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春晚里有群跳街舞的山西娃 荧屏背后是为梦想坚持 杭州春节消费市场红火 夜经济撑起半壁江山 医护人员ICU陪老人过90岁生日 约定建党100周年再相聚 陕西咸阳:融合共治,将矛盾纠纷化解于萌芽 数字文化服务需求量激增 有年味的“文化云餐”挺丰富 “钢丝棉烟花”被要求全部下架仍有网店在售,客服:后果自负 除夕到大年初一 太原有31人燃放烟花爆竹被查处 福州人就地旅游消费热度全国第三 牛年春节线上线下业态多样 节日消费市场新意多 “最美快递员”汪勇:每天解决7500名医护供餐问题 比山樱开得更早!杭州午潮山、西山“金檫迎春” 调节身心状态的四剂良药 宁夏春节市场供销两旺呈强劲复苏势头 犇向牛气新生活——三代人的牛年祈愿 宁夏民政为50万困难群众发放救助补贴资金3亿余元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令我们惊叹” 世预赛40强赛大概率延至6月 压岁钱该怎么管?儿童心理专家支招培养孩子“财商” 春节期间宁夏A级景区接待游客55万人次 在这里,遇见记忆里的老手艺 春节期间,宁夏安全生产形势总体平稳 春节假期广东接待游客近4000万人次 省内游客逾九成 宁夏6位“国字号”健儿斩获4银6铜 “就地过年”助河南春节旅游收入147.59亿元 利通区3位刑警忍痛搏斗完成抓捕任务 中宁枸杞种植踏上标准化新征程 文艺星开讲丨贾玲:《你好,李焕英》的喜剧“套路”是真诚 宁夏气象农业部门会商灌区春播适宜播种期 包饺子、看春晚……外国留学生入乡随俗体验中国年 归巢与守望:返乡“小镇青年”群体探究 阑尾并非演化残迹 切除后可能增加多种疾病风险 逾15万富士康员工留守郑州过年:过好年、挣到钱 北京南站出站检票闸机“一车一消毒” 春节大假成都景区预约“热”进全国前十 “压岁钱地图”广东最少?让压岁钱完成单纯使命就好 警报声触发的“职业病”——走进中国地震台网中心 2021别样春节图鉴:仪式感足、春节档火、宅经济热 中疾控披露吉林通化“1传81”超级传播细节 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名单出炉,张定宇等当选 “回谁家过年”成小夫妻选择题 “两头婚”能否两头甜 解码幸福城市 “像成都人一样生活” 为证明麻醉药能“一捂就晕” 网红医生竟把自己迷晕 黑龙江警方:北安2.16特大杀人案嫌疑人尸体被发现 北京:老字号年夜饭外卖增五成 张桂梅:把山区孩子培养成合格的接班人 “非京籍”留京服务忙:菜商凌晨就上货 小哥送餐不歇气 粤迎春运返程客流高峰 员工回家过年拒绝带电脑工作被开除 法院判单位违法 感动中国2020年度特别致敬抗疫英雄 点赞14亿人中的每一个你 新冠患者隔离病房中打电话拜年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央视春晚里有群跳街舞的山西娃 荧屏背后是为梦想坚持

2021-02-18 11:04:35来源:山西晚报

央视春晚里有群跳街舞的山西娃

你已经从除夕夜的牛年央视春晚上,知道了咱山西佛首国宝回归的消息。但你可能不知道,央视春晚唯一一个少儿类节目《听我说》,与王源、月亮姐姐和虚拟人物洛天依一起出场的孩子中,还有10个山西小朋友的身影。他们也是这台举国关注的晚会上亮眼的“山西元素”。

12日,大年初一晚上,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这些孩子们的老师,刚刚带队从北京回来的山西龙舞元素运营总监、央视春晚少儿街舞领队程鹏举。虽然在舞台上表演的时间只有1分15秒,但回忆起带着孩子们为央视春晚这短短75秒而打拼的33天,那些台前幕后的故事,印证了那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感慨。

接到央视邀请电话以为是“骗子”

在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前,这群孩子已经在很多平台上得到了认可。从2019年在安徽卫视《一起来跳舞》获奖,到随后夺得山西街舞锦标赛冠军,获得央视录制《黄金100秒》的机会,他们的成长也被央视的编导们看在眼里。

