老樊、房东的猫都要来! 走好“最后一公里”贵在坚持不放松 2020年宁夏旅游饭店服务职业技能大赛开幕 柴达木盆地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全部达标 乡亲们都说,她是人间圣洁的达玛姑娘,是藏乡最美的女儿…… 湖南警方集中奖励17名黑恶势力举报人 单人最高奖励4万元 一个APP牵出2000万元骗局 呼铁警方破获系列电信网络诈骗案 吉林一农民办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逾1910万元获刑7年 世界自然遗产可可西里藏羚羊迎来“恋爱季” E6管节实现安装 深中通道沉管隧道已沉放近千米 浙江台州警方打击跨境赌博犯罪:冻结3.2亿元 抓获1822人 亚太6D卫星项目圆满完成在轨交付 “世界遗产”白沙溪三十六堰:欢歌千年传承水利智慧 上海警方捣毁一跨境网络赌博犯罪团伙:直播境外赌博机 远程下注参赌 纪念郭慕孙先生诞辰百年 中科院过程工程所举办座谈会 新疆兵团护边员为国戍边获评道德模范 27年行程近30万公里(图) 对“离婚冷静期”还有疑问?专家回应六大关切! 调查显示上海新职业青年职业满意度高 最看重个人价值体现 杭州打造“万亩千亿”航空航天新平台 推动产业向高端迈进 中国植物学家在云南发现植物新种紫唇姜 烟台援藏医疗队帮聂拉木县人民医院完成首例腹腔镜手术 青海抓获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1706人 涉案资产逾十亿元 青海:开展牧民技能培训 助力生态转产增收 全国首部禁毒题材音乐剧《重生》将回“故乡”云南演出 中国烹饪协会解读八项团体标准:避免舌尖上的浪费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冒名注册成为骑手 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2020-12-10 11:07:28来源:工人日报

冒名注册成为骑手 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成外卖骑手,送餐中受伤能否认工伤?骑手与平台是否构成劳动关系?近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作出判决:徐某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与美团外卖平台建立合作关系后,约定在指定配送区域内进行美团外卖订单配送工作。该公司设立站点,有站长进行日常管理,包括送餐骑手的安全培训、送餐时注意事项以及不定期晨会。

该公司对骑手的接单量和不接单达一定天数注销账号有规定。骑手每月接单工作量在美团APP平台软件自动生成后,美团平台与该公司之间进行结算,公司结算后扣除一定的差价利润后向骑手结算每月工资。该公司从骑手工资中扣除一定金额,为骑手购买意外伤害保险。

2019年7月,徐某为了能够接单,尽管不属于该供应链公司区域范围内的外卖员,但他通过借用宋某的身份信息完成了注册,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成为该公司区域范围内的美团外卖员。

徐某在一次送餐中受伤后,向站长封某报备了宋某送餐摔伤时间、地点等信息,亦用宋某的身份证办理了住院、出院手续。封某以微信方式向徐某微信转账支付了医疗费。

徐某申请劳动仲裁,请求确认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2020年5月,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作出裁决:徐某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法院认为,该案争议焦点为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徐某之间是否形成人身从属关系,即徐某是否接受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劳动管理。

经查明,徐某的身份并不是该供应链管理公司区域的美团外卖APP骑手,但徐某仍能通过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骑手账号从事该账号的送单工作。因此,骑手除参加公司相关晨会,知晓行业服务要求及安全送餐相关规定外,其在接单、送单时客观上是脱离公司的劳动管理的。该供应链管理公司无法要求该送单任务必须由骑手本人完成,公司对骑手考核仅限于必须完成其负责区域的接单任务及送餐平台的服务质量要求。

被借用身份信息的宋某作为APP骑手,其名下送单任务在客观上不是其本人完成,但美团APP仍计入其本人月工作量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进行结算,由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月工资发放依据。以上流程中,该供应链管理公司对所在区域的美团APP骑手并未进行考勤制度管理,在订单任务的完成中也无法以公司的劳动纪律要求必须由本人完成。

因此,法院认定,APP骑手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之间不具有劳动合同法意义上的用工管理与被管理的人身从属性,判决该公司与徐某不存在劳动关系。

徐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徐某以宋某身份信息在美团外卖网站注册骑手,其工作中的上线、下线、接单等操作均由徐某以宋某名义在APP上完成,报酬亦按照“宋某”接单数量核算,其与新疆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未就劳动关系的建立达成合意,故徐某与该公司并不存在构成劳动关系的实质要件。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学专家指出,对于各主体间劳动关系的认定,应结合互联网平台运营模式,立足于劳动关系有偿性、组织性、从属性的特征,综合判断各个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对不同身份的新职业劳动者的劳动权益可以采取不同方式、不同标准的保护。对符合标准的新职业劳动者,应该认定其为就业平台的劳动者,将纳入劳动法的保护;对不符合标准的新职业劳动者,则要通过平台、工会等方式加强劳动者的权益保护。

吴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