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 村里消杀防疫 成都本土新增“5+1” :均已隔离治疗、病情稳定 成都公安:3名网民因发布涉疫不实信息被依法调查 成都启动疫情防控应急预案 已追踪到确诊病例在蓉密切接触者203人 首都图书馆大兴机场分馆正式开馆 强调“零容忍” 教育部开展中小学有偿补课专项整治 江苏淮安:4名去张家界旅游人员核酸初筛结果呈阳性 南京此轮疫情已波及5省份 新乡:争取3天基本解决卫辉城区积水 “烟花”影响持续 各地积极应对全面落实防汛措施 你参与过网上公益活动吗?近七成受访者最关心钱款去向 今明两天北京有大到暴雨 预计会对早晚高峰造成影响 北京垃圾分类知晓率达98% “机场失防,南京遭殃”:防疫别在关键环节掉链子 山西:7月17日以来有张家界等旅居史者须做核酸检测 最高法发布司法解释,规范人脸识别应用 南京开展第3轮全员核酸检测 97.2%受访者认为现在青少年吃不健康食品现象普遍 六部门回应我国雨情汛情灾情6大关注 防灾意识调查:超七成受访者会在家中配备应急药箱 成都:本土确诊病例增至5例 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 安徽省启动Ⅳ级救灾应急响应 极端天气近期频频出现 预警体系建设备受关注 多家在线旅游平台:中高风险地区酒店订单可免费退订 石智勇再夺奥运金牌 母亲:在家做好饭菜待儿归来 呼伦贝尔通报南京1例确诊病例的3名密切接触者轨迹 我国安全应急产业年经济规模超万亿元 组图|六盘山下好风光——映日荷花别样红 第五届中阿博览会“一带一路”投资促进大会亮点抢先看 粤港澳大湾区将推进中医药规则衔接 探索组建中医医疗联合体 官方预计8月底前中国气候状况总体偏差 极端强降水事件仍有可能发生 直击成都疫情防控一线:众志成城渡难关 民众安心有信心 山东三部门将集中整治“证照不全”校外培训机构 新华热评:让公众不再为自己的“脸面”担忧 长春警方侦破涉“合成大麻素”新型毒品案 河南滑县卫河发生漫决 当地正全力封堵 台风“烟花”变性北上 内蒙古中东部将有大到暴雨 南京禄口机场防控不到位致疫情蔓延 漏洞应尽快补 夏季洪水多发 江西多措并举筑牢防汛安全“堤坝”(图) 南京江宁禄口街道全面启动第四轮核酸检测 广东探索组建粤港澳大湾区中医医疗联合体 安徽近500个乡镇降雨超50毫米 逾100个乡镇降雨超100毫米 宁夏红十字会向河南捐赠款物逾700万元 贺兰山网评|动漫 网络强国需要优秀的网络文化 “展品变商品”打通最快通路 进博集市上演“按秒销售” 明后天北京有大雨到暴雨 雨量东多西少、阵风风力大 锡林郭勒草原上“80后”小夫妻:“花式”创新非遗文化察干伊德 浙江台州最后1头搁浅瓜头鲸已死亡 疑因肺部感染 张定宇:用忠诚和担当奋战在抗疫一线 江苏扬州强化疫情防控 主城区启动大规模核酸检测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观察 >

鹤壁淇县灾后重建:村民返家抢救麦子 村里消杀防疫

2021-07-29 09:06:12来源:新京报

鹤壁市淇县灾后重建

村民返家抢救麦子 村里开展消杀防疫

鹤壁市淇县紧邻卫河、共产主义渠、淇河,此次河南暴雨期间,上游泄洪,导致淇县西岗镇16个村受灾,3万多人被转移。

7月27日,新京报记者乘车从淇县县城来到西岗镇,乡镇公路路面已经干透,路边的村户正在家门前清理淤泥和少部分积水。同为滞洪区中受灾较重的大李庄村,村民谭树强家中存放着的一万多斤麦子,大半被水泡毁,他忙活了大半天,也只抢收了十几袋。

西岗镇党委副书记刘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6日起,已经允许一些养殖户自行回村组织生产自救。新京报记者在刘拐庄村内看到,村民把仍存活的奶牛聚拢到一起赶往积水较浅的地方,还有人把从猪圈里跑出来的猪逮住、装笼转运到别处喂养,靠近路面的农户把家里未被浸湿的麦子平铺在路面上晾晒。

刘伟江表示,现在灾后重建刚刚开始,接下来,镇政府的主要工作是帮助村民排积水、对动物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严格消杀,“现在最担心的是疫情,必须积极防控处理。”

暴雨中村民护堤三天两夜

淇县西岗镇石奶庙村,北邻淇河,南靠共产主义渠。四五十年前,村子四周就建立起四五米高的堤坝,堤坝以一个圆形将村子合围起来,防止村外的水漫进村内。在村子里,分布有六七个河堤口,方便村民进出。

正是有了护村堤,在7月24日全员撤离前,石奶庙村没有大水漫进村内。但是随着村外水位上涨,围堵河堤口成为必要的工作。

7月19日,暴雨开始,河堤口的围堵也在雨中进行。从村外调来的铲车运来沙土,村民们铲土、装袋,将堤口堵住。65岁的村民辛连合就是护堤人之一,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三天两夜里,他们都没有回家,堤口有一个别人不用的房子,大家就在那里休息。吃的是方便面,用热水壶倒上水泡着吃。晚上七八点,需要在堤上巡防,两人一队,每半小时换一次班,其余的人可以在堤口的房子里铺个毯子坐着聊天,谁也不敢睡着,怕洪水过来。