2020年12月2日,作为老师的程鹏举接到了央视春晚节目组工作人员打来的“请你参加央视春晚”的邀请电话,“我一开始以为他是骗子,没敢相信。因为央视的舞台我梦想了9年,努力了9年,每年投作品过去都没有音信。没想到第10年,他们能主动找来。”在反复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他才相信梦想成真了。

当程鹏举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孩子们时,可以想象所有人的兴奋。那时正是12月,学校还在上课,但孩子们的请假十分顺利,程鹏举至今记得一个老师的话,“能上央视春晚,可能一辈子就这一次机会,这个假批准了。”

登上春晚舞台孩子们要连闯三关

就这样,程鹏举带着按导演组要求的年龄在9岁到10岁、个头在1.4米到1.45米之间,街舞舞龄都在3年以上的10个孩子,在1月10日启程去北京,开始了33天的春晚考验。

第一道关,就是一群几乎没离开过爹妈的孩子的安抚工作。住在央视安排的酒店,两人一间房,很多孩子都不敢自己睡觉。“我和我爱人挨个敲门哄睡,坐在沙发上看他们睡着了再走。一个多星期后孩子们才适应了独立睡觉,不再半夜给父母打电话说想家。”

第二道关,则是高强度的排练。在联排前,这段一分多钟的街舞被改编了六七个版本。往往是今天孩子们跳熟了,第二天又被“天翻地覆”地改一遍,一切再重头来,每天一个舞蹈要跳几十遍。

第三道关,是持续而巨大的心理压力。程鹏举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在对时间要求极其严格的央视春晚中,不断看到其他演员的节目,今天还在排练、第二天就被拿下的情况。带着对舞台巨大的未知,他和孩子们一直坚持着,努力按照现场编导的要求排练,努力让自己成为那个能留到最后的人。

程鹏举说,街舞这个表演形式刚开始并不被央视导演组看好,认为给一分多钟表演时间太过“奢侈”。但在山西孩子们的努力下,他们最终“霸占”了这个舞台75秒!我们能看到荧屏前的笑,却不知道背后的苦。

荧屏背后是为梦想坚持的山西娃

在33天时间里,孩子们每天9:30进央视排练,一直到晚上7点回到酒店。为了熟悉当天修改过的内容,他们还自己加练到深夜。而进入春晚带妆联排模式后,孩子们常常要等到凌晨一两点才可以开始进央视一号演播厅排练,“他们在后台穿着演出服横七竖八地睡觉,哨声一响,孩子们就马上蹦起来去排练。”程鹏举很多次,用手机记录下孩子们在后台睡觉的模样,想让他们在以后能看着照片,想起自己就是当年那个努力的少年。

但更多的努力,还是来不及记录或者更深刻于脑海——观众一定看到了节目中戴着黑色线帽做霹雳舞“头转”动作的男孩,他叫多多,春晚镜头给这个山西娃好几秒的“凝视”,是因为他的头上功夫确实了得。程鹏举说,9岁的多多可以一口气转一百多圈的“头转”。他在节目中只戴着单薄的线帽,在光滑的舞台上做这个动作,难度可想而知。

荧屏前只有炫酷的舞技,而孩子们的坚强只有在后台陪伴他们的程鹏举能看到。小男孩李广俊林,排练时一个技巧动作没把握好,瞬间头肿了、手破了,贴上创可贴,他又继续跳;小女孩吴明瑞,膝盖有伤却咬牙坚持做街舞“下地”动作,当老师看到她默默流眼泪时,才卷起裤腿发现她已经黑青的膝盖;还有10岁微胖的小姑娘常家轩,因现场编导说她舞蹈动作“太肉”而大哭起来,为了让孩子能留在春晚舞台,师父程鹏举陪着孩子一起减肥,“每晚带着她在酒店的健身房里锻炼,我走路她骑自行车,到正式演出前,她瘦了9斤,舞蹈动作做得干净利落。”

孩子们的努力,换来了那个“一生或许只有一次”的机会。程鹏举说,在正式演出当晚,临上台前,这些小手们重叠在一起,为彼此加油,为台上的“1分15秒”加油……

当大年初一结束了春晚的演出任务,坐车离开北京时,孩子都哭了。成长中,努力后激动的泪水,必将浇灌着孩子们更加美好的明天。

山西晚报记者 张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