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女童半小时在某平台打赏主播近5万 调解员7次协商才要回 黑龙江:严打在河湖水库盗采泥炭黑土 疫后重振看湖北|解封一周年,你的愿望都实现了吗? 武汉“重启”一周年:浴火重生再出发 石嘴山:在“互联网+教育”的新赛道上奋力奔跑 银川交警累计查处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2.8万余起 中青漫评丨“旅游专列”让旅途充满惬意与幸福 因失信 北京小客车9万余人次购车摇号受限 为《平安经》站台的厅长被“双开”,有何启示? 武汉解封一周年:致敬英雄之城,不负来时之路 卖了25年水产 河蚌的秘密这个老板都知道 本科生何以发现4.1亿年前“鸭吻鱼”? 媒体:“不得公布学生成绩”须令行禁止 高速口的公园也能美成这样?连电视剧都来取景 每天售卖600杯 杭州“盲盒奶茶”火了 网上百元一瓶的植物神仙水 在家零成本就能做 蜜蜂劳动分工由神经肽反向调控 警惕“神医”成为互联网诊疗的寄生毒草 花370万买房发现不能住人 中介说是“类住宅” 李恒:“半路出家”的女植物学家 麦田“长”出豪华墓,农村公益性墓地建设需有序推进 广州今年额外增加3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 大数据让蓝莓成小康路上的“发财果” “一对一”“多对一” 破解大学生就业难题 维护跟不上,网红厕所很尴尬 “伙伴行动”打通大豆成果转化新路径 北京望京地区将建16公里外环跑道 质疑公墓“干部区”,折射公众对特权的反感 保姆荒,“荒”的到底是什么 引洮工程:清流入旱塬 绿染陇中山河 受访应届生择业首要考虑因素是行业前景 肉食性盘州暴鱼化石揭示生态适应多样性 一位妈妈“霸气”纸条:从最爱听喊妈妈到最怕听狂喊妈妈 北京医务人员将全部接受艾滋病诊治培训 “三星堆”商标遭抢注 维权不妨学故宫 要不要给鸟儿喂食?专家:默默欣赏就好,越少干预越好 又是梧桐飞絮季 谁能拯救你的鼻子? 月薪2万难招牵挂车司机,是什么造成了供需失衡? 智能客服不智能,人工客服别缺位 热河生物群首次发现 前爪挖掘型穴居哺乳动物 北京大兴机场临空区推“极简高效”审批 广州市来穗人员积分制服务政策修订 昨起征求意见 首府拟建三条道路向社会征求意见 “懒人经济”成经济新增长点 糖尿病有可能治愈?是真的!这类人真的可以! 首府四部门联手整顿房地产经纪机构 还导盲犬“导盲权”有多难 平罗司法“四味联调”提振为民办事效率 西夏区贺兰山家园B区40户居民叫苦不迭 拜永强:刑侦“神检手”DNA锁定真凶
你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关注 >

8岁女童半小时在某平台打赏主播近5万 调解员7次协商才要回

2021-04-08 13:03:19来源:澎湃新闻

8岁女童半小时在某平台打赏主播近5万,调解员7次协商才要回

浙江宁波市海曙区一名8岁的小学生半小时内给某音和某手直播平台上的主播打赏共8万元,家长发现后向两平台申请退款,某音在申诉当日就退回所有3万多元,而在某手平台打赏的近5万元多次交涉无果。后经区司法局洞桥司法所援助,调解员陈杰收集系未成年人打赏的证据后,历经7次交涉才向某手要回打赏。

视频来源:甬派客户端 视频剪辑:孙雨萱(01:03)

“半小时内打赏8万元,这是我们家一年的收入。”常年在外打工的张先生近日回家探望母亲和女儿时,发现母亲手机里有十几条消费提醒短信,张先生的母亲生活一向节俭,经查询,发现是8岁的女儿小雨(化名)所为。

原来,小雨常会用奶奶的手机上网课,手机中安装有两个短视频APP。小雨觉得好奇,便用奶奶的手机号注册了两个平台的账号。3月20日,小雨上完网课后打开软件看直播,“稀里糊涂”地点击屏幕上的礼物和充值按钮,给主播刷礼物。

张先生随后联系两个直播平台的客服,某音平台当天就退回所有的3万多元打赏,但某手平台却多次驳回了张先生的退款申请。张先生无奈向宁波海曙区司法局洞桥司法所的陈杰云调解工作室寻求帮助。

调解员陈杰4月7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工作室于3月25日接到张先生求助,称已向某手平台提供账号、打赏等相关信息,但某手平台始终以无法确认打赏人为未成年人的理由驳回张先生的退款申请。

工作室在研究之后,认为需要搜集充分证据证明打赏行为人系未成年人。3月25日当晚,工作室登录涉事账号,对发生打赏行为期间的3个多小时的直播视频进行反复研究,找出了其中两段共1分多钟的主播对话。

“第一段中,一名主播问小可爱(小雨的网名)来了没有,那个小学生,第二段中,另一名主播询问小可爱怎么这么厉害,从1级刷到了33级,一共花了多少钱,主播回答,4万多,5万不到,这说明两名主播是知道小可爱是小学生身份的。”陈杰告诉澎湃新闻,很多直播主播的粉丝也发私信来问小可爱多大,是不是小学生,不能这样进行打赏,工作室将这些证据都一一留存,并附上说明,提交给某手平台后台。

陈杰介绍,他们给某手平台提交的证据资料分为3部分,从不同维度证明打赏行为人为未成年人:第一,账号起名“小可爱小白兔”,符合未成年人起名习惯;第二,在向学校核实之后,账号登录及操作时间是在小雨上网课之后,符合该未成年人作息规律;第三,主播对话的视频资料及网友对“小可爱”未成年人身份私信的截图。

但在提交完这些资料及多次沟通后,某手平台仍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张先生的退款申请。

陈杰告诉澎湃新闻,在主播对话发现线索后查找直播中相应的打赏视频时,发现该打赏视频已被删除,在要求某手平台提供被删除视频时,平台拒绝了请求,并且不让工作室联系主播。此外,工作室要求平台提供一对一的沟通服务时,也被拒绝,每一次沟通都是不同的客服在对接,不断重复投诉事宜。

工作室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发现,去年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站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规定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此外,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平台应对“打赏”设置延时到账期,如主播出现违法行为,平台应将“打赏”返还用户。

陈杰告诉澎湃新闻,小雨的实名制认证只认证了40%,而在其打赏行为中,也并没有相关人脸识别等再次审核的措施。

补充证据后,工作室再次与某手平台进行了多番交涉,终于,在第七次电话沟通中,某手平台同意在10个工作日内退回消费款项48021元。经澎湃新闻核实,该笔款项已于4月6日全部退回。

“未成年人与成年人操作的区分是比较明显的,从昵称到浏览点赞内容,后台应该很容易分别。”陈杰向澎湃新闻表示,在遇到此类事件时,家长要第一时间保存证据,如孩子打赏的截屏、充值消费的账单、与案件相关的主播视频等。

对于类似未成年人打赏退款需多番申诉的情况,4月7日,澎湃新闻拨打了某手平台的未成年关怀咨询热线,工作人员称,他们对于未成年人在无监管情况下进行消费的案例,会百分百处理退款事宜,对于监护人提供的资料会进行仔细审核,一旦审核到未成年人的特征信息,会直接进行相应的退款。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雅儒 通讯员 孙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