暴雨后,西岗镇安排滞洪区的五个村庄人员撤离。到7月24日11点多,最后一批救援船就要离开时,村干部们在村内挨家挨户排查是否有人员尚未撤离。70岁的陈显林因为担心家里的几只鸡和羊不愿意撤离,爬上了房顶躲避村干部们的排查。

一个多小时后,西岗镇党委副书记李魏来到陈显林家中找人,最终在房顶上看到陈显林。随后派出所的辅警、救援队人员也都到场。经过多番劝说之后,陈显林才顺着梯子走下房顶随着救援队撤离。

学校成临时安置点 三张课桌拼成床

石奶庙78岁的村民辛长国早在7月19日就加入撤离队伍。因为家里三个闺女外嫁,他在当晚带着老伴和几身衣服坐上车来到西岗镇初级中学临时安置点。当天晚上,由于安置点临时启动,学校内只开了两个教室,男、女各一个教室。

辛长国说,当时每个教室100多人,大家或蹲在地上或在墙角靠坐在带来的包裹上,也有人趴在桌子上休息。“其实大家心里都不得劲,家还在那里,都不舍得离开家。”

到了第二天,安置来的村民被分到各个教室,休息的空间稍微变得宽敞一些。村民们把三张课桌拼在一起当床睡。条件艰苦,但辛长国说,“是避难来了,又不是来住养老院的。”

7月21日下午,在西岗镇初级中学的村民们坐上军车来到县城的淇县职业中专安置点。“这里一人一张床,当晚老人和身体残疾的人分到了一条被子,身体好的就在床板上睡。过了一两天,大家就都分到了被子和褥子。”

7月26日,在淇县职业中专,有超过1700名村民安置在此。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冲洗校园路面,物资车不断进出,矿泉水、果啤、方便面、饼干等堆满了办公楼的一层。大楼门口,当地美发学校的学生们在给老人们免费理发。11点多,食堂就已经开饭,饭菜是酸汤挂面和馒头。

村民们聚在寝室聊天时,新京报记者问及受灾情况,一位原庄村的村民想起自家十几亩的麦子被水泡毁,突然哭了起来。面对前来问候的村民,她连连摆手说:“没事、没事。”接着转向墙角抹眼泪。不一会儿,村民们被通知下楼搬运物资,她为了避免被人看见泪痕,戴上了口罩。

村民分批获准回村组织生产自救

淇县上游泄洪后,西岗镇大李庄村村民谭树强转移至县城里的安置点。7月26日,他第一批获准回村组织生产自救。他的任务是第一时间回家抢救自己的麦子。

凌晨5点多,谭树强出发到西岗镇政府给通行证上盖了章。在距离村口两公里的地方下车时,大水还在小腿位置。他穿着拖鞋蹚着水走了十五分钟到家。一路上,他看到水里泡着的死猪、上游漂下来的几十厘米鲇鱼。

谭树强的家在村子西头,是五间平房。大水还停留在院子里,家里的水桶、鞋子、孩子的衣服都漂在水中。幸运的是家里的被褥都放在了柜子顶上没有被淹,家里重要的冰箱、电视、电三轮等在撤离前已转移到村里地势高的村民家里。

村里还是没有信号,谭树强想给正在村里排水的孩子舅舅打个电话,电话无法接通。旁边的棚子里,放着打下的一万多斤麦子,长时间浸泡在水里,麦粒已经肿胀、发酸。只有少部分堆在高处的麦子还没被水浸泡。

他赶紧拿出编织袋和洗衣服的大水盆,把剩下的麦子装进去,一一扛进堂屋,忙活了几个小时,装了十几袋麦子。回到安置点时已是下午四五点,全身衣服被汗水浸透,双脚被拖鞋鞋帮覆盖的部分是泡肿了的白色,其余位置和大腿上已全部被晒黑。

灾后排水、消杀有序进行

7月27日中午,大李庄村村支书李海山开车从村里来镇政府,请求镇里给他再派几台水泵和一些物资。经过协调,拨付给他4台水泵、100箱矿泉水和50箱方便面。

西岗镇党委副书记刘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6日起,已经允许一些养殖户自行回村组织生产自救,“把还存活的猪喂一喂或者是转移到别处,家里有麦子的赶紧抢救。”

7月27日下午,淇县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会上,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全县受灾人口约17.15万人,倒塌受损房屋1800多座,先后转移群众4.8万人,没有出现人员死亡情况,5个安置点共集中安置群众3727人。目前,城区道路全部恢复通行,供电恢复率达到90%以上,对全县各单位、各小区(社区)、各村进行全面消杀,消杀面积273万平方米。

刘伟江表示,现在灾后重建刚刚开始。一方面,镇里给下面村里派发了几十台水泵,可以帮助他们把积水向外排。另一方面县里的供销社、农业局组织铲车等工具把死猪等动物尸体打捞出来,统一运送到处理厂进行无害化处理。

“后续还要组织县医院和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在村里进行消杀,让村子达到可以居住的合格标准。由于之前村里一直采用的是地下水集中供水,此次洪灾可能导致地下水污染,回村后的村民会暂时饮用矿泉水或者消防队拉着水箱统一调配运送的生活用水。”刘伟江说,“现在最担心的是疫情,必须积极防控处理。”

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