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49年“黑户” 她终于有了身份证 天津七旬教授30多年田野调查绘制中华民族体质“地图” 未保法能否破解“控烟难”?专家:需配足执法资源 大连对金普新区5个街道实施管控 公共场所全部停业 全区税务部门帮诚信纳税人贷款17亿多元 水痘 初期症状类似感冒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目标任务基本完成 农业农村经济平稳发展 塔里木盆地建成3000万吨大油气田 2020年“天象剧场”23日迎来谢幕大戏——“火星伴月” 明年1月20日起全国铁路将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 银川冬季“乡村游”花样翻新 冬天慎防5大皮肤问题 外汇局:11月份外汇市场运行稳健 跨境收支趋于自主平衡 完善“N+1”京银教育合作模式 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 四川自贡市民发现疑似恐龙化石 专家初判距今约1.6亿年 2020年“天象剧场”23日迎来谢幕大戏——“火星伴月” 安徽集中打击“诱导住院”“虚假住院”等欺诈骗保问题 一个电话牵出亿元大案 因不满女主播与他人互动 男粉丝敲诈勒索女主播“分手费” 新华网评:不服输不放弃就有希望! 辽宁:全省加强疫情防控高风险重点人群排查管理 劳荣枝受审否认合谋杀人 幸存者称曾遭其持刀威胁 治理更精准 服务更高效 安徽“新农人”的田园梦:无荒田、年增收 网络黑产套路层出不穷 相关法律亟待完善 巡山穿林,新时代护林员的奋斗与快乐 北京大栅栏:空巢老人有了“报修助理” 创新团队建设日益完善 农业科技“最强大脑”效用显现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刘嘉峰:小小竹丝,编出人生精彩 昔日“闺蜜”如今对簿公堂 张明敏:释放农村发展新活力 公共文化,绘就百姓生活幸福长卷 1至11月宁夏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全国第十 京剧新秀马智的艺术之路 宁夏贫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自付费用不超10% 滋补保健药品、近视眼矫形术等不纳入医保 “瘦身”与“健体”相结合——我区整合审批服务执法力量提升乡镇街道效能 解帆:延长种植养殖产业链 这个男子“处对象”是为骗钱 互联网开启“药品智慧”监管新模式 总投资130亿元冰雪文体旅游小镇项目落户宁夏银川 宁夏电池材料产业风生水起 陕甘宁协同保障银西高铁无线电专用频率 宁夏邮政开通春节前银川-南京定期货运航线 宁夏健儿厉兵秣马力争夺金 加强光伏合作 推动绿色发展 借用信用卡套现十万余元 昔日“闺蜜”如今对簿公堂 冬至日游客赴“中国最北”体验最长黑夜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养老服务综合监管制度促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告别49年“黑户” 她终于有了身份证

2020-12-22 13:03:28来源:齐鲁晚报

告别49年“黑户”

多年来过得像影子,任富珍终于有了身份证

任富珍(右)展示自己的户口簿、身份证。

任富珍激动流泪,民警张霞为其擦去泪花。

“感觉和做梦一样!”“有户口,有身份证,才是真正的人啊!”12月18日下午,雪后初晴。任富珍坐在自家新房外间的小方桌后,一边剥豆子一边交谈,不时开怀大笑,声音洪亮。红色针织帽下,是一张红扑扑的脸。午后阳光里,被玫红色冲锋衣外套包裹着的她,讲起话来中气十足,整个人透出热腾腾的感觉。与窗外薄雪覆盖下的萧瑟田野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天,49岁的任富珍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身份证。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崔立慧

通讯员 赵艳芳 孙非

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身份

一度活得像个影子

离家32年,在他乡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儿子孝顺懂事,丈夫忠厚老实,三口人的日子不富裕却也算安定。而任富珍的身份问题,一直以来是全家人的心病。这一次,任富珍的身份,终于得到了法律意义上的承认。用她自己的话说,“我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了!”

时间倒推到1988年。17岁的任富珍与几个同乡一起从甘肃定西来到山东打工。没上过学,没什么劳动技能,打工生涯并不算很顺利。离家两年后,经人介绍,刚成年不久的任富珍与利津县汀罗镇建华村村民杨景瑞结婚。说是结婚,因为任富珍的身份问题,两人一直没在民政局登记。直到今年12月份之前,杨家的户口簿上,一直只有丈夫杨景瑞和儿子杨崇礼两个人。

50亩地、20只鸡、6只羊,儿子长大成人,三年前盖了新房。桩桩件件离不开任富珍的付出,半生精力全部倾注在这个家庭。可在法律意义上,任富珍这个活生生的人,一直游离在这个家庭之外。

任富珍所在的建华村,是汀罗镇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全村不足十户人家。通往村子的小路,至今还是一条从水泥路上延伸出的土路。村里人家的房子,都没有院墙,房前屋后的陈设,直面四周的田野。远远望去,八九座没有院墙的灰色房子,孤零零地落在一片被一层薄雪覆盖的大地之上。这就是30多年来任富珍全部的活动范围。

尽管人口稀少、消息闭塞,任富珍的“身份之谜”还是成了村民谈论的话题。“他们说,我没有身份证,是不是我这个人有什么问题?我这个人脾气倔,就不听他们的,没有身份证咋了?我不还是照样干活!”聊起村民关于自己的闲话,任富珍情绪有些激动。

任富珍的身份问题

曾在一个圈圈里打转

实际上,长期以来,固执的任富珍对自己的身份问题没那么重视,但来自家人的压力不断影响着她。一个人没户口,这算咋回事呢?

“孩子周围的人都说,没有身份证不行。孩子他爸为这事也和我闹。”有一次,任富珍和杨景瑞去镇上派出所咨询户口问题,赶上平时接待自己的民警不在,任富珍打算回家干活儿。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杨景瑞发了火:“回家干那个破活儿做啥?全家都为你这个户口着急!”印象里,这是任富珍头一次见到杨景瑞发这么大的火。

今年9月,任富珍来到利津县公安局汀罗派出所,提出想办理身份证。

要办理身份证,需要首先明确户口信息,任富珍一直没在汀罗镇落户。按照正常程序,公民办理户口迁移后,相应业务可以在新的户籍地办理。汀罗派出所户籍民警张霞很自然地登录公安系统内网,想查询她的身份信息。任富珍不识字,更不会写,连自己的名字是哪三个字都不清楚,只是知道个读音,甚至自己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是哪年。根据任富珍提供的同音字,张霞将各种可能的排列组合检索一遍,都没有结果。

“系统上查不到,不代表没有她这个人。”好在任富珍知道自己原籍在哪儿。张霞联系到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城关派出所,请对方帮助核查任富珍的户籍信息。大约两星期后,对方回函,称1971年出生的任富珍在当地仅有身份证出生编码,无户口。也就是说,任富珍其实一直是个“黑户”。

任富珍的“办证之旅”难度又增加了一重。按照正常程序,她需要先返回原籍地办理落户,有了户口,迁移才能成立。可她没有身份证,无法购买火车票、汽车票,别说回甘肃,出山东都是个问题。

办身份证需要有户口——落户要回原籍——没有身份证根本回不去。任富珍的身份问题在这个走不出去的圈圈里打转。

常规程序走不通,张霞想到的是“非常规操作”。经过上级单位批准及双方派出所沟通,张霞决定为任富珍异地办理户籍业务。

9月,张霞第一次与甘肃定西警方联系,明确了任富珍的身份情况。10月,任富珍向汀罗派出所提出落户申请。11月,进行“涉拐”案件儿童信息采集,确认数据库里没有任富珍的信息,人像比对也没有相似的匹配对象。在“涉拐”案件儿童信息采集表的签名栏里,不会写字的任富珍把自己的名字“照着样子描了一遍”。12月,张霞对任富珍、杨景瑞及其所在村的村书记进行了询问。

12月4日,任富珍的名字,终于出现在杨景瑞一家的户口簿上。很快,任富珍的身份证也办下来了。

全家终于在户口簿上团圆

离家32年她想回老家看看

拿到身份证的这天下午,任富珍家中来了一屋子人。在方桌边剥豆子的她,很自然地成为谈话的中心。休假回家的儿子杨崇礼,靠坐在堂屋沙发的一端,姿态放松,话不多。时而看一眼外间正在大声交谈的母亲,蓝色口罩上缘露出一双微眯的眼,即使隔着口罩也一直能看出笑意。

丈夫杨景瑞也没往人群里凑,待在自家老屋收拾棉桃。“这回在一个本子上了,放心了吧?”张霞问道。杨景瑞停下手里的活,抬头嘿嘿一笑,“放心了。人一辈子,没有个户口,不像个事儿。”杨景瑞站起来,嘴边笑出了三道褶子。

1957年出生的杨景瑞,足足比任富珍大了14岁。1990年,33岁的他终于讨上了媳妇。那时外出劳作,伙计们常打趣他,“家里有个这么年轻的媳妇,放心不?”杨景瑞讨到媳妇不容易,这么多年来两人一直没在民政局登记,难说他心里没有过担心。

儿子长大后,任富珍逐渐与甘肃老家取得联系,得知自己的老母亲尚健在。离家32年,家乡的印迹只剩下她改不掉的西北口音。拿到身份证最想干啥?“儿子娶上媳妇,我们一家四口回老家!”她说。

(文中杨景瑞、杨崇礼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